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四)

捡到一只审神者(四)


◆定时发送√

◆这章写本丸的日常 男主出场较少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少女在男人的怀中低声啜泣。一期一振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审神者埋在他的胸膛中,闷闷地唤了一声近侍的名字。这一声,包含着这一个星期来,自己思念本丸的情感。



好听而温润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他说:“主,我在。”



他的声音就像凌晨五点醒来,倚于窗边,饮一口清茶,看着朝阳缓缓从东方升起一般平静,就像是初春的微风抚过脸庞,听起来是那样的温润而舒服。



只要他一声“我在”,仿佛什么心事,都可以在瞬间抛却不顾。



好一会儿,审神者终于宣泄完了自己的情绪,脱离了近侍的怀抱。看着近侍的斗篷上都是自己的涕泪,有些不好意思。她看着两位随身刀的真身,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记得刀剑来到现世是无法现出人形的,可是你们现在……?”



“是主上的灵力太过强大,所以付丧神才会现出人形。”



一旁沉默已久的蜂须贺笑着道。审神者双手举高,撒着娇喊着二姐,蜂须贺叹了口气,边说着主上真是愈来愈胡闹了,一边与她轻轻拥抱。



“对了,我知道穿越回本丸的那面镜子在哪儿。”待蜂须贺松了手,审神者平静道。她带着两位付丧神,凭着脑中的记忆原路返回走到周泽楷的公寓,乘上了电梯,取出周泽楷在门口的花盆上埋着的备用钥匙,进了房间。



审神者在心中不断祈祷着,希望周泽楷不要那么快就回到家中。不过还好,推开门,房中空无一人。他们来到了书房中,付丧神们看到墙角的镜子皆是一愣,过了两三秒才缓过神来。



审神者刚想念咒语,却忽然又跑到书桌上,拿起一支笔便在一张便签上写下几个字——“我找到朋友了,先回去了”。

落款:奈。



等会儿他找不到自己了,就会回到家中。自己还是留一张字条,不要让他担心比较好。



少女带着手链的那只手抚上镜子,这次竟再无前几日的疼痛感。她闭上眸,念出咒语。身体中源源不断的灵力有些混乱,少女皱了皱眉,身侧的近侍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仿佛在给她无限的安全感,体中的灵力这才安分了几分。



她张开了眸,眼前又突然一黑,久违的疼痛感再次来临,像暴风雪一般肆虐地折断最后一根代表着生命的稻草。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疼痛感逐渐消失。



她下意识地抱住身侧的一个硬物,让她安心了许多——是一把刀。但她口中仍然不断地喃喃呓语着三个字。付丧神的呼吸猛地一窒,眸中满是嫉妒。



她恍惚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唤她的名字。



“奈。”



是一期一振。



审神者费力地睁开眼,努力保持脑中的清醒。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日日夜夜陪伴着自己的近侍站在她的左侧。近侍原本还有些担心,好看的眉毛蹙起,见她缓缓醒来,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审神者低头一看自己正抱着一期一振的本体,有些尴尬地松开。跪坐在她右侧的是戴着眼镜的药研藤四郎。他也松了口气,收拾起手中的瓶瓶罐罐,推了一下眼镜,认真道:



“大将的灵力虽然强大,但是不好控制。所以为了保证大将的健康,以后还是少去现世为好。如果大将感觉累了,就继续睡吧。”



审神者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让他别担心自己。药研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出去。一期一振也欲起身跟着药研出去。审神者慌乱地喊了近侍一声,近侍的脚步微微一顿,看了少女一眼,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走了出去。



审神者有些疑惑,心中莫名涌上一股悲伤的情感。方才近侍的眸中有着自己读不懂的情愫,那个眼神,是那样的陌生。就好像自己与他无关一般,她生怕他下一秒会对自己说出什么决绝的话,便不再拦他。



药研推开了门,门外传来粟田口家的小短刀和胁差吵闹着想要进来看审神者的声音,一期一振与药研安抚了弟弟们,并让他们不要打扰审神者的休息。



门被关上后,房内恢复了清净。



困意袭来,她多想就这样沉眠过去,不再醒来,没有一切的负担。可是她不行。她还要处理本丸的公务,管理着本丸的秩序。



果然太累了。



——



没有找到审神者的周泽楷疲惫地回到家中,来到书房开始写一些关于战队的策划。却意外的在书案上看到了她留下的便签。再想起审神者那双熟悉的眼睛以及一举一动,他痛苦地闭紧了双眼。



——



一觉醒来,审神者拉开门,已是傍晚。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仿佛要将整片天空都燃尽。审神者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溜进了本丸的厨房。



光忠正在准备本丸的晚餐,见审神者起来了,愣了一下,笑着递给审神者自己刚做好的点心。审神者跪坐在木质餐桌边开始与精致的小点心做斗争,光忠边制作着章鱼小丸子,边问审神者恢复得怎么样了,现世如何,好不好玩。



“我还行。现世…还好吧……对了,这些天辛苦你和长谷部打理本丸,谢谢呀。”审神者吃着点心,嘴里含糊不清地道谢。



“主上长大了,还那样叫人担心。”光忠笑着说道。



审神者反驳了几句,他又接着说:“一期殿可是很担心主上。不过主上是惹一期殿生气了吗?我刚才去问他主上你怎么样了,可一期殿却说睡着了,好像心情很不好。”



审神者刚想将下一个小蛋糕塞进嘴中,听到光忠的话,手却顿了顿,又想起一期一振之前的神情,她心中微微有些不爽,然后愤恨地看着小蛋糕,用牙签将小蛋糕戳出几个小洞,空中还不停念叨着“坏一期”。



此时,厨房的门被打开了。审神者下意识地去看那人是谁,却发现是近侍。她讪讪地将小蛋糕塞进口中咀嚼,回过头不再理他。一期一振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然后问光忠:“饭菜准备好了吗?乱说肚子饿了。”



“快了,马上就可以吃了。”光忠深深地看了一期一振一眼,应道。



一期一振闻言,又将门关上,没有回头。



晚饭,依然是温馨的。审神者吃着光忠做的饭菜,感叹着光忠手艺真好。



博多与厚向审神者倾诉着自己远征时出征服又破了。审神者笑着说吃完饭可以拿到她房中给她修补。



清光与安定抢着要帮审神者修补,药研推荐歌仙来帮忙,歌仙说着除了风雅之事其他的我可不做。三日月仍然在哈哈哈地大笑着,乱指责鹤丸为老不尊竟拿毛毛虫吓他。要不是长谷部出面,晚餐可就没法好好吃下去了。



本丸一派其乐融融。就连不爱说话的大俱利鸣狐和骨喰看着气氛这么好,都忍不住多说了一句话。全场唯一不说话的,大概就只有一期一振了。



弟弟们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他只是笑了一下,继续吃饭。骨喰第一个吃完饭离开,他是第二个。原本近侍是坐在审神者身边的,可这次却他却坐在一大堆弟弟们的中间。



审神者叹了口气,她真心不明白他到底闹什么小脾气。吃完饭后,她坐在走廊边,那些针线帮博多和厚修补出阵服。一个时辰后,终于将两套衣服修补好。她起身后才发现站在她身后的一期一振。



少女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皱眉对上近侍在黑暗中格外耀眼的金色的眸,道:“一期,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很晚了,进去睡吧。”他答非所问地拿起地上的本体,然后拉开门,示意审神者进去。审神者无奈,刚想说什么,却又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到,只好进去。



审神者将衣服放在枕边,然后隔着帘子,换上了睡衣。换好衣服,少女拉开帘子,躺在了榻榻米上。她疑惑着平时一期一振都会守在自己身旁,可今天却走出了房门。



审神者深呼吸,然后看着近侍的背影,缓缓开口:“一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我回到本丸后这么冷淡,就连看我都是那种陌生的神情。一期,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告诉我,我可以改。”



近侍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主没有错。”



“出阵服已经修补好了,你要走的话就顺便带给博多和厚吧。”审神者叹了口气,然后侧身背着付丧神,不再理他,默默地躲在被窝里落泪。



一期一振没有拿走衣服,只是道:“我就在外面。”然后离开了房间。



的确,只要一眼望过去就可以透过纸糊的日式拉门看到门外那个身影。



审神者有些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心想着他若是要用这种冷暴力来折磨自己,那就尽管来吧。为什么自己要莫名其妙地承受这种沉重的情感?她觉得自己很委屈,又不知找谁去倾诉,只好沉沉睡去。



后来的每一天晚上,一期一振都守在门外,没有进入审神者的房中。就连平时,他都有意无意地避开审神者。审神者感到深深地无力,每一天都将他派去远征,只有晚饭时才会回来。



不过平时自己闲暇无聊的时候,也会突然记起在现世闹出的乌龙,以及那个收留自己的他的男人,她突然发觉似乎对他的感情有些微妙……



三年后。



万叶樱今年开得出奇地晚,竟在冬至才盛开。本丸里的刀剑高兴地在树上树下玩耍喝酒喝茶,清光提议可以在树上挂下自己的心愿,指不定万叶樱看到了,就会帮他们实现。审神者也闲来无事地跟着刀剑们写下心愿:希望本丸每一年都能好好的。



微风吹过,落了一地的樱花。



一个纸笺慢慢悠悠地飘落在少女的手中。少女不知是谁的,打开后,却发现上面只写了简短的九个字:



愿主与弟弟平安快乐。



落款是一期一振。



待安定过来唤她吃饭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湿了眼眶,落下的泪打湿了纸笺。她着实让安定吓了一跳,安定笨拙地安慰着审神者,问她怎么了。审神者却说没事,然后擦干了泪,将纸笺放回树上,回到本丸。



吃完午饭后,就要开始安排出征人选了。一期一振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她会选谁,因此吃饭的时候就已经穿上了出阵服。可这次审神者并未选他,而是将他留在了本丸做内番。



听到远征人选名单后,一期一振怔了几秒,回过头去看少女。少女含笑一步一步坚定地靠近他,伸手想要他的拥抱,近侍却蹙了蹙眉头,冷淡的避开。少女呆滞在原地,突然踮起脚揪住他斗篷上的金穗穗,看着他又是一愣的反应,忍不住满意地笑了起来:



“愿主与弟弟们平安快乐?”



一期一振不自在地撇过头不去看她,耳根子却红了起来。


评论 ( 34 )
热度 ( 114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