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八)

捡到一只审神者(八)


◆定时发送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审神者十分为自己感到悲哀。小时候的表白无果,就连现在自己喜欢的人,都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又睡了一觉,醒来后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溜到厨房中吃点心。



厨房的拉门突然被推开,审神者被吓了一跳,以为是光忠,赶紧拍了拍嘴角的屑,将手中的蛋糕藏在身后。没想到进来的竟是次郎,次郎见审神者拘谨地跪坐在那里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空酒瓶,然后走了进来。



审神者这才松了口气,将身后的蛋糕拿到前面继续开始吃着。次郎在装酒,他笑嘻嘻的说自己与审神者已经同流合污了,若要是她不告诉光忠自己偷酒喝,他也要告诉一期一振审神者晚饭没吃饭来偷吃糕点。



审神者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次郎无辜地将酒瓶装满酒继续笑嘻嘻着跪坐在审神者的对面。审神者一想到周泽楷就心烦,于是她拿出一个酒杯,让次郎为自己满上。



次郎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主上您在开玩笑吧?算了吧,你要是喝醉了一期殿肯定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来。”



“你怕他做什么?”



审神者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上敲了敲,继续瞪着次郎。次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看着审神者坚定的样子,他只好倒入些许酒。审神者一饮而尽,然后让他接着盛。



“主上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嘛?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啊不,开玩笑的哈哈哈。”



少女本就不胜酒力,三杯酒下肚后有些微醺,脸颊上飘来两片粉嫩的云霞,她半眯着眼,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次郎,你有没有……嗝。就是,爱而不得过啊。”



次郎微微侧了一下脑袋,然后笑眯眯道:“主上忘了,我是刀。怎么可能经历过这种事?不过主上这是爱而不得吗?哈哈哈。”



“……对啊,嗝。”她不停地打着酒嗝,然后趴在桌上,小手不停地在桌上画圈圈,闷闷着道,“你说,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嗝。他明明都已经有女朋友了啊……!太过分了…嗝。”



最后一个酒嗝打完,少女不再说话。次郎忘我地给审神者开导,却发现在自己长篇大论之后,对方却一声不吭。次郎戳了戳少女白皙的手臂,少女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



次郎无奈地扶额,出门去唤一期一振进来。近侍看到自家主上正不省人事地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模样,万分无语,但却又认命地叹了口气,然后将少女打横抱起。



他刚要走,次郎又叫住了他。此时次郎已经没有当时的不羁,而是认真且严肃地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主上说她爱而不得,一期殿,你自己得把握好力度,可别让主上和别的男人跑了。”



“不可能。”



一期一振坚定地说完这三个字,便将她抱回卧室。



他让鲶尾拉开了门,然后走进去,轻轻地将沉睡中的少女放在地上,为她盖好被子。少女的双手依然恋恋不舍地环在他的脖上,怎样也不愿意松开。她的身上满是酒气,口中喃喃地念叨着什么。



一期一振凑过去听,却发现审神者不停地重复着“别走”二字。他温柔地看着少女,然后轻轻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在少女的脸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而后在她的耳畔细语着:



“不走。”



此夜,他久违地守在了少女的身边。



次日少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近侍。近侍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跪坐在自己的身侧。审神者皱了皱眉,然后坐起来:“一期?”



“嗯。”



近侍应了一声。



近侍久违地守着自己睡觉让审神者有些惊讶。她有些不知所措:“你…不累吗?”



“不。”



“主上快来吃饭啦。”乱和鲶尾跑着过来,拉开拉门笑眯眯地将头往里探去,见到自家的哥哥一期一振也在那儿,有些惊讶,“诶诶?一期哥哥也在呀,哥哥赶紧和主上一起来吃吧。”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审神者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昨晚的醉酒让今早的自己头疼欲裂,付丧神让她去沐浴,吃完饭后去找药研吃醒酒药。审神者胡乱地应了几声,一期一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离开。



审神者有些惊讶一期一振居然没有责怪她昨夜醉酒,并且还守在她的身边。她想了想那件事后又不敢再接下去想,起身去沐浴。



因为她起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沐浴后自己也省去了早餐,吃起了午饭。长谷部与光忠在饭前点名批评了次郎又偷酒喝,末了一期一振还悠悠地加上了一句带着主上一起喝酒,是罪加一等。次郎怨恨地看着一期,嘟嚷着“我昨天把那么重要的情报告诉你,你居然还这样对我”然后接受了一个月的饲马。



午饭过后,药研为她开了醒酒药并责备审神者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本来就弱不禁风居然还喝酒。审神者敷衍地答应了下次不会再这样了,吃完药赶紧跑路。



悠闲的午后,昨夜本丸刚下起了雨,今天空气清新,树上青翠欲滴的叶子还挂着几滴未被太阳吸收走的晶莹剔透的朝露,退的五只小老虎在本丸的庭院草地上打着滚。



听鹤丸说昨夜还是大暴雨加雷电,审神者想了想就害怕地抖了抖身子。



鲶尾幽幽地说着:“主上从小就怕雷,一打雷就要去找哥哥。昨天晚上哥哥是怕主上吓到了所以才守在主上身边呢。”



审神者瞪了他一眼让他别再说了,然后与三日月愉快地喝起了茶。喝到一半,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便跑过来撒娇着想要审神者去现世买礼物。因为之前她与随身刀走失,回去的时候并没有买礼物,让他们很是失望。奈何小短刀们实在是太可爱了,她不想再看到一个个小脑袋都失望地耸着,无法拒绝他们,只好答应。



一期一振今天出去远征了,要傍晚才能回来,她只好带着蜂须贺前往现世。一睁眼,审神者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周泽楷的书房中。她唾弃着自己之前以为她灵力已经很稳定了这个念头,明明自己想着的是医院可却来到了书房。



“主上,这里是?”蜂须贺因为奈的灵力太过强大,被赋予了实体。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出书房,只祈求周泽楷不在家中。



走出书房,她看到客厅空无一人后才松了口气,不再蹑手蹑脚地走路,干脆利落地直接朝门口走去。



“……奈?”忽然,沙发上传来喑哑的声音。审神者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发现了穿着家居服的周泽楷躺在沙发上,一手捂着头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主上,他是?”蜂须贺问,欲拔刀。



审神者赶忙阻止了他,道:“我在现世的一个朋友。”蜂须贺愣住,收回刀,有些懵逼地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主上明明是日本人怎么会认识中国人?



审神者不再理蜂须贺,走回去,有些担心地看着周泽楷,弱弱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要去医院吗?”



周泽楷叹了口气:“我…中暑了。”



审神者顿时乱了阵脚,忙问他怎么办,周泽楷让她别慌,“车……现在到了,我下楼。”



审神者见他要起身,只好赶紧让蜂须贺过来一同扶起他。他有些头晕眼花,身上还冒着冷汗,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少女将他的手臂搭在蜂须贺的肩上,慢慢悠悠地走到电梯。一下楼便发现了已经在公寓门口的出租车,司机与蜂须贺将他扶进了车中,驱车赶往医院。



路上周泽楷喝了一瓶司机给的藿香正气水好了一些,但病并未痊愈。周泽楷突然看向审神者身侧的蜂须贺,问她:“他……?”



“啊,是我的下属。”审神者胡乱道。



“是啊,我可是真品,和那些赝品可不一样呢。”蜂须贺淡淡地说着。



风实在是太大了,蜂须贺紫色的长发到处飘着,审神者在被他的头发第二次蒙住脸后,面无表情地将习惯性带着的备用发绳递给蜂须贺。



蜂须贺抿了抿唇,似乎很不愿意。审神者看了他一眼不说话,脸上写满了“你要是不把头发绑起来,次郎的一个月内番就给你做”,他微微一激灵,只好绑起来。



此时审神者在庆幸还好自己让蜂须贺换了一身正常的衣服,不然穿着出阵服来,再加上这一头紫色的长发,绝对会被人怀疑是不是有严重的中二病。



周泽楷看着两人的互动,怔了一下,然后轻笑起来。



到了医院,审神者体检完毕,被比药研还能啰嗦的医生交代了一大堆东西后,审神者才迟迟来到周泽楷的病房。



因为单人病房临时没有了,周泽楷被安排到多人病房。还没推开病房的门,就能听到一堆人在叽叽喳喳着。审神者无奈地推开,却发现女人们全围着蜂须贺与周泽楷。



而蜂须贺抱着双臂,满意地听着夸奖自己的话,还时不时地点点头。周泽楷汗颜,被年轻的姑娘们喊着签个名儿呗。两个人好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被围观着。



审神者惊了,赶忙前去扒拉开众人,严肃地对着她们说着这是我的人,蜂须贺则欣慰地笑着低头看着自家小姑娘,感叹着主上长大了。



女人们将信将疑地看着她:“你脚踏两条船?”



审神者扶额,此时有个小护士跑过来,红着脸对着周泽楷细声细语道:“周先生,有单人病房了。”她小心翼翼地抬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点了点头,小护士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女人们遗憾地看着蜂须贺与周泽楷跟着小护士和审神者离开了。与此同时,蜂须贺还在不停地感叹主上是大姑娘了。审神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下一秒周泽楷就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留蜂须贺一个人一脸黑人问号。


评论 ( 13 )
热度 ( 70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