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李泽言] 猫。

猫。



第一人称。

写的是李泽言的猫。



我是一只母猫,普通的流浪猫。我出生在冰冷的一月,简陋的纸箱是我的住所。在我半个月大的时候,因为喂养我需要太多的钱,我的前主家徒四壁,只得将我放入一个铺好稻草的纸箱里,希望有人来替她照顾我。



我很乖地待在纸箱里,吃着前主为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猫粮。我以为前主会再回来抱抱我,蹭蹭我柔软的毛,但是我等了很久,她没有回来。她最后看我的眼神是那样复杂,现在想起来,我依旧读不懂她眸里的情绪。



后来,猫粮吃完了。我太过饥饿,跳出了纸箱,穿过马路,想要寻找食物。忽然,一辆车朝我驶来。我闭上了眼睛,不敢再想象我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等了好久,我的耳边没有了汽车嘈杂的鸣笛声,没有了冬天寒风呼啸的声音,也没有了人们闲谈走在马路上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汽车就停在离我的不远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在这一秒停止在那里。



我看到一个大男孩朝我跑了过来。他约莫十五岁,眉眼间有英气。他的眼睛是纯洁而干净的墨紫色,仿佛只要与他对视,心灵便会被净化一般。



………为什么他没有被暂停住?



他轻轻地抱起我,轻轻地用他温暖的小手给我顺了顺毛后,带我回到了他的家。他摸摸我的头,我享受地眯起了眼睛,他告诉我,他的妈妈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出国了,他一直是和爸爸生活的。他的爸爸工作很忙,常常为了工作酗酒,他在这个家里,非常孤独。



“但是,我现在有了布丁,就不孤独了。”他很高兴地看着我,声音都上升了一个调。“布丁”……他给我起的名字吗?我也是有名字的喵了吗?我开心地睁开琥珀色的眼睛,见他那副满足快乐的样子,忍不住蹭了蹭他的手臂。



他每天回家都会很认真的复习书本教材。我睡在他的小房间的角落,他帮我在那里铺好了棉被,还放进去了一些表姐表妹们送给他的玩具。我心满意足地睡在那边,比起在街头流浪的生活,这里太温暖了,我实在是太喜欢他。而他的父亲自从他的母亲去世后就变得十分冷漠,一直很忙很忙,不会再花时间陪伴他。



当他抱着我开心地笑着说我是这个家的新成员,他父亲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催他快去写作业,自己又进了书房开始工作。那时,他的笑容僵在了嘴角,我好像能听到什么东西在瞬间支离破碎的声音。他抱着我,坐在房间里独自黯然失色,我舔舐着他的手指,他也只不过是顺了顺我的毛,接着低着头发呆。



他会攒钱用零花钱给我买一些毛线球和吃的。每次他出门回来,我都会又蹦又跳地跑去迎接他,蹭蹭他的裤腿,冒着星星眼,等待他对我的摸摸头又或是玩具。



我们一人一猫生活在这间老房子里,我常在他的书桌边舔舐着自己的毛,追着自己的尾巴玩得很欢乐。



两年后,他成年了,并考上了一家优秀的金融大学,开始与钱打交道。我仍旧陪伴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日益成长,慢慢褪去了稚气,变得成熟稳重了起来。他说他想逃离那个家,因为父亲过于的冷漠不关心让他很难过。我用爪子摸摸他的手,表示安慰——人际关系什么的,那时的我,还不太懂。



他每次都很忙,因为宿舍不让养宠物,他就住回了老房子。他开始忙碌起来,每天都很晚才回家。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会跑到门口迎接他,但他只是很疲惫的看着我,随便摸了两下便脱掉了鞋,连衣服也不脱就上床睡觉了。



每次看到他这样,我都会觉得有些失望。但我还是会在他的床沿前趴一会儿,看到他真的熟睡了,才垂耸着脑袋回到自己的窝里。



某日,我在公园玩的太高兴,一时间忘记回家。夜幕降临我都没有意识到,仍在与其他的流浪猫讨论着“人类”这个富有哲理性的问题。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一只小母猫说她困了,大家伙才都陆陆续续地离开,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深夜。



他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我心情愉悦地朝着回家的路走去。我看到在家旁边到处搜寻着什么的李泽言,不知知道他是不是在找我?我走了过去,蹭了蹭他的裤腿,喵喵叫了两声,他才低眸去看我。



“……布丁。”他俯下了身子,皱紧了眉头,轻轻揪着我的耳朵,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与如释重负,“你怎么可以离家出走?”



我又喵喵叫了几声,用爪子拍掉了他的手。他的表情很严肃,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忙伸出舌头舔舔他修长的手指表示我的歉意。他叹了口气,一如当年般温柔且小心地把我抱了起来,放在怀里,带我回家。



那天,他将所有好吃的都堆在了我的面前。我天真的以为,只要离家出走,就会有好吃的。第二天,我为了得到好吃的,故技重施,又离家出走了。



这一次,他第一次露出了生气的表情,教训了我几句,我却心不在焉地听着在地上打着滚,舔着自己的毛,又跑过去舔舔他的脚裸,他皱着眉,并不打算理我,将我的干粮和罐头全都藏了起来。等到我饿得不行没力气在他怀里打滚时,他才取出来让我饱餐一顿。



至此,我再也不敢离家出走了。



他愈是长大,身边的女孩就愈来愈多。但是他无心把心思放在情感上,我知道,他一直在寻找着一个女孩,即使他听到了她自己去世了这个消息,仍然在坚持不懈地找她。



再后来,他毕业了。他在学校的期间就已经开始创业,一毕业后,整个人就扑到了公司上,但是我不太懂这些,只知道他越来越忙,越来越没时间陪我,但我们家,也越来越富裕了。直到某一天,他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道:“我们可以搬家了。”



对于他来说,逃离那个冷清的家的愿望,终于在这一天得以实现了。



他带着迷迷糊糊的我,来到了新房子。是一个高档的公寓。这时候,我才明白,他说的“公司”可以给他带来很多钱,钱是万能的,能买好吃的小鱼干,能买毛线球,能买他喜欢的骆驼挂件,能买他喜欢听的古典音乐专辑,能住进好的地方。



他与一个名叫悠然的女孩走的很近。他和我说:“布丁,她真的很像她。”我被他腾空抱起,不明所以地歪了歪脑袋,喵地叫了一声,不是很懂他说的是什么绕口令。但我只是知道,他看她的眼神,和他看别的女人的眼神不一样。他小心翼翼地接近悠然,慢慢开始邀请悠然吃饭、听音乐会、看电影等等。



虽然我很不甘心悠然把他从我的身边抢走,但是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啊。因为,我只是一只猫,我仅仅是一只猫。如果我是人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每一天都和李泽言说话,不至于我喵了好多声比划了好几次他都无法理解我在说什么,不至于他会喜欢别的什么姑娘,不至于他听古典音乐的时候表现出的孤独。



可是,我只是一只猫。



我看着悠然与他越来越接近,看着他们慢慢再一起了,看着他们每一次亲昵的举动。再到后来,看着他们结婚了。我是后来才得知,原来悠然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女孩。悠然对我很好,我很喜欢她摸我的毛。这个世界上我只喜欢三个人摸我的毛,一个是前主,一个是他,剩下的那一个就是悠然了。悠然会给我买很多很多的小鱼干,以及我最沉迷的猫薄荷。虽然我还是不高兴她抢走了李泽言,但其实抛开这个不说,我还是很喜欢她的。



说起来,我还帮她赶走了一次情敌。罗嘉那个女孩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居然还敢伸手打我。要不是他阻止我,也许罗嘉那张白皙的小脸早就被我抓出血来。等到罗嘉被我吓跑了,我十分不满地扑到他的身上,伸起爪子就是对他一阵胡乱挠着,看着李泽言愈发黑的脸色,我满意地从他身上跳下来。他一脸烦躁地刚想着怎么教训一下我,悠然就推门进来了。



不过这么一说,悠然也是我的救命星啦。



终于,在李泽言三十二岁的时候,和悠然结婚了。那天,悠然把我打扮的很漂亮,给我穿上了与她同款的小婚纱。我是一个合职的伴娘,看着他们在证婚台前当着所有人的面交换戒指并接吻。



我认认真真地打量着三十二岁成熟稳重的李泽言,又想起了那年才十五岁稚气未褪的李泽言,原来,我陪了他已十七年。我见证了他成长的每一步脚印,见证了他是如何用八年时间慢慢创造了在金融界无人可敌的华锐,见证了他是如何追求悠然又与悠然在一起、结婚的。



这时候,李泽言抱起我,将我放在证婚台上。悠然高兴地看着我,那时候,我心想,他眼光果然不错,悠然真的很漂亮。我忽然感觉有些累了,想要小憩一下,眼皮慢慢地垂下了。



我是在宠物医院苏醒的。日益变差的耳朵只能让我隐约听到兽医正在和他与悠然交代我的病因,说是我老了。



我的心中猛地一惊,我看到悠然担心地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是啊,我老了。



我已经十七岁了,在猫这个物种里,算是长命老人了。



原本我还想,如果可以,我还想见证他和悠然的孩子的成长呢。可是现在,好像不行了……



李泽言走过去抱起我,轻轻将我放在他的胸口。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一天都在和悠然陪伴着我。我慢慢的不能自己进食,猫毛掉的愈来愈多,做事情也变得很慢很慢。我不喜欢这样的我,又拖累了他,这次还拖累了悠然。



他很关心我的病情,睡觉前都要揉揉我的脸,检查一下我有没有发烧,他会很注意我的饮食休息,不再让我闻猫薄荷的味道,他会抱起我,把我当成一岁的小朋友一样逗我玩,即使那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但我还是会轻轻伸起手在他脸上拍一下。



可是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得太快。是一个温暖的午后,我躺在客厅里晒着太阳,享受地眯着眼睛。我看着悠然在客厅收拾着杂物准备给我倒猫粮,看着李泽言在厨房里忙活,看着后院盛开着的风铃草,看着天空中闪耀的太阳。



我笑着回想起所经历的一切,忽然想学人类长叹一声,感叹一下,猫生真的是好长,又好短。



不过这一生,我太满足了。



虽然,我只是一只猫……



想着,我嘴角噙着笑,沉睡过去。





尾声。



第四年的今天,下雨了。李泽言撑着一把黑乎乎的大伞与悠然和一个小孩子一起站在伞下,站在墓碑前。悠然穿着黑色的裙子,李泽言与男孩穿着黑色的西装。悠然眼眶中已经溢满了泪,她抿紧了唇,生怕自己眼泪会忽然掉下来。男孩的眉眼之中颇有李泽言的风范,他乖巧地站在悠然的面前,静静地凝视着那块被雨打湿的冰冷的墓碑。



李泽言墨紫色的眸闪了闪,长舒一口气,从袋子里取出了毛线球、xx牌小鱼干以及那件小婚纱放在一个墓碑前——这些是它生前最爱的东西。



男孩知道,爸爸每到这一天,都会陷入很长的沉默之中。



李泽言盯着那块墓碑,好像能透过它,看到那只灰黑色毛发的小母猫跑了出来,蹭蹭自己的裤脚,在向他讨罐头吃。



悠然俯下身子摸了摸墓碑,在墓碑前放下一束洁白美丽的风铃草,又退后了几步,挽住了李泽言的手臂,拉着男孩的小手。三个人久久地站在雨中,一言不发。



忽然,

起风了。



李泽言缓缓地抬眸看向天空。

雨停了。


评论 ( 7 )
热度 ( 74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