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楚留香手游] [方思明x我] 江湖。

江湖。



摸个鱼吧。

一嫖明明就停不下来hhhhhhhhh

依旧是互相暗恋但是都不捅破窗纸的时期。

简单明了的吃醋梗√

自己家的方思明(x




当我静静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听完方思明一口气说完绿萝的优点后,我再也受不了了,心中的嫉妒如洪水一般疯狂地冲倒大坝和堤岸。我猛地抬头,愤怒得如同一直炸毛了小狮子一般。他的瞳孔忽然一缩,大抵是因为看到了我溢满泪水的眼眶而惊讶。我气到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对他道:“那你和她好去吧。”



话落,我像个胆小鬼一般转身就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逃,明明是他让我伤心的,明明是他做错了。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呜咽着往前跑去——我从未觉得我如此矫情过,那一刻我才明白书中的那句话“喜欢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



是啊……



方思明,如果我能少喜欢你一点,或许我就不会变得这么面目可憎了吧。



——对你的爱,已经满到快要溢出了啊,为什么你还没有察觉到,还要在我的面前夸别的女人有多么纯洁、有多么独一无二。



我不知道我跑了多久,直到我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才停下。是一股在熟悉不过的令我安心下来的气味,我很明白他是谁,但现在即使我想要逃出这个温柔乡,怀抱的主人也不再允许了。他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将我头塞在他的怀里,而他却一声不吭地埋在我的脖颈中,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肩膀上,使我忍不住剧烈颤抖了一下。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甚至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我尝试着移动了一下身子,换来的却是更深的禁锢。强烈的占有欲席卷而来包围着我,使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闷闷地开口道:“别动。”



我闻言,听话的不再挣扎,抽抽搭搭地在他怀里微弱地呼吸着。他像似很满意我的安分,温柔地啃咬了我肩膀表面上白皙的皮肤。整齐的一排牙齿轻轻落在上面有些突兀,使我又是猛烈地一颤。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蹙紧了眉,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猛地推开了他的身子。他连着后退了两三步,我都诧异我自己哪来那么大力气了。他的表情十分微妙,怅然若失的目光重重地落到了我的身上。



“绿萝不是挺好的吗?”我的眼眶中不知何时又冒出了泪,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闪亮亮的。一气之下脱口而出的话以及他失落的神情竟让我感到一丝快感,我总觉得这是十分罪恶的。他又叹气——说实话,我从未见过他一天叹过这么多次气,仿佛有种深深地无力感。



他认真地看着我,向我走进了两步,至少在我看来,他接下来说的话就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果然很蠢。”



我觉得我和他可能连朋友也做不了了。



我撇了撇嘴,不高兴的背过身子,叫来在树下休息的马儿正打算上马,他又过来想要抱我。我深深地皱起了眉——我真的很想和他说,既然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请别和我暧昧不清了可以吗。于是这样愤怒地想着,我居然转身扇了他一巴掌。



是清脆的一声“啪”。但我的手在接触到他的脸的时候,还是犹豫了零点几秒选择了减轻力道。



他瞬间捉住的欲逃离的手,又抚摸回了他的脸颊。他揽住我的腰身,危险地眯了眯狭长的美眸,我的背后凉了凉,总觉得阴森森的,他似乎要将我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就地处决。



他仿佛就是黑暗,要吞噬代表黄昏的我。当他的手扣住我的脑袋,一个柔软的物什凶狠霸道地覆上了我的唇,我突然后悔喜欢上万圣阁的少主了。但他青涩的吻又把我的想法驱逐出了我的脑袋,我混混沌沌地想要保持清醒,死死的抓紧岸边最后的一根稻草,无所适从的手在此时找到了归宿。



我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腰,他才停下。他的眸里柔情万种,丝毫不像是那个冷酷无情、残暴得只顾自己利益的万圣阁少主。我那时候才明白,原来那样的他,也有柔情。



但是…这份柔情,真的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我不想再深入思考,或者说,我是不敢再深入思考。



“不想和我当朋友了嘛?”我非常没有底气地擦了擦不断流下来的眼泪,依然凶巴巴地抬眸瞪着眼前颀长的人,委屈道。



方思明看着我决绝的样子顿了顿,眼神倏然温柔了下来。他伸出手轻敲了两下我的额头,像是在嘲讽我的智商一般道:



“绿萝在我身受重伤时救了我一命,我感激她,但我与她只有兄妹情。”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明媚起来了,觉得整个人都分外的神清气爽。他慢悠悠却万分认真地道:“而你,是我唯一喜欢的人。”



我的心在他说出最后的那句话的时候,悄悄漏了一拍,但那股与第一次遇见他一模一样的悸动,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和我走吧。”方思明摘下了指套,朝我伸出了手。温暖的大掌上长着因为练功习武而留下的老茧,不知道摸起来是粗糙的还是温和的?我无视了他的话,盯着他修长的手胡思乱想着。



他的那句话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不允许我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更不允许我拒绝他。他见我又在发呆,于是二话不说,干脆就拉着我的手,上了我的马,搂着我的腰身,策马奔腾。



“去哪?”我实在担心这个速度我们俩会不会撞上前面的那棵树,但他却稳重地躲开了。我松了口气,这才胆战心惊地问他。



“去天下四方,与你成婚。”他淡淡道。



“喂你太过分了!你只是一个npc!”我愤怒地在他怀里胡乱挣扎着。



“就算只是npc,你还不是喜欢上了?”他气定神闲地回了我一句,噎得我百口莫辩。



我也不甘就此落败,气恼地回他:“我还要升级,我还要做任务!香帅还在等我呢!!”



“楚留香?那个渣男,呵。”他停下马,又眯了眯眼睛,“天凉了,他收拾一下差不多可以去世了。”



“喂!!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唔……你干什么!”他很不客气地用一只手捂住了我嘟嘟嚷嚷个不停的嘴。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把你从马上丢下去。”他不耐烦道。



“你丢啊你丢啊,略略略,谁怕谁——等等!!!方思明!少阁主!别这样!”



他心情好像很好,还弯了弯嘴角:“叫声相公听听。”



“你不会脸红吗?!”



反正我的脸现在一定很红就是了!



“提前习惯,夫人。”



我从没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方思明,我问你,何为江湖?”

“江湖是策马欢愉,对酒当歌,身边有你。”

评论 ( 34 )
热度 ( 539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