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九)

捡到一只审神者(九)



完结篇  感谢厚爱


分为两个结局,食用时注意


◆内含私设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蜂须贺出去买东西了,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准确无误地将清单上的东西带回,但终归是把他支出去了,只留下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天空一碧如洗,白云布满,那一片一片柔软洁白的云朵在空中与风嬉戏。窗外有一棵参天的大树,枝繁叶茂地盛开着,却遮不住盛世的天空,也掩不住少女此时的心情。



清风拂过脸庞,少女看着天空,而周泽楷在边输液边看她。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流逝得很慢很慢,审神者恨不得把每一秒都掰开来度过。明明才过了一两分钟,却又恍若度过了一两个世纪。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吗?



审神者回过头,突然回过头,与他对视。这次她有些意外,周泽楷并未像往日那样一如既往地避开她的目光,而是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



审神者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脸也有些发烫。他却好像一个小孩子做了恶作剧得逞了一般弯了弯嘴角,又转过头去看天空。



“那个……周泽楷。”审神者小心翼翼地唤他,而她得到的却是周泽楷的一声柔而坚定的“嗯”。只要有他的应声,所有的忧虑都会消除。



“就是……”



要说出来了吗?审神者深呼吸,有些不看再去看他。天知道,她现在的脸到底有多红。



他的尾音轻轻上扬,显得万分撩人:“嗯?”



少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抑制不住的怦怦的心跳声。再下一秒,她又听到了自己轻轻地在对他说,



——“周泽楷,我好像很喜欢你。”



她的声音好轻好轻,就像那阵温柔的风。



风突然变得很大,吹起少女耳畔的发丝。他慢慢靠近少女,似乎能感受到她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他轻轻将少女的那一缕发丝,置于耳后。



“我也是。”



当他的声音响起时,风好像又停了,隔壁喧闹的声音也消失不见。审神者的呼吸一窒,心跳也在继续加速着。她的眸中闪着光:“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没有。”周泽楷叹了口气。



她突然十分不争气地又红了脸,转身就跑还嚷嚷着:“蜂须贺怎么还没回来,我去找找他。”



周泽楷看着少女落荒而逃的背影,脸这才骤然红了起来,慌忙用手背挡住自己的脸。



——



果不其然,蜂须贺正与便利店的老板吵架。见他那阵势,似乎欲像对时空溯行军那样拔出刀来一刀一个的样子。审神者刚忙上前劝架,蜂须贺才“哼”了一声,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将刀收回刀鞘中。



蜂须贺刚想开口,但却被审神者制止。审神者无奈地向老板道歉,老板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双手抱臂地回到便利店中。



审神者这才松了口气,蜂须贺终于得以开口,道:“主上,是他先说我是赝品……嗯?主上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说罢,他作势要去探她额头的温度。



审神者立马避开,然后瞪了他一眼:“天气太热而已。二姐你先回到病房里,别再惹事了,我去买东西。”然后她夺过蜂须贺手中的清单兀自离开。



——



审神者低头看着手中的清单,念叨着上头的必需品。她忽然抬头,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她在熟悉不过了。她想要躲开,但却在转身而逃时被那人看到。他快步走向审神者,然后带着一脸不愿的审神者来到了小巷。



他是政府的人,名为“辉”。辉是当年把七岁的审神者带到本丸的人,记忆中的辉,是温柔的,会教她如何锻刀。可是现在,辉却非常不善地看着审神者,严肃的开口:



“奈,你怎么可以为了现世的羁绊而不顾本丸?”



“不是说政府无权干涉审神者在现世的行动吗?”审神者也语气中满是不敬地回他。



辉头疼地看着她:



“你要明白,我们的确是不可以干涉你们的行动,平时让你们到现世叙旧或者是购物我们无权阻止。但是你这样为了男人三番两次地来到现世,已经算是不负责任了,政府有权利撤销你审神者的职位。”



审神者忽然沉默,低头不知该说什么。这是多么惨痛的代价,她不是那种自私的人,她不会为了自己的江湖儿女情长而放弃一整个本丸。



本丸不仅仅是象征着一个她成长的地方,还是她的家,是她唯一的归宿。她怎么可能会放弃自己审神者的职位?



再者,刀剑忤逆政府的下场,遥已经全部告诉她了。一期一振与大家,怎么会就这样甘心地陷入沉眠啊。



“你最好想清楚吧,今日过后再不回到本丸的后果,相信你是很清楚的。”辉叹了口气,显然也不想为难自己曾经带过的小姑娘。在他说完这段话后,自己便慢慢地消失了。



审神者仍然买了清单上列下的东西,然后回到了医院。她刚才去厕所洗了把脸,此时已不像刚才那般失神了,她努力地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进了病房。



病房中,蜂须贺与周泽楷皆面无表情地相视无言。在审神者回来后,周泽楷才回过头对审神者露出一个微笑。



蜂须贺的眼神似乎要将周泽楷生吞了一般凶狠,审神者无语地踮起脚拍了拍蜂须贺的肩膀,让他安心。她将一个巨大的塑料袋中的食物拿出来放到周泽楷的面前,蜂须贺的眼神更狠了。她沉吟了一会儿,又递给蜂须贺一瓶水,蜂须贺收回目光,这才坐下喝水。



审神者坐在病床旁看着他,似乎要将他所有的样子都铭记在心中一般。审神者非常头疼,她刚表白,政府就给她来了这样一出,让她着实难受。



周泽楷正吃着清粥,见审神者一脸伤感,有些好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审神者却无力地看了他一眼,看起了电视。



“我可能要回去了,回去我那边。”审神者忽然回过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拿着勺子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点了点头。



他说:“好。”



审神者终究没有告诉周泽楷,自己有可能再也不回来。她只是说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无法再来到这个世界。她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如果可以,会回来。她还说,说他这次生病是因为他熬夜过度,告诉他熬夜对身体不好,不要熬夜。



周泽楷都一一点头,他笑了:“不要这样,会再见的。”



如果能再见就好了。她想。



——



回到本丸,审神者刚要打开拉门,却被一个人拉开。一期一振有些诧异地看着审神者以及她背后的蜂须贺,突然松了口气。审神者赶忙问他怎么了,一期一振却说今天政府来人,说审神者不称职,要被撤职了。



审神者蹲下挨个抱了抱突然围上来哇哇大哭的小短刀们,有些手忙脚乱地不停安慰着他们,将从现世带回来的礼物送给他们。长谷部也快哭了,紧紧抱着审神者不撒手,最后还是一期一振将他从审神者身上拉开。一期一振对她说:



“欢迎回来,主。”



小短刀们齐声:“欢迎回来,主上!”



本丸一如既往的温暖,但是自己一闭眼,就会想到那个人。她时常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小说中的相思病,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却很少再有了。



大概也只有在夜深人静失眠的时候,只剩她一人,独自在被窝中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地想起那个人的脸庞,以及他们的初见是多么尴尬。



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也不愿吵醒在门外小憩的一期一振,自己又独自带着这份感情沉沉睡去。



——



三年后。



又是一个三年,这三年,她将本丸打理得十分好,也得了许多个“优秀审神者”的年终奖。即使那份思念似乎不再像当年那般强烈,但是审神者仍然向政府提出了要回到现世一趟的要求。她的努力与成长政府是看在眼里的,于是政府只好同意。



三年来,审神者的灵力已经强了许多。一年前政府改了新政策,以后穿越到现世和回到异世界的时候可以不用使用那面镜子,只需要动用体内一部分灵力就可以。



虽然许多审神者使用后并没有副作用,不过政府表示,这不代表不会出什么差错。



审神者动用了灵力,再次睁眼,已然回到了当年最初的那个小巷中。她走出了小巷,S市一直都是那样繁华。不过这次,她却再也没有碰见他。



她打算随心所欲地走走,却又莫名来到了一家奶茶店旁。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她买了一杯冷饮,坐在店中喝着消暑。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企图能够找到什么。她本来打算抱着无功而返的心态回去本丸,但此时,她手中的冷饮险些被打翻,眼前一亮。



找到了……



他在距离奶茶店的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乘凉,但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让她微微有些失神。树离奶茶店很近,近到审神者可以看清楚那个女孩的样子。



啊,那个女孩也很好看呢。



红嫩的薄唇,精致的鼻梁,好看的眼睛,以及细长的柳叶眉,她美得不可方物。女孩穿着白色的吊带裙坐在周泽楷的身旁,他们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一般,让人好生羡慕。



而周泽楷,是那样温柔地看着她,就好像当年,他也是那样看着自己的。审神者似乎能看出,周泽楷是真心喜欢那个女孩的。



虽然她来到现世只是为了了却自己多年来的心结,但是她已经将本丸的一切都打点好了,哪怕,只要周泽楷看着她的眸子,对她坚定地说一声“在一起吧”,她或许还有可能义无反顾地抛弃本丸与他私奔。不过事到如今,现在才说这些话,一切皆是自己在矫情做作罢了。



她生的那样好看,不施粉黛就可以做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境界,周泽楷喜欢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此时,女孩好像在和周泽楷说什么,然后她起身进了奶茶店,捧着一杯奶茶出来。走时,她似乎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靠窗装作若无其事的奈,加快了脚步。回到周泽楷的身边,又与他说了什么,两人共同离开。



终于……终于能够安心回去了。



不过……



不过她的那双眼睛,总觉得有些熟悉。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审神者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她在心中默默祝福他能够幸福。



或许他与她,都遇上了对的人,但是都不在恰好的时间。所以最后,就当是在对方的人生中路过好了。



她只需要在他们擦肩而过时,轻轻地道一声珍重,在心中默默祝福他幸福,看着他一切安好,就好。即使那声祝福不太真挚,隐约有些不甘心,但是现在,还是要放手的。



回到本丸后,审神者才想起了那双眼睛是曾在哪里见过。在一次梳妆时,她认认真真地打量起了自己的眼睛,恍惚间,觉得自己的眼睛与照片上那个女孩的十分像。她又想起了在现世看到的那个姑娘,想起了周泽楷每一次与她对视的时候不自然避开的样子,她似乎全部明白了。三个人的眼睛是那样的相似,但是眸中的情感却又截然不同。



原来自己与现世遇见的那个女孩,都不过是照片里的她的替身。



而后,审神者大病一场,她在梦中饱受折磨,醒来后宛若脱胎换骨,成为另一个人。忘却了一切关于周泽楷的记忆后,她再也没有那些多余的情感。



不,不该说是忘却。



她隐隐约约还会记得一点,每次都会在梦中看到那个黑影。她知道他对她很温柔,很好,会收留她照顾她,但是无论如何,她都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就这样,他们从相遇到诀别,最后各自安好。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以上周泽楷线坏结局,一期线于番外开启)










(以下周泽楷线好结局,与上文有些许重复,一期线关闭)



审神者低头看着手中的清单,念叨着上头的必需品。她忽然抬头,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她在熟悉不过了。她想要躲开,但却在转身而逃时被那人看到。他快步走向审神者,然后带着一脸不愿的审神者来到了小巷。



他是政府的人,名为“辉”。辉是当年把七岁的审神者带到本丸的人,记忆中的辉,是温柔的,会教她如何锻刀。可是现在,辉却非常不善地看着审神者,严肃的开口:



“奈,你怎么可以为了现世的羁绊而不顾本丸?”



“不是说政府无权干涉审神者在现世的行动吗?”审神者也语气中满是不敬地回他。



辉头疼地看着她:



“你要明白,我们的确是不可以干涉你们的行动,平时让你们到现世叙旧或者是购物我们无权阻止。但是你这样为了男人三番两次地来到现世,已经算是不负责任了,政府有权利撤销你审神者的职位。”



审神者忽然沉默,低头不知该说什么。本丸与以及的江湖儿女情长,她该如何抉择?一边是她成长的地方,另外一边或许是她最后的归宿。



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审神者深呼吸,鼓起勇气抬头对辉道:



“辉,自我七岁起,我就来到那个异世界。我被封闭在那个空间中,被你们逼迫当着审神者。除了那些刀剑,我一无所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已经受够了。现世给我带来的温暖远远比那里给我带来的感触要多的多,我想,如果真的让我来选择,我宁愿放弃所有,也想要呆在现世。”



“你确定吗?”辉皱着眉,看着已经坚决的做出决定了的审神者,“这样,你将不仅仅失去审神者的职位,你还会失去你在异世界的一切。即使是这样,你也会选择在现世?”



审神者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你最好想清楚吧,今日过后再不回到本丸的后果,相信你是很清楚的。”辉叹了口气,显然也不想为难自己曾经带过的小姑娘。在他说完这段话后,自己便慢慢地消失了。



——



审神者仍然买了清单上列下的东西,回到医院已然是晚上。她刚才去厕所洗了把脸,此时已不像刚才那般失神了,她努力地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进了病房。



病房中,蜂须贺与周泽楷皆面无表情地相视无言。在审神者回来后,周泽楷才回过头对审神者露出一个微笑。



蜂须贺的眼神似乎要将周泽楷生吞了一般凶狠,审神者无语地踮起脚拍了拍蜂须贺的肩膀,让他安心。她将一个巨大的塑料袋中的食物拿出来放到周泽楷的面前,蜂须贺的眼神更狠了。她沉吟了一会儿,又递给蜂须贺一瓶水,蜂须贺收回目光,这才坐下喝水。



蜂须贺拉着审神者走出了病房,两人站在走廊,蜂须贺先打破了积淀已久的寂静。他突然道:



“主上,是不是政府的人找你了?”



审神者心中猛地一惊,心想再也瞒不住他们了,只好点了点头。蜂须贺摸了摸她的头,“嗯,我能感受到我体内灵力在流逝,过不了一天我就会变回本体了,估计本丸里的短刀已经变回去了吧。”



“你们会有更好的主人的,是我……是我不称职。”审神者痛苦地捂住了头,灵力在不断消失,蜂须贺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轻。



“不怪主上哦。”蜂须贺笑了,“主上是很温柔的人,大家都会这么想的。不过这既然是主上做出的决定,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泪突然溢满她的眼眶,她低头哭泣着,晶莹的泪珠划过了她的脸颊,她哽咽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蜂须贺叹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不要再说对不起了。我没关系的,只是一期殿,会很难过吧?啊啊……不要哭了,我也会很难过的。”



审神者用双手挡住脸,不停地用袖子擦着眼泪。蜂须贺抓住了她的手腕,弯腰轻轻地用纸张帮她擦着,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红肿的眼眶:“我们不在了,主上要照顾好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要消失了……这下,世上的赝品会更加……猖狂了……”下一秒,蜂须贺变回了本体。而本体又化作一团灰,消失不见。



本丸中,三日月仍然气定神闲地喝着茶。一期一振慌乱地找到了他,忙问自己的弟弟怎么都消失了。



三日月看了他一眼,又望天苦笑了一声:“是主上啊……主上,选择了放弃审神者的职位。我们要变回本体了呢,一期殿真不容易啊。”



一期一振有些恍惚地后退了两步,心中忽然传来一阵揪疼。他猛地捂住了胸口,喘着大气,头上也冒出了大豆般的汗珠。他金色的眸中有些暗淡失神,口中不停地喃喃着:



“怎么会……她怎么会那样……”



他仍然是不肯相信,昔日温柔善良而强大的小姑娘,会做出这种事。



长谷部缓缓闭眸,不愿沉眠过去。他动用全身所剩无几的灵力,努力想要抵抗政府。可是最后辉却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他变为本体。



一期一振将刀拔出,插在地上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他愤恨地看着辉,欲将刀举起朝他挥去。辉轻而易举地躲过了一期一振,付丧神清楚地听见了他在对自己说着:“你想要被刀解吗?”



他全身最后一点儿灵力都被抽走,无力地坚持抵抗,直到化为本体,他才喃喃地说了一句:“又要回到…那火焰之中了吗…?”



遥家的鹤丸首先发现了隔壁本丸的不对劲,忙回去告诉遥。遥慌忙赶过去,却发现隔壁本丸此时已然空无一人,她无力地看着隔壁本丸缓缓消失,到最后变成了一片荒地。



加州清光扶着她回去。遥抱住了清光,泪流不止:



“奈…她还是选择了离开啊。”



——



待在现世的第二个月,少女已然完全失去灵力,与别人交流也只能靠着自己蹩脚的汉语。周泽楷病好后得知了关于少女的一切经历,而后抱住了少女柔软的身躯。



少女已将自己所有的信任给了在现世中唯一认识的人。



她问道:“你会收留我吗?”



周泽楷温柔地看着她,耳根微红,但却坚定着毫不犹豫道:



“会。”



她得知了关于周泽楷的一切。周泽楷自幼活在哥哥的阴影里,只因为他与妹妹是父亲与出身卑微的母亲的一次意外。父亲对外声称,自己与妹妹是别人家寄养的孩子。而哥哥是父亲的正妻生下的,他是光芒万丈,而周泽楷却永远都是那样渺小。家产全给哥哥继承了,而自己走投无路只好去当了电竞选手。



正当周泽楷慢慢火起来时,妹妹却生了一场大病。他努力接广告,为妹妹挣医药费。他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妹妹,因而后来有一个眼睛与妹妹十分相似的女孩来对他告白时,他愣了出神,同意了。



不过那个女孩的性格却与妹妹完全不一样,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在分手的一个月后,他又遇见了奈。而奈也拥有一双与妹妹相似的眼睛,年龄也与妹妹相仿。他出于私心,同意了奈的请求。



他不敢对上奈的双眼,他怕把奈当做自己的妹妹。一开始,他确实是将奈当做妹妹的替身,对她千万般好。但后来,他却慢慢发现了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姑娘。



周泽楷带她去见了妹妹。红嫩的薄唇,精致的鼻梁,好看的眼睛,以及细长的柳叶眉,她美得不可方物。她的脸是病态白的,像一位娇弱的林黛玉,躺在病床上。



妹妹对奈温柔一笑,然后与她打招呼。奈完全被周泽楷家的基因折服了,就连妹妹,也是那样好看。



至此,一切谜团解开。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们在这个现世结婚、生子。



又过了很久很久,他们的孩子都已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们相知,相识,相爱,相守,直至永恒。











花了十天的时间(17.7.22-17.8.1),终于将这篇连载写完。这篇算是中篇,共计31899字。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是总归是把它完洁了,感谢大家。


这篇分为两个结局,走一期线、周泽楷be线可以看第一个结局,走周泽楷he线可以看第二个结局。建议是两个一起看,这样周泽楷be线中的谜团就可以解开啦。




走周泽楷he线的姑娘们就到此为止了,而走一期线的姑娘们,番外继承be线继续往下写一期线!




关于结局,我个人是比较喜欢be线。因为我觉得奈是个温柔而强大的姑娘,不会为了那些江湖儿女情长而放弃了整个本丸。he线中,奈为了周泽楷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不过周泽楷从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无条件地相信奈,而是到奈说平行世界时,他开始慢慢相信她。奈对他告白时,他还有些挫败地想着怎么被她抢先。而两个人虽然是像高中生一般的恋爱,但是骨子里都是有那种成年人的成熟。




因为当时有姑娘想看he,所以特意改了另一版本的结局,那么,请走一期线的姑娘们敬请期待番外吧!


评论 ( 21 )
热度 ( 93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