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五)

捡到一只审神者(五)


◆依然是定时发送√

◆这章小周出现了…一会儿。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主,你……”



一期一振皱了皱眉,眸中又是审神者生日那天梳妆完毕后,他看着少女时的情愫。不过这次却又在瞬间化为乌有,让人觉得方才那抹情愫全然是自己的错觉。



审神者飞快地打断他:“一期,你先听我说。”付丧神不再说话,安静地听着,



“一期,我和你说一声抱歉。可能我真的做错了什么,做出了伤害你的事情,但是我是真的没有印象了。”



“不怪主。”



一期一振抬眸,金色的眸此时却万分暗淡。他的软肋就是审神者与弟弟们,他可以笑着面对那些痛痒,但无法放下的,除了弟弟们还有审神者。



审神者蹙了蹙眉,微微有些激动地抓住了近侍的手。她对上近侍的眸,眼中全是歉意,再无其他。付丧神没有从她眸中得到自己心中的答案,只好抽回手,转身离去。



审神者又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太读不懂这个粟田口家唯一的太刀了。她虽然知道当年大阪夏之阵,德川家击溃丰臣家攻陷大阪时,一期一振于大阪城火灾中烧,但对于一期一振*,自己还是知道得太少太少。



她永远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审神者不语,不再叫住他,而是低头朝双手哈气,然后搓了搓取暖。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而且才冬至,竟就是冷到骨子里的疼痛。还好长谷部早早就准备好了一些取暖设备,好让本丸温暖地度过这个冬天。



夕阳西下,本丸中的大家已经等了远征部队一个小时了,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闹着肚子饿,审神者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让饿得人先吃,她等远征部队回来。



被审神者这样一说,大家又都不想吃了,陪着她一起等。又过了半个小时,受不了的乱和博多跑去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刀剑都去吃饭了。审神者焦急地看着门外,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正当她想出门去找一找远征部队,不远处就有一行人朝本丸走来,审神者这才松了口气。这次去的是江雪、萤丸、次郎、太郎、同田贯和小夜,审神者笑着问他们怎么这么晚,五位付丧神都在扫雪,江雪说在本能寺出了点问题,不过并无大碍。



审神者点了点头,又慢慢意识到不对劲,拉住正在扫开出阵服上的雪的次郎,问道:“萤丸呢?”



次郎愣了一下,忽然一拍脑门,想了起来:“啊……萤丸和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让我们先回去,他马上就会追上来的。不过也奇怪,都这么久了怎么到?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审神者示意次郎低头,次郎疑惑地低了头。审神者踮起脚敲了敲他的脑袋,然后让他说呸呸呸。次郎无奈地跟着说了呸呸呸,逗笑了一旁围观的太郎。



又过去半个小时,审神者越来越不安,也越来越急躁。右眼皮猛跳的时候,自己却拼命在心中念叨着右眼跳财左眼跳灾。一直在本丸门口踱步的她终于受不了了,回到卧室准备御寒的衣服,前去寻找。



一期一振执意要跟着去,说审神者本来就体质差,自己去是很危险的,于是本丸的大家都说着要陪审神者一起去。除了原本轻伤的同田贯,剩下的远征部队人员恢复了体力,再加上宗三、萤丸以及狮子王,大家二二分组地分开前去寻找。



毫无意外的,审神者将自己与一期一振分配在一起。而一期一振仍像往常一般,点了点头,与审神者一同朝本能寺前行。



风雪实在是太大了,地上积留的雪已将靴子埋没,每一步走的都很困难。审神者大病初愈,身体不怎么好,好几次快要载到雪地中,都是身旁的近侍搀扶住她。



审神者每每在此刻都是将自己的手抽回,固执地继续前进。她实在不想让一期一振小看自己,也实在不想给一期一振添麻烦。早知道今天的暴风雪这么可怕,她就不出阵给大家拖后腿了。



又是一场暴风雪肆虐地袭来,审神者再也承受不住,倒了下去。昏迷前,她隐约听到了一期一振唤她的名字。



疼,真的好疼。



就像是把脑子撕裂开一样的疼痛,与穿越回本丸时的疼痛是无法相比的。她觉得自己时而热时而冷,是彻骨的热,就像置身于火焰之中,也是彻骨的冷,就像身体在一颗冰中沉睡着。



一期一振担心地看着晕倒在自己怀中的审神者,她双唇干裂呈紫红色,脸也被冻得苍白,额上遍布着密密薄薄的汗。他最喜欢的女孩曾经是那样活泼乐观,是那样温柔可人,可是现如今却变成这样,他又怎么不心疼?



最煎熬的,是他。



他们现在在一个山洞之中取暖,可是天太冷了,那些干柴根本烧不起来。洞外已有五六根大树被积雪压断了腰身,茫茫雪地中,毫无生机。



这场暴风雪,实在是太难熬了。



审神者缓缓醒来,近侍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审神者苍白地点了点头,近侍从随身的包袱中拿出水与光忠准备的一些点心,然后将审神者的身子扶正,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他利索地打开了水,一点一点地喂给怀中的少女。等到少女的口中不再干燥,他又将小点心掰开,剥成一块一块的,然后慢慢塞进审神者的口中。



“主再睡一会,醒来了就回到本丸了。”一期一振温柔而坚定的话似乎有魔力一般,审神者乖巧地点了点头,靠在他的怀中继续睡去。



她再度清醒过来,已是在自己的卧室。但是这种状态却是十分微妙,明明很清醒,却怎么也无法睁开双眼。同时,她还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有些失控。



她清楚地听到了药研与一期一振的对话,药研说萤丸已经找回来了。但是审神者身上的病症自己从未见过,医书也未曾记载。他自己可以去试一试,但救治的风险度过高。一期一振不愿意让审神者冒这个险,拒绝了药研,又请来了隔壁的审神者遥,请求遥将审神者带到现世救治。



遥同意了,但遥的加州清光却不同意,执意说遥的年纪大了,她也禁受不住去现世巨大的风险。遥却道无妨,自己是看着奈长大的,就算为了她冒这个风险又何妨?加州清光自知自己拦不住自家的审神者,便又嘟嚷了几句,没再阻拦。



遥与自家的加州清光扶着奈走到镜前。遥默念咒语,手抚上了镜子。三人顺利地穿越到了现世,但却因为奈身上灵力的失控,穿越到了其他国家。审神者再次无力地倒在遥的肩上睡去,遥同时借用了审神者身上强大的灵力。



——



待审神者醒来,已是一周之后。她揉了揉眼睛,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伏在病床旁沉睡的周泽楷。她微微翻了个身,周泽楷听到细微的声响立刻醒来。他很是疲惫地看着眼前久别重逢的少女,想开口说话,又不知该说什么。



他用一种万分熟悉的眼神去看她。审神者想了很久,才想起来,一期一振对她也是这种眼神,狗血的偶像剧中,男主角对女主角也是这种眼神。



他们并没有说话,此时沉默到连空气都无比尴尬的气氛,被推开病房门的遥打破了。遥让周泽楷先出去,自己有话要和审神者说。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审神者也发现了自己的奇怪之处——好像这种微妙的感情,除了小时候她年幼不懂事的时候对一期一振表露过的爱意,还有现在,再一次遇到周泽楷时心中的那份悸动。



小时候终究是小时候,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好像对周泽楷是认真的。是什么时候呢?审神者歪着脑袋,吃着樱桃思考了一会儿,似乎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当年离开现世回到本丸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喜欢周泽楷。只是一期一振对她冷淡的态度让她有些难过,但闲暇的时间里,更多是心中莫名浮现出周泽楷的脸庞。



感情啊,真是莫名其妙的。



他终是忍不住回头看她一眼,她正笑着吃遥带来的水果。当她一抬眸,下意识地去寻找灼热的目光,再对上他的双眸,他分分钟就失去了自控力。



只因为那双眼睛,在荣耀中叱咤风云的他,就像一个逃兵一样,落荒而逃。



门口的加州清光笑着看周泽楷那副神情,一下子明了了自己家主上与他方才讨论了什么。



病房中,遥与奈分享着新鲜的水果。遥见周泽楷关上了病房的门,看了一眼吃着正欢的少女,才缓缓开口:“奈,小周可是救了你一命呢。”然后,遥笑着抬眸打量着少女的神情。



少女只是微微一愣,然后缓过神来,笑着问她:“怎么说?”



她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说出这三个字也是十分费力,声音又沙哑又难听,就像一只公鸭在说话一样。



“我们在去医院的路上碰到了小周,他愿意救你并且帮你支付了医药费,帮你开了单人的病房,你们的关系不简单。”遥打趣着少女道。



审神者对于遥是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遥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自己的小秘密小心思,遥都能一眼看穿:“是的,三年前我成年来到现世游玩,与随身刀走失了,是他收留我的。”



遥闻言,笑了起来:“奈,你可不能爱上他。”



“为什么?”



审神者不解地抬头,吐出樱桃的核。



“如果你要和他在一起,你就必须要付出你将失去审神者的职位与整个本丸的代价。”审神者并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遥。遥顿了顿,接着说:



“你是明白的,你们家一期一振喜欢你。”



审神者点了点头,遥道:“到时候政府将刀剑们变回本体,刀剑们会进入新一个轮回,忘记关于上一个本丸的所有,直到下一个审神者将他们召唤出来。如果有刀剑违抗政府的命令,就会被带去刀解或是碎刀。一期那么喜欢你,他怎么可能愿意就这样沉睡?”



审神者呆住了,她闭了闭眼睛,听到自己在说:



“可我宁愿一搏。”




*出自百度百科

评论 ( 14 )
热度 ( 84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