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六)

捡到一只审神者(六)



◆定时发送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这些天审神者恢复得不错,周泽楷一下班,到医院旁的花店给她买一束鲜花后,就到病房里陪她。但是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审神者。某次审神者正在看电视,与他分享自己看到的一个喜剧。他见审神者笑得那么欢快,自己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遥家的清光见审神者已经好多了,便提议早些回到本丸。遥不同意,执意要陪审神者,想要和审神者一起回去。清光有些苦恼地看着审神者,向他寻求帮助。



审神者笑了笑,告诉遥自己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在医院多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去了。再说,还有周泽楷陪着自己。遥瞪了她一眼,说正是因为周泽楷在,她才不放心回去。



审神者不知周泽楷又怎么得罪了遥,但仍然不同意遥在现世就留。遥岁数大了,在现世灵力消耗得非常快。若不是这几天全靠着审神者的些许灵力支撑,或许遥早就病倒了。再在现世待下去,遥迟早会生病。



遥听后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同意。审神者打了一个电话给周泽楷,告诉他遥要在他家中做饭给自己吃。当周泽楷说备用钥匙还是在门口的花盆中时,少女微微一愣,沉默了许久,应了一声“好”才挂了电话。



遥顺利地找到了备用钥匙进了周泽楷的家中,做完饭菜后贴心地在纸条旁写下“我有点事情要先离开,务必把饭菜带给奈吃”才安心地离开现世。



遥才不在乎周泽楷那个小子,相反,她自己有些讨厌他。但自己无论用什么方式去劝说审神者,都没有用。若不是奈交代她一定要写纸条告诉周泽楷自个儿离开的原因,她才不会管那么多。



她回到本丸还是有些担心审神者每天吃快餐的食物会不会不健康,不过她的清光却拦着她不再让她穿越回现世,自己也感知到离开审神者后体内灵力的虚弱,只好无奈作罢。



审神者今天全身检查后,意外顺利地出院了。周泽楷提议要带审神者去买点东西回家,审神者想了想,他平时自己在家里也不怎么做饭,那最好还是买些食材回去做饭吧。



于是她答应了。



进了超市后,从未见过超市的审神者看的眼睛都花了。万屋的东西可是比现世的超市要齐全的多,那些酱油、醋、盐、油都是统一的,而现世却分了那么多牌子。



如果不是周泽楷发现审神者要打开闻一闻喝一喝时及时阻止,指不定他俩现在已经在警察局里了。



审神者东逛逛西挑挑,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买完回家。三年了,他的家依然一点都没变。而他给她穿的拖鞋,仍然是当年那一双。沙发上依旧摆放着那只熟悉的小企鹅,就连她曾经的卧室也分毫未动,干净而整洁。



审神者洗手作羹汤的时候,周泽楷用怀疑地眼神看着她,好像在说“真的可以吗”,审神者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



“我们三年没见,我当然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会。”



半个小时后,桌上琳琅满目的佳肴让周泽楷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微微有些吃惊。审神者看着他的神情感到有些得意,当时自己一回到本丸,清醒后就吵着要光忠教她做饭的时候,把光忠吓了一大跳。鹤丸还在一旁打趣“主上是不是觉悟了”。



但是事实证明,她还是很有学厨的天赋的。



少女在一旁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让周泽楷噗嗤地笑出声来。审神者瞪了他一眼,他才勉强停下笑声,温柔地去看她。她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脸红了起来,赶紧让他快吃饭。



周泽楷笑着应是,然后安静地吃饭。



饭后,周泽楷突然问了审神者的职业,审神者明白遥一定与他聊了什么,不然怎么可能自己无论怎样支开话题,周泽楷始终都回到这个问题上。



审神者叹了口气,刚又想开始瞎扯淡,却见周泽楷正色道:



“认真回答。”



“……”



她无语了。看来他是识破自己当年的谎言了啊……果然还是太扯了,如果是在s市工作的话,总不可能三年都不碰见。



“其实我是来自平行世界*。”她开始努力回想当时手走乱手中的《十万个为什么》中的内容,瞎扯着。



她又开始一口气不停地说话,讲解着平行世界的定义,期间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长篇大论。讲到最后,她十分满意地停下,又喝了一口水——很好,这次她自己都信了。



周泽楷在她解说的期间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当她说完后,沉思了好一会儿又问道:



“那么,你的职业?”



再一次地回到这个话题上。



审神者倒,甘拜下风



“我们的身份是不能透露的。”审神者严肃地对上周泽楷清澈的双眸,但下一秒,他却立刻避开了审神者的视线。



不过这次她可没撒谎。



政府可是明码标价地规定了,如果审神者在现世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将会失去审神者的职位。



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儿,温和地开口道:



“回去…是用镜子吗?”



审神者心中猛地一惊,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能这样一针见血,但是无论怎样她都得为了到时候穿越回本丸方便,只好承认,无奈地点了点头。



周泽楷一副了然了样子,然后低头看了看表,和她说自己要去上班了。审神者笑着点了点头,说自己也要回去了。周泽楷亦然颔首,然后整理了一下衣领,提起公文包离开。



当他打开门快要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审神者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好像松了口气,关上门离开。



审神者也松了口气,总算把他哄好了。她又忽然想起本丸里的大家还在等待自己的消息,于是慌忙进了周泽楷的书房。



审神者将手附在镜子上,默念咒语。手腕上的手链光芒愈发明亮,她被这白光亮得睁不开眼。睁开眼的下一秒,她回到了本丸自己的卧室。



推开门,迎上来的是自己的近侍一期一振。他见审神者变得这样生机勃勃,忍不住露出温柔的笑容,缓缓张开双臂。



审神者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抬头对上他的眸,露出同样的笑容,朝他扑去。



她在近侍的耳边缓缓说了一句话:



“一期,我回来了。”



一期一振紧紧地抱紧了她,生怕下一秒她又会离开自己的视线。松开手后,他仍是那样温柔地看着她,然后伸出大掌,隔着手套的白色布料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发顶。



今剑路过时,见审神者回来了着实吓了一跳,喊了好大一声“主上回来了”,整个本丸的刀剑瞬间都围在了审神者卧室的门口,就连正在做内番的萤丸也跑了过来。



审神者打量了一番萤丸手臂上的伤口,得知了他是因为当时看到一只萤火虫弱弱地飞着,想要保护它,但自己却遇上了暴风雪。而一旁的次郎打趣他可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萤丸凶巴巴地看着次郎,险些拔刀。



审神者立马阻止,扯开话题笑着问身侧的近侍:“萤丸的伤才刚好,怎么一期你就让他饲马了?”



一期一振道:“提高防御。”



粟田口的小短刀们诉说着自己心中的思念,五虎退抱着五只小老虎有些抱不稳,其中一只小老虎朝审神者扑去。审神者笑着接住,五虎退慌忙道歉,正准备抱回小老虎,小老虎却有些恋恋不舍地啃咬着审神者的衣领。



长谷部提议要不大家去本丸的大厅聊,那边宽敞些,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大厅。审神者跪坐在一边,认真地讲述了自己从当时遇到暴风雪的时候到现世得到救治的事情,整个本丸的刀剑皆是一阵唏嘘,心疼地看着自家的审神者,审神者忙道自己没关系,已经并无大碍了。



忙了一整天,少女终于得以安歇。靠在门口的近侍一期一振突然开口:“主。”



“嗯?”审神者翻了个身,去看他。



今晚月色很美,柔和皎洁的月光倾洒在近侍的身上,他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仙人。金色的眸也在这月光下变得愈发明亮夺目,但在此刻,却显得那样暗淡,仿佛是一个失去一切的孩子一般。



“周泽楷…是谁?”



他突然的问题让审神者有些猝不及防,她刚想问一期一振自己是怎么得知这个名字的,转念一想自己讲细节的时候应该没有提到周泽楷的名字才对,难道自己不小心说出来了?又或者说……是遥回来后告诉了一期一振。



审神者打了个哈欠,坦诚道:“是帮我垫付医药费的人。”尽管在周泽楷不同意的情况下,审神者仍然想将医药费这些钱还给周泽楷。



“主……喜欢他吧?”



一期一振突然轻轻问道。





*详情定义请见“平行世界”的百度资料。

评论 ( 28 )
热度 ( 71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