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一期婶] 心意。

生日。


我流注意。


快要过年了,本丸里忙上忙下地布置着。博多和长谷部抱紧了本丸的资金泪眼婆娑地看着刀剑们忙里忙外。其实本来日本是不过中国的年的,但我的本丸比较特殊——就任已经有一年多的我是来自中国,而且这一天是情人节,亦是我的生日。于是为了让过年还在异世界里工作的我感到慰藉,藤四郎们提出了这个建议。


太郎和次郎在本丸的门口贴着我写得龙飞凤舞的春联,大俱利和鹤丸也帮忙到处贴到过来的“福”。乱和厚在农田里帮忙蜂须贺除草,鲶尾与骨喰在马厮里努力清理马粪,前田和后藤在制作春节小贺卡。大俱利原本不想参加,后来听到是我的生日,才在一旁鼓着腮帮子努力吹气球,鹤丸笑眯眯地踩在椅子上在...

2018-02-14

[一期婶] 羁绊

羁绊。


◆有私设

◆第一人称审神者视角


明明已经入冬,可太阳还是十分暖和,微风吹来,我惬意的坐在本丸庭院中的躺椅上,享受着午后阳光耀眼的温暖,习以为常地过着老年人的生活。


一年前,异世界爆发了战争,时空忽然出现了巨大的黑色裂缝,源源不断的涌进了无穷无尽的时空溯行军,他们大肆猖狂的随意更改历史,在异世界兴风作浪,胡作非为,严重扰乱了时空原本正常的秩序。情急之下,时政府不得不动员所有本丸时刻准备开始激烈的恶战。为了修补时空裂缝,审神者们用尽自身所有的灵力,修补好万恶之源的时空裂缝。大战平息后,遍地横尸,审神者们有死有伤,而没有用尽灵力的,则用仅存微薄的灵力勉强支撑着生活下去...

2017-12-31

[一期一振x你 周泽楷x你 李泽言x你] 修罗场

修罗场

“主上,请您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在持续了五分钟死一样的寂静后,水蓝色的头发的付丧神缓缓睁开金色的眸子。那如同阳光般温柔的眼睛此刻却折射出一丝冷淡,他手中依旧持着本体,脸色僵硬,侧头问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你。

“……呃?”你看着一期一振,周泽楷与李泽言站在你的面前,脸色都不是很好的样子看着你。面对着近侍的不断逼问,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一直沉默着看着脚尖的周泽楷此时轻轻拉住你冰冷的手,用他掌心的热度温暖着你,而后慢慢抬头,墨色的眼睛是溢满的哀伤,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在注视你片刻后才默默开口道:“……原来你这么快就找到新欢了吗?”

“小周……你……”你刚抽动了一下手腕,企...

2017-12-31

[刀剑乱舞乙女向] 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快乐。


◆内含藤四郎们 一期 鹤丸 光忠 长谷部


◆这是一个集万千刀剑男士宠爱的婶婶。


◆鬼知道这是不是今年最后一更。



[藤四郎们]

我刚回到本丸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便被得知消息的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抱个满怀。退不知何时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哽咽着搂着我的腰,小声抽泣着。看着他们这幅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慌忙安慰他们的小情绪。

本丸的歌王乱在我不在的时候,组织起前田他们练习唱歌。我回来时,他们热情的给我唱...

2017-10-04

[刀剑乱舞乙女向] 当审神者要回到现世时

当审神者要回到现世时。


3000+字


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更


◆内含一期 小狐 长谷部 鹤球 光忠 药研/藤四郎们 三日月/莺丸/石切丸/小乌丸


[一期一振]


“我可能要回去现世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平静地说完这句话后,脸上原本挂着淡淡的微笑的一期一振笑容却渐渐僵在嘴角,最后嘴角抿成一条线,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风轻轻吹来,他身上的金色流苏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看到他的神情有些难受,于是缓缓张开双臂,猝不及防地扑向他温暖的怀抱。他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我,金色的眸闪了闪,仍是不...

2017-08-26

[俱利婶] 与大俱利伽罗的温馨五题。

与大俱利伽罗的温馨五题。


◆答应绫奈小姐姐 @神楽坂綾奈 的大俱利!顺便疯狂表白温柔的绫奈,为绫奈打call!


◆希望小姐姐不嫌弃(;д;)


◆梗源网


1.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审神者带着大俱利来到了现世。


现世的夏天实在是太热了,与本丸四季常春的气候截然不同。审神者为他买了一副墨镜,穿着黑色休闲短裤,手露俱利伽罗龙王的大俱利伽罗身上散发的一种“谁都不要靠近我”的气息活似黑社会,就连不相识的路人都会退避三舍绕路走。


审神者却丝毫不在意,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同他有说有笑。她与近侍随意进了一家店中,点了几份现世的食物。最...

2017-08-22

[鹤婶] 喜欢你。

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这是给我们邪魅狂狷,36d,智商高达250的霸道总裁叽的生贺。恭喜我叽又老了一岁长大啦,希望她能够一直一直开开心心的。


夜已经很深了。


白色头发的付丧神轻轻拉开日式的纸糊拉门,伴着本丸中小野猫的叫声慢慢走了进去。关上门的下一秒,室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寂静。


往常此时,审神者应当叽叽喳喳地迎上去同他开玩笑,而现在,墨色长发的审神者随意躺在榻榻米上,四肢摆成一个“大”字,在少女的脚边是被踢开的薄被。


鹤丸轻手轻脚无奈地朝她走去。微微俯下身子,将审神者的四肢摆好。可没过多久,她便又是方才那副样子。他看着审神者沉浸梦中蹙着眉头嘟着嘴的...

2017-08-21

[一期婶] 关系(下)

关系(下)


周泽楷线be 一期线开启

自己家的婶


自那以后,我时常在想,是不是自己还不够优秀,所以他才那样敷衍地回答我。我每天都在对着睡在我身侧的近侍陷入沉思。我怔怔地看着他的睡颜发着呆,往往此时,他都会将我拉到他怀里,用他的下巴抵住我的额头。


我总是觉得他是在装睡,但是又没力气推开他,叫他也不醒,只好任由他用这个姿势抱着我。直到后来,我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永远不要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告白失败后,我与他的关系还是那样平淡无趣。只是偶尔有时候,他会下意识地避开我。我一如既往地会跑去和遥看电视,会蹭她家的浴缸。与一期一振闹脾气的时候,我也会...

2017-08-04

[一期婶] 关系(上)

关系(上)


周泽楷线be 一期线开启

◆自己家的婶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长达二六年的梦。


梦里有我的曾经,有本丸,有一期,还有…一个人。但是,我想不起来。


他好像长的很好看,是很耐看的类型,越看越好看。他似乎有一双深邃的眸,有傲挺的鼻梁,有殷红的薄唇。在梦里,他总是看着我,对我笑。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或许是他出现在我梦中太多次,虽然我疑惑,但是并不清楚他的身份。导致最后至于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也不愿再去追究。


那年,我七岁。


原本已经失去父母流浪在街头的我,被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带到了异世界中。他说他叫...

2017-08-03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