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楚留香手游][方思明x我] 礼物

礼物




方思明x我

设定:“我”是云梦弟子

大概是互相暗恋但是没有捅破窗纸的时期√

可能有ooc,写的是自己的方思明(x





做完几次课业后,青萍本还想叫我来帮帮忙,我却侧过身拉住一个有些面生刚入门的小师妹让她帮我顶替,小师妹愣了好一会儿,看着我一副“拜托了”的样子,她才懵懵地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到青萍师姐笑眯眯的表情忽然觉得不对劲,再一转身,我已经不见踪影了。青荷看着这一幕,大概是云梦太过暖和,她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问我道:“师妹又去送礼物?”



“嗯!”我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对着青荷师姐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左手用拇指扣住手中的三级琥珀,抬起臂膀有些小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宝石,而后又被自己呆蠢的样子逗笑,“他好像很喜欢这类宝石,我给他送去。”



青荷师姐笑了一下,对我挥了挥手,我才雀跃地又蹦又跳上了马,策马朝江南的河边奔去。快要靠近那间小破屋的时候,我蹑手蹑脚地下了马,将马儿放到不远处的树下,我独自慢慢靠近他,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他面对着面前浩浩荡荡向东流的河水,背对着我。



他的背影永远都是那样孤寂,总是令人忍不住心疼起他。想摘下他手上尖锐的指套,戴了那么多年,他的手估计已经面目不堪。想用云梦的药来治好他身上的伤口,想被他用温柔的手抚摸脸颊,还想从身后撒娇似的抱住他的腰身。



还想和他说明心意:“方思明,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但,很多事情,对于我来说,想想就好。



我甩了甩脑袋,将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出脑袋。我越来越靠近方思明,心中忽有一计——我突然蹦到他的跟前,合拢的双手摊开,一块璀璨地闪耀着金色琥珀静静地躺在我的手里。我眸中的笑意满得快要溢出,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我意料中的惊讶,分毫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是那样冷淡不近人情。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他才对上我的眼睛。



“……这是?”他接过我手掌心的三级琥珀,眼中冰冷无情的色彩温柔了几分,就好像冰山忽然融化了小小的一角——但即使是如此,我也早已心满意足。他好像反应过来我的用意,有些不自然地说了一声谢谢。



我笑着摆摆手说不用谢,开始介绍三级琥珀的用处。等我说到一半才忽然反应过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宝石的用处,是我多此一举了。但我突兀地戛然而止却引起了他的奇怪,他露出了疑惑的目光,试探性地问道:“怎么?”



“啊——没什么。只是想起来,用处你应该知道的。”我尴尬地笑着,为了缓解现在微妙的气氛,忍不住挠了挠头。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忽然,天空中飘飘悠悠地落下毛毛细雨。我和他都没有带伞,方思明本来说没有关系,但我生怕他感冒了,硬拉着他跑。他只得愣愣地跟着我躲到了附近的小破屋的屋檐下,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道:“我的体质没有那么差。”



“那我体质差行了吧!”我有些不耐烦地应了他一声,他不再回复我,沉默了下来。脱口而出的话说出来后我才慢慢地开始后悔起来——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好像是他欠我什么东西一样。



那一瞬间,我真希望自己的嘴能被缝起来。



眼前的这个如妖媚般的男人,是万圣阁的少主,还是我心尖尖上的人。我这么说,会不会惹他不高兴…我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地和他等雨停下。



但雨分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从毛毛细雨变成了倾盆大雨。豆大般的玉珠砸在大地上,清洗着一切的污秽,却冲不走我心底的阴霾。碧绿的不知名野生植物原来蒙上了一层灰,此时被雨洗刷得一干二净。由于我变扭地站得太外面了,不知不觉,我的头发上也沾上了几滴晶莹剔透的雨水。



一言不发的方思明见此默默伸出手,将我往他这边揽了揽。我还在因为我方才说的话感觉有些不自在,不高兴地和他唱反调,往外走了两步,却没意料到泥地因为雨水的淋湿而变得湿滑起来,我一个不小心便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噗……”



我听到了,我绝对听到了!这个男人居然低不可闻地笑了一声!虽然他很少笑,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凭借这些我还是不能就此原谅他嘲笑我这个事实。他破天荒温柔地朝我伸出了手——摘下了指套的手。



我原本以为他的手应该是非常难看腐烂可怖的,但却没想到是意外的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我怔怔地将右手搭上他的掌心,他倏然握紧我的手,只是微微一用力,我便站起来朝他怀里倒去。



我没有摔懵,很淡定地在他面前踉跄了两下,直住了身子,胆子忽然大了起来,直视他的美眸。他的眼睛真好看,墨的颜色如夜空般深邃,好像要将我吸进去,使我万劫不复。我很少有这样认真地看过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平常不是被白发遮住就是被斗篷挡住。这一次,我算是见识到了小说中的“妖孽美男”这四个字。



方思明好像轻轻挑了一下眉,不满意似的伸出大掌硬将我往他的怀里摁去。我不高兴地胡乱挣扎着,一不小心便将他的斗篷碰掉了,他的白发瞬间在我面前暴露得一览无余。他皱了皱眉,我趁着他要重新戴好的时候逃脱了他温暖的怀抱。



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那个温暖的怀抱,是我梦寐以求的港湾。但是我不可以久留,我不可以贪恋。怀抱的主人,是万圣阁的少主,是触不可及高高在上的方思明。他不会对我动情,我和他也只能停留在“朋友”这个关系。



他见我如此,干脆连斗篷也不戴了,白发随风而飘动着,他执起一大撮,歪了歪脑袋,露出不开心的样子,微微动了动殷红的唇,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头发?”我还没回答,他便苦笑了一声,“……也是,本来就没多好看。”



“好看!我喜欢!”情急之下,我大声说道。



“……你还真是蠢。”他看了我半晌,长舒一口气道。



“……喂。不带你这么做朋友的吧?”我生气地抱臂瞪了他一眼——好言安慰他,他居然还嘲讽我,亏我还送他一块三级琥珀——本来想装备的,但想到我平日送他宝石他都挺高兴的,便二话不说朝他蹦去了,“况且,我还送了你琥珀呢!”



他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特别好看,眼神都温柔了下来,此刻,那座万年冰山忽然全都融化成春水,轻柔地荡漾着优美的碧波。他的眼睛在瞬间被点亮,好像里面装满了一切有光亮的东西——璀璨的星辰、绚烂的烟花和燃烧着的烛焰。



我看到他动了动唇,我听到他对我说:“朋友?你是笨蛋吗?我说过,我不和对我没有利益的人交朋友。对我无益的人,我避之不及。”




我的心在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沉入了谷底,好想唱一首凉凉送给我失败的暗恋。他看着我失落的神情好像心情很愉快,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会儿,顿了顿,又道,“你可知,万圣阁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少奶奶?”



“……”刚被埋进黄土又被人挖了出来——总觉得被耍了。



我咽了咽口水,脑子里本来想好了一切应付的措辞却在顷刻间变成一片空白。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去,他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伸出那只没有戴指套的手轻柔但却牢固地扣住了我的手腕,又将我带进他的怀里。他不允许我闷在他的胸口,原本没带指套的手正搂着我的腰,他很快地交换了一下两只手的位置,那只没有戴指套的手抚摸上了我的脸颊,逼迫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看着我,不要逃。”



我就像中了他的蛊毒般,安分地看着他。他低头,在我的口中侵城掠地。生涩的勇士却霸道得想要攻占整座城池,若不是城主太过不禁美色的诱惑,这壮丽的山河又怎会被人不攻而占?



我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好在他的指引下心安理得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完全沦陷在他的温柔乡之中,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好一会儿,他才停下,认认真真地端详着我的眸。我不自在地避开他灼热的目光,他轻轻笑了一下,又道:



“我心悦你。”



我承认,那一瞬间我的心确确实实的漏了半拍。但我的嘴比鸭子还硬,抖着腿眼睛瞟向屋檐,不服气地还口道:“别说笑了。万圣阁的少主不是不近人情吗?又怎会动心?”



“……我从来不说笑。”他一本正经地一字一句道,“我曾经惧怕父亲,是因为他喜怒无常,打我却又哄我。某夜我因窒息醒来,看到父亲坐在床沿想要掐死我。发现我醒来后他又离开,次日,他将上好的补品全堆到我的面前。自那以后,我便害怕父亲。”



他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剥开,而且是给我看。



“你现在还怕吗?”我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因为他白皙的皮肤比我好叹了口气。



“不怕了。”



他盯着我的眼睛,充满了笑意。他亲昵地蹭了蹭我的手掌:



“有你,我什么都不怕。”


评论 ( 10 )
热度 ( 421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