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七)

捡到一只审神者(七)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主……喜欢他吧?”



少女猛地回头去看一期一振,而付丧神却仍然看向门外的那一轮明月,并未转过头去看少女。审神者心中莫名感到一阵空空荡荡,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轻应了一声“嗯”。



“是吗?”近侍脸上依然挂着处变不惊的笑容,只是这次却将拉门轻轻关上,与平日一样守在门外。



又是这种冷淡的感觉,让审神者觉得有些想哭,但却又哭不出来。她烦躁地将被子拉到头上,躲在被子中闷闷不乐。



她七岁来到本丸,在初始刀歌仙给她翻刀剑们的资料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了一期一振,看着刀剑上精致的花纹,她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他带回本丸。



少女花了一年的时间,将他的弟弟们都集齐,原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他召唤出来,可一切都是少女的幻想,至始至终都是。一次,少女一如既往地坐在工房中锻刀,偶然地将他锻出。他又怎么会明白少女那时候激动的心情,付丧神说完介绍后,微微俯身对年幼的审神者笑了起来。



就是那个笑容,让她此生再难忘却。是当时在暴风雪来临之际,她昏迷前脑海中浮现出的笑容。



整个本丸中,除了初始刀歌仙兼定,与审神者最亲密的付丧神无非就是他一期一振了。



少女喜欢他。



这样一个温润的大哥哥,谁不喜欢?十四岁的表白,近侍却只是一怔,随后毕恭毕敬地拒绝了她。少女总是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然后努力学习,想变得更加优秀,与他并肩作战。



十八岁的表白仍是无果,审神者对他说:“一期一振,我不要再喜欢你了。”那一刻,她未曾听见某个东西已经支离破碎。付丧神仍是笑着的,恭送审神者离去。



有一段时间,审神者没日没夜地沉迷在从遥那里得来的言情小说,熬夜总是熬的很晚,白天无精打采的,公务也没精神打理。后来被近侍发现了她藏在枕头底下的书本,近侍不顾审神者的求情,毫不留情的将书本没收了。



他微微翻了翻,无意中看到一句话,大致是这样的:“只有失去了才能知道有多珍贵”。他从前觉得这个未免也太过矫情,可是现在想来,又何尝不是。



只要默默喜欢就好了吧?



他又怎么会没有对主上产生那种感情,十八岁的表白过后,他默默地走到审神者的身边,对着在榻榻米上沉睡的少女,轻轻说了一句话——“我等你长大”。只是在梦中与周公下棋的小姑娘,并未听到这句话。



喜欢上周泽楷的审神者慢慢意识到,好像曾经对近侍的执念不再那么深刻。但氤氲的香雾纵然再迷离,也终究有一天会散去。她想,可能她对近侍的那份爱意,只是小时候的无理取闹。



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难受呢。



审神者在本丸被光忠与药研养好身子后,闲来无事便会去现世玩儿。当然,除了日本,偶尔也会去去S市。她之前研究了一下中国地图,也没研究个所以然出来,只是明白了s市是个大城市。



今天天气真热。



现世的季节与异世界是相反的,现在现世正值夏天。审神者在本丸换好白色的纱裙,穿越到现世。S市仍然是人流如潮,她走到周泽楷家的公寓,娴熟地按下电梯楼层到了他家门口。



她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想着自己就这样唐突地找他见面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没有礼貌。好像喜欢一个人都是这样的,注重自己的仪表与举止,不想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她与自己的内心做了十分钟的斗争,才克服了自己,深呼吸,准备伸手去敲门——即使她知道花盆中有备用钥匙。



但门却在此时突然开了。周泽楷的头发有些杂乱,戴着一副黑色的圆框眼镜,穿着宽大慵懒的男式家居服,手中提着垃圾袋好像要去丢垃圾。他见审神者站在门口有些吃惊,然后让她进去房中,自己走到走廊的尽头丢垃圾。



审神者穿上拖鞋,有些拘谨地将手背到身后去看着他。周泽楷也在看着她,两人刚对视一秒过后,他微微侧过脑袋避开视线,让她坐在沙发上,给她端了一杯茶,开了电视机,又进了厕所。



一刻钟后,他出来了。审神者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已然没有了方才的无精打采。她呼吸与心跳迷之加快,此刻她也全然不顾电视中正播放着她最爱的侦探剧,干脆就直勾勾地看着他,大约五秒才缓过神来。



——他他他,为什么要露出那副满脸羞涩的神情!搞得自己好像是要把他吃抹干净似的。太过分了,明明是他先用美色吸引人的目光的。



当然,这些审神者也只敢在心中默默腹诽一会儿。她鼓起勇气,将手中的大把红色的毛爷爷递还给周泽楷。周泽楷愣了一下,不知她是什么意思,张了张嘴,少女却打断他:“这个…是医药费。”



她可是将本丸中的小判拿出了四分之一出来,到现世去换钱。



“不用。”周泽楷皱了皱眉,“人没事就好。”



审神者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她将小判兑换成红色的纸币,总不可能现在又回去拿这些钱将小判换回来吧?再说,她也不属于这个国家的人,这个钱,她拿着根本没什么用。



审神者鼓起嘴,有些生气地看着他,把他的手拉了过来,将钱放到他的手掌心中,然后再把他的手合上,对他微微一笑。周泽楷无奈,只好收下。



“要吃饭吗?”周泽楷忽然问她。她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他脸红了一下,立马为自己辩解,“我有学……”



这是要给她露一手的意思吗?审神者眯了眯眼睛去看他,看着他紧张的神情,忽然噗嗤地笑出声来,然后歪了一下脑袋。周泽楷疑惑地看着少女,也不自觉地跟着偏了一下头。



“好。”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也笑了起来。少女忽然道,“我要去你书房研究一下那面镜子。”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同意了。



审神者又蹦又跳地进了书房中。墙角的那面镜子依然是倒映不出人影,审神者此时再抚上镜子,却未感受到手中的疼痛。奇怪,最近她大病一场,感到自身灵力消耗了很多,但为什么现在的她却能毫发无损?



难道,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稳定到这种地步了吗……审神者叹了口气,这三年没有来到现世都是因为药研说着她身子不好,得调养身体,不许去现世。



每一次服下药研制作药丸,灵力便会稳定几分。不过最近已经很少吃那种药丸了,或许是真的自己已经能控制住灵力了吧。



审神者从未这样认真地打量过周泽楷的书房,她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书架,却忽然停在了一本相册上。



相册吗……?突然很想看黑历史呢,不过还是问问比较好。



“周泽楷,我可以看你的相册吗?”



审神者捧着相册噔噔噔地跑出了书房,对着正在切菜回过头看她的周泽楷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相册。



周泽楷点了点头,审神者随手翻开第一页,他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制止她。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那一页放着的是除了他几年前拍的旅游照,还有一张就是——



审神者微微一惊,但却装作没有看到,飞速合上了相册,笑着抬眸问他怎么了。周泽楷见少女的表情没有异样,好像松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菜刀,然后对她伸出手。少女将相册藏到身后,凶巴巴地说着:“我还没有看到!”



他的神情很不自在,有些别扭地说出了四个字:“…有黑历史……”接着,他俯身要去抢相册,可少女却灵巧地躲过了他,笑嘻嘻地看着他。他的鼻尖忽然碰上审神者的鼻尖,两人的目光再一次地对上。两人双双怔住,周泽楷飞快地抬头,窘迫地看着少女。



审神者缓过神来,心跳依然不断地加速着。她笑了起来,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乐不可支地将手中的相册还给他,对他吐了吐舌头说了声抱歉,然后起身对他微微鞠了一躬:



“那个…之前我生病劳烦你照顾我了,真的很抱歉,一直在麻烦你。我突然想起来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就先回去了。”



然后她指了指书房,周泽楷将相册放在茶几上,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然后解下围裙丢在沙发上。



审神者在心中暗骂自己怂,然后进了书房,回到本丸。只有审神者知道,她刚刚看见了那张照片。



那是一个年轻好看的女人亲昵地将脑袋放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对着镜头比了一个“V”。而周泽楷却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但不难看出女人眼中的爱意。



审神者胡乱抓了抓头发,她并不是多想,也不是不愿意去相信周泽楷。只是在相册的那一页,写着“女朋友”三个字。


评论 ( 24 )
热度 ( 74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