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鹤婶] 喜欢你。

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这是给我们邪魅狂狷,36d,智商高达250的霸道总裁叽的生贺。恭喜我叽又老了一岁长大啦,希望她能够一直一直开开心心的。



夜已经很深了。



白色头发的付丧神轻轻拉开日式的纸糊拉门,伴着本丸中小野猫的叫声慢慢走了进去。关上门的下一秒,室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寂静。



往常此时,审神者应当叽叽喳喳地迎上去同他开玩笑,而现在,墨色长发的审神者随意躺在榻榻米上,四肢摆成一个“大”字,在少女的脚边是被踢开的薄被。



鹤丸轻手轻脚无奈地朝她走去。微微俯下身子,将审神者的四肢摆好。可没过多久,她便又是方才那副样子。他看着审神者沉浸梦中蹙着眉头嘟着嘴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他缓缓走到审神者身侧,躺下,从背后抱紧她,盖好了被子。他的一只手与审神者十指紧扣着,仿佛至此就再也不松开。付丧神的手心是滚烫的,给少女传达热量,让原本在噩梦中的少女却似乎在瞬间从地狱来到了天堂,获得无限的安全感。



少女翻了个身子,薄唇轻轻略过付丧神的脸颊,鹤丸白皙的脸在刹那间红了起来。



可恶…为什么会被人类女孩调戏到了?



他这样红着脸想着,又想恶作剧一般捏一捏审神者的鼻梁。可正当他伸出手时,少女却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一声梦话,让他猛地一惊,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志木。”



………………



………………



……啊啊。



……这个名字,无论怎么听,都像是男人的名字吧?



他金色的眸中突然暗淡了下来,垂下眼帘,却难以掩盖住他此时的怒意。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那么平时与自己那样暧昧不清的举动,又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是她的玩笑吧?



原来他啊,至始至终,一直都被她玩弄着……



近侍苦笑低眸去看缩在自己温暖的怀抱中的那只小小的审神者,瞥见少女美好的睡颜,心中的怒意却立马全无。他紧紧搂住少女,抱住少女的脊背,生怕是失去审神者。



即使她喜欢别人,即使她玩弄自己,无论如何,他都心甘情愿。



只要她能够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他什么都可以做到。



似乎是近侍的力道太重了,吵醒在美梦中的少女。审神者缓缓睁开眼,眼前是白色的付丧神她毫不意外,也并无生气,只是一头钻进他的怀中撒娇:



“鹤……”



鹤丸的瞳孔猛地一缩,呼吸微微一窒。少女在用因为刚睡醒柔软糯糯的声音在唤着他的名字。他还能如何?他只好苦笑着搂紧她,安慰道:



“已经很晚了,睡吧。”



审神者钻了出来,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瞪着付丧神:



“鹤球,你是不是不高兴?”



她醒来时明明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自家近侍眼底那抹嫉妒与怒意。如果不是因为他生气了,她才不会被吵醒还好脾气地笑嘻嘻叫他的名字。



“没有。”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将少女塞进被窝中。



“就是有。”



“没有。”



“就有。”



“快睡觉。”



少女生气地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以主人的身份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付丧神。付丧神十分苦恼,让她躺下。可她即使是听话地躺下,却仍然不闭眼,依旧睁着大眼睛瞪他。



他忽然开口:“主上平时念叨小狐丸殿就罢了,为什么…明明我在身边,却在睡梦中喊别的男人的名字?哈哈哈,主上果然仅仅只是把我当做一把刃、一个付丧神啊。”



到最后,他竟自顾自嘲讽地笑了起来。



“主上睡吧,不用在意这件事。”



末了,他轻飘飘地加上了这一句。



“……啊?”



少女突然一脸懵逼,黑人问号脸看着自家近侍。他显然是十分在意,语气满满的醋意,



“等等……鹤球,你说清楚,我喊谁的名字了?”



付丧神抬眸看了少女一眼,



“志木。”



“志木…是谁?”



少女绞尽脑汁努力地在脑海中寻找名为“志木”的那个人,可最后,却并未找到,只得无奈地反问他。



“……啊,没事的,哈哈哈。睡吧。”他一副释然的样子。



如果审神者不想说,他压根就不会强求她。



“しき(志木)……”她还在不停地念叨着这两个音。



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一丁点记忆?



“……すき(喜欢)?”她突然灵光一闪,问道。



鹤丸国永缓缓睁开眸子去看少女。金色的眸在黑夜中仿佛在闪闪发光着,他张了张嘴,却又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闭上。



“抱歉啊鹤丸,我印象中是真的不记得有「志木」这个人。不过,可能我在梦中对你说的是「喜欢」。”



“……啊啊。”他听到结果后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像是一只白鹤划过湛蓝的天空一般爽朗,“结果无论怎样,都请您先睡觉吧。”他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少女其实心里很清楚,他是真的松了口气。



审神者也笑了笑,虽然她很气就因为他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就把她吵醒,但是果然现在太累了。少女从来都抵抗不了近侍温暖的怀抱,窝在他的怀中睡去。



他轻轻吻了吻审神者的发顶,笑得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喜欢你)。”


评论 ( 33 )
热度 ( 122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