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轻舟

对不起。
退圈。

不销号。今后缘见。
这永远是充满遗憾与美好的回忆的地方

[一期婶] 羁绊

羁绊。


◆有私设

◆第一人称审神者视角


明明已经入冬,可太阳还是十分暖和,微风吹来,我惬意的坐在本丸庭院中的躺椅上,享受着午后阳光耀眼的温暖,习以为常地过着老年人的生活。



一年前,异世界爆发了战争,时空忽然出现了巨大的黑色裂缝,源源不断的涌进了无穷无尽的时空溯行军,他们大肆猖狂的随意更改历史,在异世界兴风作浪,胡作非为,严重扰乱了时空原本正常的秩序。情急之下,时政府不得不动员所有本丸时刻准备开始激烈的恶战。为了修补时空裂缝,审神者们用尽自身所有的灵力,修补好万恶之源的时空裂缝。大战平息后,遍地横尸,审神者们有死有伤,而没有用尽灵力的,则用仅存微薄的灵力勉强支撑着生活下去。



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因为灵力无法迅速恢复,而在异世界中又要花费大量灵力,所以这几个月以来,我因灵力过少身体出现了许多毛病——比如说有些耳背,平时力所能及之事,最近做起来也有点儿吃力,需要别人帮忙了。药研说,这是身体功能退化,也是老去的表现。可我的容颜却未曾变化过,只是身体日复一日的在变差。我笑着同时刻提心吊胆担心我的他们打趣自己过的愈来愈像爷爷和茶丸了。



正无聊地看着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在院中打打闹闹着,刚出征回来的长谷部看到我时神情复杂,欲言又止,万分犹豫。我仰起头注意到他的神情,问他怎么了。他抵不住我强烈的好奇目光,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



“黑藤小姐去世了。”



我原本的笑意在他话落时僵在嘴角,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在命运面前,所有人都那么无能为力。



黑藤还我的邻居,她和我一样大战时耗费的灵力过多。身体出现了许多毛病。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我还想约她一起喝茶闲聊,她半途却说身子不舒服回去了,第二天竟会是这个结局。长谷部说,时政府正在举办黑藤的后事,并为她的本丸安排了新的审神者来接替。



我的近侍——亦是我的爱人——一期一振深深地蹙起了眉,见我怅然失魂的样子忍不住抱起我的身子,柔声安抚我不要担心,告诉我他会陪在我身边。而我靠在他的怀中,却双眼空洞,泪止不住地流着。



忽然好想就这样靠在他温暖而宽大的怀中沉睡过去,就这样沉溺下去罢,醉于他的温柔乡中不在醒来,想想倒也不错。在失去理智之前。我看到粟田口小短刀们慌张失措的神情,听到一期一振一声又一声急切呼唤我醒来的声音,我却只能用力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用口型告诉他们:我没事。



我也想再用尽全力去拥抱他们,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再也不能了。闭眸时。我想,我也会和黑藤一样静静地死去吧。



大脑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吞噬,它像看淡生死后冷漠无情的死神,就连最后一丝的清醒也不被放过,毫不留情地将它摧毁。我陷入了长久的昏迷,就像看走马灯一样看完了我这一生所经历之事,大抵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一期一振了。我甚至无法想象,我的死亡会给他带来多么大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睁开眸子,从一棵盛开着的樱花树下醒来。参天的樱花树散发着生机,我的四周飘忽着宛如萤火虫般的黄色黄斑。它们围绕着我转着,似乎要将我带去某个地方。



起身时,我忽然觉得自己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有些透明。光斑像小精灵般往前飞着,我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站在悬崖边,可远远看到远方的荆棘林。我正犹豫着怎么过去,但在刹那间,我的身体腾空了起来,任凭我向东或向西飞着。黄色的黄斑带我飞过了那片巨大无比的荆棘林,一直向前方不停歇地飞着。在经过了生与死辽阔的长河,我终于回到了我在熟悉不过的地方——我的本丸。我从空中缓缓落下,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寂静无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快步走到后院。



——果不其然,樱花树下的所有付丧神都围在一起。我走近想去看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却发现是闭眸躺在花海中永远沉睡过去的自己。我怔怔地伸出手,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可我的泪水,却还依旧不争气的划过脸庞。悲伤从心头不断的涌上,我看到小短刀们哭的不成样子,看到长谷部深深皱起的眉和握紧的双拳,看到与以往不同此时脸色凝重的鹤丸,以及他——一期一振。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甚至没有读懂他眸中任何的情欲。他就像一个没有灵魂仅有躯体的提线木偶,怔在原地,眼中只剩下躺在花海中的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不断掉落。我忍不住走过去想抱抱他,可当我的双手触及到他身体的时候,却透明的穿了过去。我长叹一声,只得假装从背后抱住他,用双手搂住他精瘦的腰身,喃喃自语着:



“不要难过了。我爱你,但是我将要离开。会有人替我去爱你的。”



话落,此时,风起。樱花树上落下了许多花瓣,微在一期一振的身侧——准确来说,其实是我的身侧。霎时间,一期一振好像听到了我的话语,身体猛地震悚了一下,而我的身体却在继续变得更加透明,更加轻盈。樱花的花瓣与黄色的黄斑围绕着我飞舞着,我知道,我将要离去。



看到一期一振听到我说话时错愕惊讶的神情,慌张地转过身寻找我的身影时的样子,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最后化作一缕清风,与落英缤纷在他的身边飞舞着。



他停下了寻找,闭眸接住了满手的淡粉色花瓣。而我,在离开时的愿望只是惟愿,来生能与他再见一面。



我与你的羁绊,还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如月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