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李泽言x我] 雨



第一人称。

女主不是悠然。

算是补一下李总的生贺了吧…



1.



就在昨天,我和李泽言在一起了。即使在哥哥白起千百万次地阻挠我劝我想要他宠爱着的妹妹永远待在他的身边,我还是对白起摇了摇头,转身穿过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朝撑着伞的李泽言跑了过去。李泽言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盖在了我的身上,抱紧了我因冷而颤抖的身子。



白起觉得自己的妹妹长大了,但他仍然是不喜欢李泽言的。他站在李泽言的面前,冷淡地对李泽言说:“你若辜负白雨,我不会放过你。”话落,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躲在李泽言怀里的我,转过身后,才叹了口气。



“我们回去吧。”李泽言对怀里的我说道。





2.



我坐在李泽言的床上,看着愈下愈大的雨,像是勾起了往事,忽然对身后的李泽言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也在雨里?”



“嗯。”李泽言正在拿着温暖的毛巾帮我擦拭头发上的雨水,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他的手指若有似无地轻轻划过我的脖颈,冰凉的触感令我好几次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李泽言皱了皱眉,我才又坐好。我看着他的侧颜,又没了声。只是觉得,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的脸,也挺好的。



我是一个编剧,偶尔会在杂志社投稿。我之前在在一家还算不错的影视公司工作,老板就是当年李泽言追求的悠然了。现在悠然已经嫁给了我的哥哥白起,两个人很幸福。李泽言给悠然放了一个月的假,让他们去度蜜月。我现在被李泽言挖到了华锐,成为了华锐重点培养的金牌编剧。



我知道李泽言的往事,当然,这些是从哥哥那边得知的。李泽言不是当年的李泽言,他够成熟,够稳重。我明白他对悠然也许还有些心存不甘,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将他从我身边推开。



第一次相遇,是在恋语市的朝闻路。那时我还在悠然的公司里,算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悠然对我很好,我和悠然是很好的朋友,到现在,悠然成为了我的嫂子,我也是很高兴的。当年,我还在顾虑会不会对哥哥太过有占有欲,因为未来的嫂子是我不喜欢的类型,离家出走什么的。现在,没什么好想的,一切都已经是命中注定。



扯远了。那时李泽言想送悠然回家,他知道悠然没带伞,所以他特地驱车赶着想要装作顺路送悠然回家。可是那时,悠然已经与白起在一把伞下,白起互送得她滴水不漏。李泽言只是待在他的豪车里,看着他们渐渐远去,没有说话。



我早就注意到李泽言了。我本来是和哥哥一起来买点书的,可是哥哥看到了在雨中奔跑的悠然,便先送悠然回家了。李泽言下了车,撑开伞来到了书店里。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太多的话。



黑色西装的男人总是特别有魅力,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抵挡不住男人穿西装的时候的样子。李泽言也注意到我了。我买完了书,正要回家。雨太大,路上没有的士,自己也没带手机,咬了咬牙,我想冲出去,李泽言便递来了那把伞。



那是他本来要送悠然的伞。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用我的行动无声的拒绝了他的“同情”。我只是死死将书护在怀里,然后冲进了雨里。雨忽然停了,李泽言抬头看了看瞬间晴朗的天空,又看了看跑走的我。



女人的自尊心呵。我很唾弃自己,有一瞬间居然对李泽言动了心。我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居然喜欢了正在喜欢悠然的人。所以当我回家后知道白起与悠然在一起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心中的确有一些小确幸。



李泽言默默地看着我跑走的身影,盯着自己手中的伞,有些不爽地将它丢开,而后随手买了一本杂志,上了车,回到了公司里。





3.



第二次是在华锐。那时华锐近期想要重点培养几个金牌编剧,他找了好几个投资的影视公司的老板,推选出了几个候选人。悠然极力推荐了小蒙和我,李泽言瞧了瞧娇弱的悠然身后的我,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诧异。



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就没再说话了。



我实在不知道李泽言怎么想的,大概是悠然和白起在一起了他太悲伤了,所以脑子一抽,选了我去培养。李泽言后来的解释是:他看过我写的剧本,我的剧本得过金奖提名,他是知道我有这个潜力的。



后来,李泽言培养了我后,只要是我写的剧本的电视剧或电影,收视率与票房绝对不容小觑。



相恋大概是因为讨论剧本讨论出来的感情吧。记得有一次,魏谦让我在等候室等候总裁,总裁正在和几个老总开很重要的会议。所以我真的听话地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然后抱着剧本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李泽言办公室的沙发上了,身上盖着的是李泽言的西装外套,还有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坐起来就看到李泽言正在批阅我的剧本。



李泽言微微一抬头,就看到了我。我走了过去,李泽言将剧本递给我:“有漏洞和可以补写的地方我已经给你标出来了,回去再修一下。”我点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就跑出了办公室。



李泽言说他那时候已经喜欢上我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的,只是当他看到我睡觉的时候,他说他的第一反应是担心我这个傻瓜会不会着凉。



嘁,男人!





4.



后来的每一次工作报告,李泽言会将布丁给我吃,嘴硬说是多做剩下的。我才不相信,怎么会每次都多做剩下,华锐总裁又不是老年痴呆。



后来,他被我戳穿后,便改成了每一次工作报告,都请我看电影,听音乐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邀请我。我叹了口气,但还是很期待李泽言什么时候和他表明心意。



工作之余,他邀请我到咖啡厅喝咖啡,虽然我们都知道,有可能只是相对无言或者又开始聊公事。是我先到的。不知道是谁抽烟剩下的烟头不小心扔到了咖啡厅的绿植角,整个咖啡厅都烧起来了。我坐在最角落,心想着怎么会这么倒霉。不过现在,就算是把白起叫来救我出去,估计也来不及了吧。



如果有雨的话……



但是……



刚刚赶到的李泽言皱了皱眉,在杂乱的人群之中冲进了火海里。他使用了evol,抱着我,一步一步地离开这个地方。我看到了在熊熊火光之中燃烧成余烬的一切,我本来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李泽言来了,是他给了我生的希望。



我快要因为缺少氧气而死了。



我在李泽言的怀里轻轻道:“如果我们可以逃出去,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白痴……”李泽言说。



他抱着我冲出火海。



雨忽然下起来了。



李泽言又看向我,眼中有奇怪的情愫。





5.



我们在一起,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太过了解李泽言,李泽言也太过了解我,所以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解决一切。



公司的事情太多,李泽言总是很晚才回家。我早早洗漱好躺在床上睡着了,每次深夜,迷迷糊糊间,我能感觉到某个人轻轻地朝我走来,帮我掖好被子。他睡觉时会习惯性地将手搭在我的腰间,半拥半搂地将我禁锢在怀里。



在我准备结婚的时候,悠然出了车祸。据说是去节目录制现场的时候,忽然来了一辆酒驾的小轿车撞翻了悠然的车,还撞向了电线杆。悠然第一时间被送往了医院,肇事人员也被警察逮捕。



李泽言接到了电话,他丢下了手中的筷子,早餐也不吃了,拿着椅子上的外套就往外赶,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我不知道那通电话居然是那么严重的事故。



我是后来才知道悠然变成了植物人的。自从悠然出车祸后,李泽言变得魂不守舍。我很难过,更难受,难受得心如刀绞,自己心爱的男人在快要结婚的时刻,担心其他女人的生死存亡。我想让李泽言和我说分手,这样还死的痛快些。可是他仍旧一面挂念着悠然,一面回家后还是抱着我睡觉。



这种感觉让我觉得非常恶心。于是我趁他去公司的时候收拾了一切东西,离开了所谓的家。我换了电话卡,一个人跑到了隔壁的城市。





6.



我在隔壁的城市找了一家杂志社,开始签约,那微薄的稿费勉勉强强让我可以生存下去。我知道,我忘不了李泽言。而且我自以为是地认为,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李泽言动动他一根手指,就能知道我在哪里,就能把我抓回来。



期间,我回到恋语市去看我的哥哥。白起变得非常疲惫,胡子都不刮,整天穿得乱七八糟的在家里准备好东西就跑到医院里照顾悠然。如果不是我来了,或许他就会变成一个肮脏不堪的男人。我给这个我曾深爱着的男人修了胡子,带他买了新衣,理了长发。变了个样的白起回到医院,医生护士都认不出他了。



我看到悠然了。平时活力无限的她,此刻却静静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似的。我觉得我真恶毒,居然吃她的醋,居然会因为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植物人与李泽言置气。更何况,躺在病床上和死人没什么两样的女人,是我最好的姐妹,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嫂子。



我替白起照顾悠然的这几天,一直没有看到李泽言。我原以为悠然变成这样,他也会像白起一样日夜不分的照顾悠然,但是他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感到了一点点庆幸。



医生说,悠然醒来的几率很小。白起每天都在给悠然擦拭着身子,温柔地看着他亲爱的恋人,就好像一眨眼,就会错过了她醒来的时刻。我抱了抱白起,没有说话。白起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话。



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在这样的沉默中度过的。



挂在病房的好运娃娃,在风中轻轻地摇晃出好听的声音。



我摸了摸它滑稽可爱的样子,心里想着,如果它真的能给悠然带来好运就好了。





7.



是魏谦先找到我的。他说是李泽言让他来看看悠然怎么样了,并给了白起一张卡。白起没有收下,魏谦好说歹说如果白起不收下魏谦的下场会有多惨,白起抬眸看了他一眼,才勉强说他是替李泽言暂时保管。



魏谦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转头看到我,又把我拉到一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对我说道:



“白小姐,没想到你在这里……请你回去吧,总裁真的快急疯了。他现在的样子,可不比你哥哥好多少。他每天都亲自去你们常去的地方找你,后来他有打听到你在隔壁城市待了一阵子,他甚至都快把那个城市给掀了。他现在都无心打理公司,华锐的股票跌了好几百万!”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魏谦一眼。但魏谦好像从来没有对我撒过谎,很多年了,他一直是李泽言的金牌助理。我同意他,来到了华锐。华锐的工作人员个个见到我就好像见到了救命恩人一样,我原本想要临阵脱逃,但他们的逼迫下只好来到李泽言的办公室。



我没有敲门,直接进去了。李泽言正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的刘海太长了,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听到了动静,不耐烦道:“找到白雨了吗?”



“找到了。”我走过去,想要摸摸他胡子拉碴的脸,说。





8.



李泽言的眼睛忽然睁开,他看到我,原本锐利的目光在瞬间变得柔和下来。他拉住我的手,强制性地将我深深地禁锢在他结实的怀里。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我觉得他快要把我生吞下去了。



他盯了我一会儿,又摸了摸我的脸。在确定了我是真的不是幻觉后,他开始愤怒得在我口中侵城掠地。长驱直入便探入我的口中,与我的舌纠缠不清。他如同一个饥饿的野兽,仿佛几百年没吃过肉一样在疯狂啃咬着我的嘴唇。他的手不安分地钻入裙子的下摆,像是要索取什么。



所有的愤怒,忧郁,无助,孤寂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空气不断地升温着,暧昧旖旎的气氛愈来愈浓烈。



我在他怀里有些喘不过气,眼睛中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我的唇早已变得红肿不堪,半敞半掩的衣领只小心眼地露出一半春光。我的泪忽然从眼角滚落,盯着那样的他,我第一次意识到,是我做错了。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他喉结滚动了几下,喑哑低沉的声音变得很有磁性。



我亲了亲他的脸颊,蹭蹭他的胡渣子:“对不起……”





9.



悠然在我们和好的一个星期后醒来。我和李泽言一起去探望了她。她当年披肩的长发因为一场手术后被剃光,白起给她买了一顶很漂亮的假发。她现在还是有一些虚弱,但她看到我们的时候,很高兴地笑了笑。白起说,她那天饭量都增多了。



她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嗓子不好发声,我只能通过她的口型来与她对话。



我说:“悠然,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她的眼睛很亮很亮,就像天上星星。闻言,她歪了歪头问我。



“嗯……谢谢你把这么好的人让给我。”我指了指我身后的李泽言。



她无声地笑了,又说:“傻瓜,他本来就是你的。”



我听了,很高兴地揽着正在和白起聊天的李泽言,冲她笑了笑。





10.



我们结婚了,在今年新年的前一天,二月十四,是情人节,也是我的生日。遗憾的是,悠然还没全部恢复,所以没办法来。但是我们现场直播给她看了,白起一直将手机放在她的面前,她目不转睛地瞅着,有时候还会笑笑。在看到我和李泽言接吻时,她掉了眼泪。白起在我婚礼结束后对我说:



“你嫂子说,你穿婚纱的时候比她嫁给我的时候好看。”



婚礼结束,下雨了。



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天,我们相遇了,他递给我伞,我高傲的拒绝后冲到雨里。



李泽言被灌酒灌到散客后才回到新房里。他身上满是酒气,踉踉跄跄地朝我走来。他抱着我,亲吻我,而这一次,我不想跑了,只想在雨中,与他漫步。



屋里很安静,大概是只剩下小壁炉还在燃烧着火焰,噼里啪啦地响着,和雨一同奏出了美妙的乐章。





-白雨的evol是控制雨,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

-那次火灾不想使用evol是白起不允许她使用,不想让她被一些奇怪的组织发现。

-如果那时李泽言没有赶来,或许她会使用的。

-她的evol是最隐蔽的,因为一直有白起的保护。

-与白起并不是血缘上的亲兄妹,但是胜似亲兄妹。

-初遇之所以雨停了,是因为只要她在雨里,雨就会停下。

-很私心地在我生日那天让两个可爱的人结婚。


评论 ( 10 )
热度 ( 59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