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刀剑乱舞乙女向] 当审神者要回到现世时

当审神者要回到现世时。


3000+字


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更


◆内含一期 小狐 长谷部 鹤球 光忠 药研/藤四郎们 三日月/莺丸/石切丸/小乌丸


[一期一振]



“我可能要回去现世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平静地说完这句话后,脸上原本挂着淡淡的微笑的一期一振笑容却渐渐僵在嘴角,最后嘴角抿成一条线,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风轻轻吹来,他身上的金色流苏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看到他的神情有些难受,于是缓缓张开双臂,猝不及防地扑向他温暖的怀抱。他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我,金色的眸闪了闪,仍是不语,双手也依旧放在身侧一动不动。



我将头埋在他的颈间,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他的脸颊,在他耳畔呢喃着:



“一期……抱抱我吧。”



他听到我这句话后瞳孔猛地一缩,呼吸一窒。沉吟了一会儿,如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他轻声道:“……好。”



说罢,他放在身侧的双手突然搂紧我的腰,仿佛要将我的身子嵌入他身上,仿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松手让我离开。



“……记得回来,就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然弟弟们会很想你的。”



嗯,我知道你会更想我的。



我抱着他,在心中暗暗想着。





[小狐丸]



我坐在他的身后,手里拿着小狐丸专用的梳子为他轻轻梳着雪白的毛发。他舒服惬意地眯了眯眼,空气十分安静,静到只剩下梳发的声音。我机械地梳着,手指轻轻穿过他的头发,他忽然转身抱紧我。



“要回到现世吗?我听说了哦。”



我应了一声,将手中的梳子放在地上。



他温柔地咬上我的脖子,空气弥漫着血腥味。我吃痛地叫了一声,歪了歪脖子,他皱了下眉,又伸出舌舔舐着伤口。



他看着我无动于衷地伸着脖子任他啃咬、任他舔舐的样子,突然松了口,我听到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捧起我的脸,一字一句认真道:



“早点回来。”顿了顿,他又道,“需要我公主抱吗?”



“不用了——啊,我说了不用啦你快放我下来!”



“不会把你摔伤的哦。”





[长谷部]



“嗯,主上离开的日子,我一定会照顾好本丸的,请放心吧。”



他认真地看着我,眼神坚定道。我无奈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理所当然地笑着说道:“因为是长谷部所以我才会放心啊。”



他点点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好像转念一想,咽下自己的满腔思念。



我咬了咬唇,看着书桌上堆成小山的公文,抱歉地看了一眼长谷部。他却猛地抱紧我的身体,吓得我身体微微一颤,想要挣脱开束缚。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抚着我,声音里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对我温和道:



“让我抱一抱,就好。”



我闻言,不再动弹,乖乖应了一声“嗯”,任他抱住我。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对我道:



“请务必平安回来。”





[光忠]



进了厨房,就看到光忠在忙碌地准备食材。我感到有些遗憾,毕竟我今晚就要出发,一想到在现世是吃不到光忠那样好的手艺就十分心塞,真是残念。



光忠转身的时候才发现站在门口半个小时都没出声,只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的我,然后哑然失笑,招呼我过来吃他刚做好的甜点。



我一边抱怨着自己已经很胖了,一边吃下了两三个的奶油泡芙小蛋糕,将嘴里塞满后嘟嘟嚷嚷含糊地喊着好吃。他忍不住笑了一声,我瞪他一眼后他才正色着俯身,取来一张纸巾为我擦着嘴角的奶油屑。



“主上明天就要走了吧?那我多做一点,明天给主上带去现世吃好了。”他笑道,又转身去做泡芙了,“主上放心的去吧,本丸有我和长谷部在。”



于是,他就这样,直到最后都还将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





[鹤丸]



出了厨房,我原本想去藤四郎的房间,半路上却遇到了大中午不睡觉出来吓我的鹤丸。他还是一袭白,金色的链子在太阳下晃的我有些眼睛疼。



“哟,吓到了吗?”



我嫌弃地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否认着。不得不说,他一两次这样说不定还会吓到人,但是每次都以这种方式出场,太让人习以为常了。



他却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转移话题:“小姑娘要离开了吗?哈哈哈,今后就没人陪我研究新的吓人方法了。”



我斜眼看他,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不舍,然后意思意思地张开双臂。他挑了挑眉,搂紧我的腰身,轻松一跃就带我飞上了楼顶。他轻轻将我放在房顶上,我皱眉碎碎念着骂他:



“臭鸟!太阳这么大你还把我抱上来?!”



“呀,抱歉抱歉。只是我想与小姑娘单独待一会儿嘛。”



“……算了,那就勉强原谅你了。”





[藤四郎们]



夏天下午本丸很少出阵,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我舍不得让他们顶着太阳去砍杀敌人。即使现在已经是初秋,天气仍然炎热得让人难受。



我与鹤丸经过谈天说地的一番后,他将我抱下了房,我去了藤四郎们的房间。



我原以为粟田口家的小短裤们已经睡了,但是没想到,仅仅是站在门口,都能听到鲶尾与乱打闹着以及前田与退劝架的声音。



推开门进入后,室内却是一派和平。小短裤们纷纷拥上来可怜巴巴地劝我不要离开,看着退几近哭出来的样子,我心疼万分地揉揉他的头发,轻声安慰。



“就是主上不在,我也会帮主上省钱的!”博多握起拳头一脸坚定地对我说道,我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



最角落的骨喰一脸淡定地看着被小短刀围住的我,沉默不语。好不容易,安慰好了小短刀们,我走到骨喰面前,蹲下身去看他:



“我要走了喔,骨喰没有想和我说的吗?”



他撇过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转过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在自身时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放心去好了。不会让鲶尾玩马粪的。”



我捂住肚子蹲下忍不住大笑起来,鲶尾皱眉嘟嚷着:“我才不会做那种事。”





[药研]



药研并没有和其他藤四郎待在一起,听平野说是去药房调药去了。我一边迷惑地想着他大中午不睡觉去药房干什么,一边朝药房走去。



原本药房是一间废弃的仓库,后来因为药研来了,他调制的药实在是太多,因此我将那间仓库赠与他,大家当做是他的私人空间了。



还没走进药房,扑鼻而来的就是浓浓的药味。我捏住鼻子皱了皱眉,进了药房。果不其然,药研又在调制药了。他见我来了,递给我一个口罩。换上口罩后呼吸便顺畅多了,我凑到他身边,好奇地问他这些都是什么药。



“大将不是要回去现世了吗,我担心你生病,趁着还有时间多做些药给大将带去。”他冲我微微一笑,我险些失血过多。他认真的为我讲这些药的作用,我听的头有些晕,抱怨太多了。



“嗯……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在纸上写下功效的。”



我扑到他的怀里,撒娇道:“药药最好了。”



他沉默地盯了我一会儿,我竟在他的身上看到一期一振的影子。最后他只是揉了揉我的头发,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



“我没有办法陪大将一起去现世,所以请大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三日月/莺丸/石切丸/小乌丸]



“哦呀,小姑娘要走了么?”是三日月的声音。



药房左拐的庭院,是老年人聚集地。三日月、莺丸、石切以及小乌丸都在那里惬意地晒着阳光喝着茶,偷着懒,老年生活真是令我十分羡慕嫉妒恨。



我应了一声,也坐了下来,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喝。



“嗯……我这里有上好的茶叶,还未拆开,大包平也没有喝过这种茶,主上如果要的话就带去吧。”



说着,莺丸递来一大包茶叶,我撇了撇嘴,嘟嚷着我都要离开了喝茶丸居然还念叨着大包平,有些吃醋的接下。莺丸笑了笑,然后被我恶毒地赶去做内番。



“哈哈哈,我没有什么好送的,给小姑娘一个流苏吧。”



三日月费劲地取下了自己身上最大的一个金色流苏,然后递给我。我开心地接过,带在自己身上,在风里一摇一晃的,闪着金光,真是好看。



“嘛,人也好,刀也罢,大就是好,对吧?哈哈哈。”



石切丸关心地问道:“主上需要我来为您祛除身上的厄运吗?”



“好的!”我兴致勃勃道,“请让我每次考试都得到满意的分数吧!”



石切丸汗颜。



而轮到小祖宗的时候,他却认真地看着我,放下手中的瓷茶杯,语重心长地送了我一句话: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父上大人,我知道了……


评论 ( 46 )
热度 ( 349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