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刀剑乱舞乙女向] 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快乐。


◆内含藤四郎们 一期 鹤丸 光忠 长谷部


◆这是一个集万千刀剑男士宠爱的婶婶。


◆鬼知道这是不是今年最后一更。

 
 
 
 
 
[藤四郎们] 
 
 
我刚回到本丸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便被得知消息的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抱个满怀。退不知何时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哽咽着搂着我的腰,小声抽泣着。看着他们这幅样子我有些哭笑不得,慌忙安慰他们的小情绪。 
 
 
本丸的歌王乱在我不在的时候,组织起前田他们练习唱歌。我回来时,他们热情的给我唱了一首悲壮却又充满激情的《啊朋友再见》的改编版——《啊欢迎主上》。 
 
 
我满脸汗颜地笑着鼓掌夸他们好听,他们见我如此道来,竟开心的还想唱一遍。我忍不住朝远处露着温柔的笑容的药研不停地使眼神求助,就差大喊“SOS”。而他却好像没有接受到我的求助信号,仍然笑看吵吵闹闹的乱与鲶尾。 
 
 
此时,博多的身上仿佛散发着天使的光芒朝我这边走来,手中还捧着一本厚厚的小册子,缓缓递给我。我忍住自己快要喊出“博多小天使”的欲望,表面冷静地笑着接过了他手中的小册子。 
 
 
博多握紧的双拳,似乎对于本子上的内容十分自信满意:“这是主上您离开的一个多月以来,我为本丸省下的小判。” 
 
 
看着本子上的大数目,我捂住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 
 
 
当我看向最角落的骨喰时,他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静静地无视我的目光擦拭着自己的刀刃。直到我忍不住喊出他的名字时,他才缓缓抬头瞥了我一眼,淡定道: 
 
 
“…放心,鲶尾没有玩马粪。” 
 
 
 
 
 
[一期一振] 
 
 
粟田口小短裤们答应了我的请求,提前出门和一期一振玩儿捉迷藏去了。来到后院,只见一期一振的双前蒙着一块白布,双手举起像盲人似的摸索着。 
 
 
弟弟们看到我换好巫女服出来时,皆捂着嘴笑着跑开了,后院就剩下一期一振在一脸懵逼地皱着眉继续摸索着。我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看着他循着我方才的脚步声走去。 
 
 

他缓缓逼近我,我仍然笑着。


他却忽然俯身紧紧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像疯了一般呢喃着我的名字,而我不厌其烦的应着。呼喊时,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孤独和寂寞,放在我腰侧的双手愈来愈用力,仿佛要把我镶嵌进他的身子里。


他的身体很冰冷。


他的呼喊,竟让我感到一丝丝的悲伤和苦涩。



我慢慢揭下他眼前的白布,他亦慢慢睁开他的眸。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变得异常璀璨夺目。


他好像意识到了方才自己的失礼,然后松开了手,退后了两步,俯身将手放在胸口,恭敬道:


“…欢迎回来。”


我很好奇他是为什么知道我回来,莫不是乱他们唱歌的声音太大了被他听到了?可他却温柔的揉开我因疑惑而紧皱着的眉头,轻声道:


“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主你回来了。”


继而顿了顿又道:“弟弟们都很想您。这次请在本丸待久一点吧。”

 
 
 
 
 
[鹤丸] 
 
 
与一期一振叙完旧时,他就去忙内番了。我走到院子的拐角处时,猝不及防忽然被一个白色的身影抱起,飞至房顶。 
 
 
我本来快要尖叫出声,看到身侧的人是鹤丸,便放心的松了口气,并毫不客气地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鹤丸爽朗地笑了起来,而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却掺杂着奇怪的情愫。我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看到他的眼神却又咽了下去,再想说话时,却又忘了自己方才想要说什么,最后只得对着他灿烂地笑道: 
 
 
“我回来了。” 
 
 
他有些无力地将头垂在我的肩上,不像以往有活力,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倒在我的怀里享受地晒着太阳,被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腰。 
 
 
他猛的坐起来,却一不小心将我压在身下。这种奇妙的体位令我感到万分羞耻,在我踹了一脚他的腿部时他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咳了两声,起身从袖中取出一个月见团子递给我,神情微妙的有些变扭道: 
 
 
“我和光坊学的,你试试吧。” 
 
 
 
 
 
[长谷部] 
 
 
来到书房,正在专心致志地批改公文的长谷部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到来。我蹑手蹑脚绕到他的身后,本想吓吓他,用力拍了拍他的背,却没想到他竟扯着我的手,轻而易举地将我拉到他的怀里。 
 
 
我坐在他的怀中,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而他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似乎有些意外我会出现在这里。待回过神来,他慌忙起身给我让位,有些不自在道: 
 
 
“欢迎回来。” 
 
 

我轻轻“嗯”了一声,挠了挠头不知该说什么。


而他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递给我一堆由小册子堆成的小山,为我一本一本介绍:“这是本丸一个多月以来的支出与收入,这是本丸的内番以及内番完成情况,这是本丸的出征记录,这是………”


我连忙打断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乐呵呵地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长谷部处理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好啦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拔腿就逃,他却还未从我拥抱的温暖中反应过来,呆滞在原地一动不动。





[光忠]


我转身去往厨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只见光忠背对着我正忙碌着准备今晚的大餐。他见我来了只是微微一怔,随后笑着递给我一大盘刚做好的月见团子。


回到本丸时的我已饥肠辘辘,只吃了鹤丸给我的一个月见团子,现在又饿了。见到这么一大盘令人食欲大开的月见团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挽起袖子开始狼吞虎咽。


光忠静静地坐在我身边,为我倒着饮料提醒我慢慢吃,等会儿还有很多菜。他话音刚落,我便被糯米噎住,咳嗽不止。他愣了一下,赶忙拍着我的背让我缓气。


缓过来时,我懒得管是谁的杯子,慌张地随手拿起喝下一大杯饮料平静一下心情。我感激地握住光忠的一只手,看着咪酱温柔的眼神,竟忍不住对他倾诉起自己在现世受得委屈——比如说伙食不如本丸。


他却笑着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认真的一字一句对我道:


“回来就好。”


评论 ( 26 )
热度 ( 204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