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李泽言x我] 雨之后的二三趣事。

原文请点这里↓

http://qingzhou-1229.lofter.com/post/1e387c40_123457e5



1.



当初开始培养金牌编剧的时候,魏谦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李泽言的名片,而我的是李泽言亲自给我,当时他面无表情凭借着身高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令我很不屑地接过转身想要丢掉。后来我才知道,那张名片与其他人的不同——别人的是只有一个他工作用的电话,而我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私人号码。



他从来没没用工作号码给我打电话过。



甚至在我和他同居的时候,还臭不要脸特别幼稚地将我手机通讯录里的“李泽言”改为了“老公”。我揭穿了他霸道总裁的真实面目,其实不过是一个幼稚的孩子带上的面具。



2.



每次洗完衣服我的指甲油都会掉,但每次都会锲而不舍地让李泽言给我涂指甲,今天也不例外。他看到我拿着那瓶墨绿色的指甲油朝他蹦哒过来,无可奈何地接过,慢慢帮我涂了起来。



后来,他涂指甲油的技术比我还高明,甚至有时候还教我怎么涂才不会涂到肉上,顺带毫不客气地嘲笑了我用左手涂的右指甲上歪歪扭扭的样子,刀子嘴豆腐心地帮我撕掉后重新又涂了一遍。



3.



我尤其喜欢对着空白的文档发呆,这时候他就会过来敲敲我的脑袋先嘲讽几句,而后才开始帮我想剧情。每次到这个时候,我们俩都会沉默一下午,一起盯着那个空白的文档。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我怀疑都快被我们盯出个洞出来。



吃完饭的时候,我忽然有了脑洞,扒拉两口饭。他很不满意想要教训我吃饭就要好好吃,我却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莫名其妙地也抬头看我,我却不再理他,二话不说冲到房间里锁门开始码字。



等到写完那一万多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顶着一副黑眼圈终于开门从房间里走出来,闻到厨房的香气,肚子就开始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李泽言正在很认真地煮着小馄饨,看到我来了,又看了看他手上的表,轻轻笑了一下:“看来我计算还是很准确的。”



我不明所以地捧着大碗开始吃馄饨,他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电脑里头的文档,一边指出文章的毛病,一边让我吃慢点别噎着。我不满地抱怨道:“哎呀我知道。我又没修过这篇。”



李泽言神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自己帮我修起了文档。等到我吃完的时候,他已经将我那篇一万字的大长文修好了。我瞟了几眼,满意地在他脸颊奖赏了一个吻。他不高兴地黑了一下脸,将我打横抱起,回到了卧室,沿途还不忘关了灯。



嗯,居家型好男人。



4.



我一直都挺怕痛经的。每次痛都会上吐下泻,次次把自己折磨得瘦个四五斤。李泽言皱眉,换着法子给我做好吃的,我都没有食欲,唯一能吃下的只有他亲手做的布丁。



大半夜,我又反胃了,看了一眼身边沉睡过去的人,忍着疼痛从床上蹑手蹑脚地爬起来。他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拉住我的手立马坐起来,很担心地问道:“很难受?”



原来他一直没睡……



我眉头紧锁地点点头。他不慌不乱地扶我到了厕所,站在门口双手抱臂看着我抱着马桶干呕。完事后,他递给我了一片止痛药和一杯温水,看着我慢慢地服用下去后将我抱回了房间,像是很头疼的样子对我说道:“蔡叔叔精通中医,我明天带你到那边去看病。”



我点了点头,虚弱地在他怀里睡着了。



5.



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贴心,但是蔡老先生开出来的中药为什么这么苦……



我一脸忧郁地看着桌上那碗黑乎乎的还冒着热气的中药,传来的味道令我难受极了。我可怜巴巴地问他可不可以不吃。他看了我一眼,道:“你说呢?良药苦口利于病。”



……好吧。



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一手捧起了碗,一手捏住鼻子,闭上眼睛咕噜咕噜地灌了进去。我张开嘴巴表情痛苦地看着他,他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往我口中递了一个东西。



我好奇地嚼起来。



——好甜啊。



我的眼睛亮起来了,意识到了那是一个蜜饯。我撒娇似的抱住了他的腰:“还是泽言对我最好了。”



他轻笑着顺了顺我的短发:“你要是能早点意识到,我就不用追你追的那么久了。”



“……”



呵,男人。


评论 ( 5 )
热度 ( 84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