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俱利婶] 与大俱利伽罗的温馨五题。

与大俱利伽罗的温馨五题。


◆答应绫奈小姐姐 @神楽坂綾奈 的大俱利!顺便疯狂表白温柔的绫奈,为绫奈打call!



◆希望小姐姐不嫌弃(;д;)



◆梗源网



1.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审神者带着大俱利来到了现世。



现世的夏天实在是太热了,与本丸四季常春的气候截然不同。审神者为他买了一副墨镜,穿着黑色休闲短裤,手露俱利伽罗龙王的大俱利伽罗身上散发的一种“谁都不要靠近我”的气息活似黑社会,就连不相识的路人都会退避三舍绕路走。



审神者却丝毫不在意,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同他有说有笑。她与近侍随意进了一家店中,点了几份现世的食物。最先上来的是一杯可乐,审神者顺手摇了摇,杯中发出冰块碰撞产生的清脆的声响。



她插了两根吸管,放到自己面前猛吸两口,冰到享受地眯起了眼睛。正当她觉得还是不过瘾,想喝第三口时,手中的可乐却被对方抢走。



审神者不满地看着他,想要抢回来。而他却面无表情地抬高手中的可乐,说道:



“这是我的。”



“不要,这么大杯,你肯定喝不完。我和你一起喝才不会浪费。”审神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然后趁近侍不注意时,站起来俯身一把从他的手中抢了回来,心满意足地继续喝着可乐。



为了避免打架,两人协议将杯子放在中间。



香脆的油炸食品上了。二人在吃东西干渴时皆是顺手拿起放在中间的可乐,也毫不在意哪根是对方的,直接喝了起来开喝。



直到最后,两个人早已分不清哪根吸管是自己的了。





2.撩起刘海后落在额上的亲吻。


审神者发烧了。



因为刀剑男士从未发烧过,因此药研没有退烧药,审神者只得去现世的医院中治病。原本她安排近侍和光忠在她不在的时候一起照顾好本丸,然而大俱利伽罗还是放心不下,看着脸色愈来愈白的审神者,跟了上去。



审神者的头烫得不行,虚弱地坐在医院中打点滴。近侍一脸担忧地站在旁边,紧蹙眉头。审神者扯了扯嘴角,对他露出了一个苍白而无力的微笑,让他放心。



他却微微俯身,弯腰凑到她面前,将她厚重的刘海撩起,轻轻在滚烫的额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审神者呼吸突然一窒,清楚地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担忧:



“……快点好起来,笨蛋。”



他说。





3.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大俱利伽罗作为第一部队队长经常出阵,每次回来的小伤也是小事。今天,审神者一如既往地坐在本丸的门口发着呆等待近侍回来,不过这次,她却看到身上满是伤痕重伤的大俱利伽罗带着其他中伤的队员回来。



她怔了一下,看着身上血迹斑斑的近侍,心中莫名涌起一股苦涩,赶忙招呼药研快准备手入,然后紧紧拉着大俱利伽罗的手,拖着他进了手入室。



审神者一看到他的伤口就火大,忍不住冲他吼道:



“你到底怎么回事?平时小伤还好,这次这么严重。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实在打不过就回来,为什么要硬撑?!”



吼着吼着,自己的嗓子却突然干哑,气势顿时灭了一大半。她微微带着哭腔骂他。要不是他还身负重伤,审神者还想打死眼前这个令人恼火的付丧神。



她实在心疼他,眼泪也不争气地吧嗒吧嗒掉下来,打湿了地上的榻榻米。大俱利伽罗一直静静地在一旁任由她为自己手入,一言不发。见她哭了,这才有些慌了,手轻轻覆上你的双眼:



“…不用担心,我没事。”



审神者听到他这句话,心中的火气变愈来愈大。她恼怒地拉开近侍的手,轻轻戳了戳他的一处伤口,生气道:“你这叫没事?大俱利伽罗,你今天晚上不用进我房间了,等你伤养好再说。”



他突然笑了起来,审神者猛地抬头瞪着眸中满是笑意的他,竟忍不住心软了一下。她自然知道大俱利伽罗是不可能听她方才的那句话,但是却又心虚嚷嚷着:



“你还笑?好了,你这辈子也别想进来了。”



说罢,她收拾了一下工具,正准备起身离开时,他却一把拉住审神者白皙的手腕,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将她拉入怀中。



审神者惊叫起来,刚想锤他胸口,但看着他身上满是绷带,实在狠不下心,只是掐了一下他的腰,然后收手骂他:



“大俱利伽罗,你不要命了?”



“命又如何?我只要你。”



近侍紧紧抱住她,将下巴抵在审神者的头上轻轻蹭着,说着不符合他性格以及人设的情话。审神者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4.翻看旧时的相册


审神者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本相册,坐在大俱利伽罗的怀中翻看着。大俱利伽罗仍然凭借身高的优势,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低眸看着相册。



“这是我们去现世玩的时候拍的照片!”



“这是你和光忠学煮饭的照片!”



“这是我和你第一张的情侣照!”



小姑娘在他怀中指着一张张照片,兴奋地喋喋不休念叨着。她的眼中闪着最耀眼的光,或者说,这仅仅是在黑暗中迷茫的大俱利伽罗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



大俱利伽罗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审神者停下了话,转头想问他怎么了。刚开口没说几个字,近侍却又突然抬起头,顺便堵上了审神者的嘴。



每一张相片背后的故事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本相册记录了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最后相守,直到永恒。





5.睡着的他与猫。


本丸出现的小野猫越来越多了,审神者决定每位付丧神都领养一只小猫。大俱利伽罗站在一堆猫群中,面无表情地选了一只棕毛的猫。



虽然大俱利伽罗不善于交际,但是他却对猫意外的细心呵护,宛如一位父亲。审神者每次看着他倒猫粮时的温柔,都会忍不住想着自己与他有了孩子后,他照顾孩子的场景。



一个温暖的午后,审神者轻轻进了他的房间,刚想带他去自己的房间看她选的小白猫,却发现大俱利伽罗随意地睡在榻榻米上,还有一只安心地睡在主人肚皮上的猫。即使睡着了,大俱利伽罗仍不忘用手护住肚子上的猫。



午后阳光柔和地照在他们身上,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这个温馨的场景令审神者忍俊不禁,她拍了下来,小心地放进那本相册中,顺便还在那一页写下十个字:



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评论 ( 42 )
热度 ( 59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