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一期婶] 关系(上)

关系(上)


周泽楷线be 一期线开启

◆自己家的婶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长达二六年的梦。



梦里有我的曾经,有本丸,有一期,还有…一个人。但是,我想不起来。



他好像长的很好看,是很耐看的类型,越看越好看。他似乎有一双深邃的眸,有傲挺的鼻梁,有殷红的薄唇。在梦里,他总是看着我,对我笑。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或许是他出现在我梦中太多次,虽然我疑惑,但是并不清楚他的身份。导致最后至于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也不愿再去追究。



那年,我七岁。



原本已经失去父母流浪在街头的我,被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带到了异世界中。他说他叫“辉”,我因为灵力太过强大,被政府选为审神者,并让我在四把刀中选一把作为初始刀。



我选择了在我认为比较好看的刀纹的那把刀。接下来,辉开始教我召唤付丧神,我依葫画瓢地学着他默念咒语,然后用灵力将纸片人附在刀的身上。下一秒,一束强大的光让我忍不住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眼,我看到了一位温柔而风雅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轻轻蹲下看着我,对我说道:“我是歌仙兼定……”



我被他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眼泪打断了他的台词,让辉与本想风雅地出场的歌仙有些无所适从。



但是一旦与他混熟后,我便再也不怕他,总是撒着娇让正在洗被子的歌仙给我举高高或者是抱抱。每每此时,他都会将手上的水渍擦干净再给我一个温暖的抱抱,下一秒又将我高高举起。



隔壁家的审神者遥也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好,我认为,她的笑容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温柔的,我从未再见过比她更温柔的审神者了。只是她家的清光,为什么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呢?



年幼的我无聊地坐在庭院中,懒散地晒着午后足够温暖的阳光,翻开手中厚厚一大本的刀帐本。风轻轻地帮我翻了一页,我眼睛一亮,看到了他。



他有着一头水蓝色的短发,穿着出阵服,戴着白色手套。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无论怎样,他的脸上永远带着就像是处事不惊的长辈才会拥有的笑容。啊对了,还有那一双金色璀璨的眸。



我看着他,忍不住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抚过他的脸,以及他的名字。



一期一振。



好想玩他斗篷上的金色流苏以及太刀上紫色的珠子。我趴在地上,手着托腮想着。于是我来到了锻刀房,连续好几次,都未将他锻出。不过,倒是锻出了许多他的弟弟。



他的弟弟们很喜欢我,总是和我一起玩,每次在他们偶尔念叨着一期一振的时候,我就会特别愧疚自己没能将他们的哥哥带回本丸。但是无论我换多少个近侍,永远都锻不出他。



我总想着,是不是我将他的弟弟们都集齐了,他就会来了。于是,我花了一年多将他的弟弟们陆陆续续集齐。可是这一切,至始至终都不过是我的幻想罢了。



直至某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坐在锻刀房中打着呵欠,连连的困意促使我随手投了资源便开始锻刀。又是一个三小时二十分。我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去睡觉。



醒来后,我习惯性地走进了锻刀房中。而此时,却出现了一道强烈的光。我看着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呆滞了几秒钟,才缓过神来。他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在看到年幼的我那瞬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他对我笑了一下,然后轻声道:



“不要害怕。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藤……藤四郎。”



这是我反应过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



藤四郎们应声赶到锻刀房中。我看着他们围在付丧神的身边叽叽喳喳地吵着闹着,心中莫名涌上一股醋意。



我也想和一期撒娇。



可是我没有。看着一期一振对着自己家的弟弟露出最最最温柔的笑,我只是走出了锻刀房,回到自己的卧室。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我就那样,静静地抱住曲折着的膝盖,将头埋在双臂中,一声不吭。就这样,我一直保持着这个卑微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我的房门。门外的那个人温雅地问我没事吧,和我说该出来吃饭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谁,不过隔着门,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失真。又过了一会儿,他语气有些急了,下一秒干脆打开了拉门。



“主……?”进入房门后的他,惊讶地看着蜷缩在墙角的我。他缓缓走过去,然后蹲下,看着迟迟不肯抬头的我,关心道,



“主怎么了?不开心的话,请告诉我,让我帮您分担吧。”



他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温柔到我忍不住放下一切尊严与防备。我弱弱地抬起挂着泪痕的小脸去看他。他皱了皱眉,隔着手套白色的布料,为我拭泪。



他耐心地等了我很久,我都没有开口。直到我的肚子非常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的时候,他才又揉了揉我的脑袋,站了起来,微微弯腰对我伸出了手——



“不想说的话不勉强。我们去吃饭吧。”



在我认为,没有什么是吃一顿饭无法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么再睡一觉。



第二天,我不顾初始刀歌仙说着一期一振不如他风雅的抱怨,将一期一振换为我的近侍。这下他可为难了,不过还好,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与我商量好了,二四六一期一振去给他们讲睡前故事,一三五七他就守着我睡觉。



在本丸刀剑们的呵护下,我慢慢长大。十三岁那年,年幼而天真的我看了从遥那边偷来的言情小说后,突然情窦初开。



我不清楚这种感情是什么滋味,问了遥后,遥只说“会是遇见了有趣的东西与对方分享,有了烦恼却又不愿意与对方分担,怕对方担心自己。无论何时何地都会突然想起对方”。



我听后,望着每天寸步不离我的近侍,我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我一直在思索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近侍,直到某一天,我渐渐意识到自己会对他做出如遥所说的事情。明白心意后,我不知该如何去面对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近侍。



我想着我一定要找个好机会表白。



中秋节的那一天,我支开了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只为了与他共享那一轮明月——虽然当时下雨了,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所谓的明月。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要表白。



在我与他表达自己的心意后,他愣了两秒,突然笑了起来。雨愈下愈大,毫无停下的意思。本丸的小灯笼照亮了他的脸,他嘴角弯弯,眸中含笑说:“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



我想了想,用遥的原话回答他。



他收回笑容,有些严肃又有些正经地看着我,伸手惯性地揉了揉我的头,只是一如既往地温和着说道:



“主,你还太小了。”



说罢,他离开了庭院。



我十分挫败地望着他的背影,在表白被拒绝后的一气之下,一股脑地对着他的背影大喊道:



“我会长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话落的那一秒,他的脚步好像顿了一下,又继续前进。


评论 ( 22 )
热度 ( 73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