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 捡到一只审神者(三)

捡到一只审神者(三)


◆定时发布√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审神者已然好久没看过电视,因此看什么都是兴致勃勃的。在感叹现世真是又发达又方便的同时,顺带感慨周泽楷家的沙发真软。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明明刚刚才吃了早饭,可现在少女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着。审神者抬头看了一眼电视机上方的闹钟,一脸看淡生死的样子——自己看不懂钟表。因为以前是在本丸,所以审神者没什么时间概念。



少女只好瘫在沙发上,像一只失去了梦想的咸鱼一般。瘫了好一会儿,她才毅然决然地跑到厨房,打开冰箱后,除了一大堆食材,再无其他。她溜进了周泽楷的卧室中,寻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零食。少女站在周泽楷的书房门口,突然远远地看见了书房的墙角放着一面镜子,和本丸的相似的不得了。



审神者有些好奇,难不成另一面镜子就是在周泽楷的家中?那么一切都好办了。正当少女想侧身进入书房,忽然听到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咔哒”一声,她只好飞快地关上书房的门,回到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周泽楷站在门口换鞋,手中提着一个装着满满的盒子的白色塑料袋。审神者清楚地闻到门口传来的饭菜的香味,胃又是一阵揪疼,肚子也瘪了再瘪。



“抱歉……晚了。”他有些抱歉地说道。



审神者语气满是不在意:“没事没事。”



有饭吃就好。



周泽楷进入房中,他侧头看了一眼审神者,审神者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剧,见他在看自己,抬头对他嫣然一笑,然后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剧。周泽楷嘴角弯了弯,迈着长腿走进厨房,唤她过来吃饭。



审神者听话地关了电视,像只小雀一般又蹦又跳欢快地跑到厨房中,坐在早晨吃饭的位置。男人用修长而白皙的手将餐馆盛来的饭菜端出,放在餐桌上,递给少女一碗白米饭。



少女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拿起筷子照常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快速扒饭,也只配了几道清淡点的菜和汤,便将碗中的饭吃光。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周泽楷见审神者配的菜不多,有些愧疚地垂眸。蝶翼般的睫毛垂落,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少女慌忙解释:“我不挑食的!”



……才怪。



她在本丸,嘴都被光忠娇养养惯了。光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也清楚合她口味的食物。挑食的时候会将不喜欢吃的食物变成好看又好吃的点心。



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并不在本丸,而是寄人篱下,又怎么可以嫌弃这些东西,让周泽楷麻烦?



审神者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又拍了拍,感叹着自己真的是被本丸的刀剑给宠坏了,现在都这样白莲花。她可不能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周泽楷吃完饭就去上班了。审神者看着他匆忙的背影,心中明白他中午一般不回来吃饭,但是因为收留了她,才得赶时间带饭菜回来和她一起吃。审神者叹了口气,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跑进了书房中。



书房的门一直没锁,房间也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整理得井井有条。审神者一眼就看到了墙角的镜子,她眯了眯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朝镜子走去。



镜子上镶着镀金,金上还有精致的花纹,与本丸毫无差别,她要不是知道有两面镜子,估计会以为是谁把镜子从本丸带到了现世。少女的素手抚上镜面,不料手上却传来清晰的疼痛感。她低眸看了一眼掌心,也无生理上的伤害,但是手链上的光芒却弱了几分。



当初听歌仙说,政府破格选七岁的她作为审神者是因为她灵力太过强大,平日里为刀剑男士们手入使用灵力恢复也绰绰有余。但谁知因为穿越来现世的原因,灵力就流逝了许多。再这样下去,她的灵力就会枯竭,变成普通人,不再有当审神者的资格。



变成普通人也倒还好,不过本丸中的刀剑会进行一轮沉睡,等到新一任的审神者的来临,才会被召唤苏醒,但是那时候的刀剑已然不再拥有之前的记忆。如果有刀剑忤逆政府的意见,就会被政府强制带去碎刀或者刀解。



她才不想这样呢。



之前一觉睡醒,发现手链的光芒亮了几分,但现在触碰了镜子却又流逝。看来在找到一期一振与蜂须贺之前,她必须要好好保存灵力。



接下来的日子,和第一日一样清淡。除了每天晚上吃完饭偶尔和周泽楷散散步,可以到公园玩儿一会儿,研究一下书房中的那面镜子,便是除了睡觉,就是吃吃饭,除了吃饭,就是看电视了。



最近手链的光芒越来越亮,她总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很快就会和一期一振与蜂须贺回合回到本丸了。



心头涌上的不舍,是错觉吗?



审神者看着每天都在坚持不懈地在公园里练习广场舞、太极拳的大爷大妈们表示敬佩,向他们投去敬仰的目光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完全不能坚持每天锻炼,所以才会整天被近侍刀嫌弃。



当审神者好累呀。少女感叹着,但是不得不承认,在本丸与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是美好快乐的。



虽然与周泽楷在一起也挺快乐的。



少女这么想着,然后戳了戳躺在自己身旁熟睡的周泽楷的俊颜,竟忍不住嫉妒起了他好看的脸蛋。戳一戳就不好了,柔嫩的手感让审神者上了瘾。



周泽楷下意识地抽了抽嘴角,然后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跪坐在她身侧的少女。他只要一对上到审神者的眼睛,心头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他的耳根子又红了,于是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然后起身。



审神者见他想要起来,便侧身移开方才压着他衣角的膝盖。少女指了指电视,周泽楷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电视。电视正播报着S市今天举办的庙会,周泽楷顿时明了,腼腆地笑了笑,带她下楼。



此夜,灯火阑珊。



S市是个大城市,本来就人多,现在又举办了庙会活动,就更加人山人海了。审神者艰难地走在路上,险些被夹成人肉馅饼。可周泽楷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她的,似乎生怕下一秒她就会不见。



她一抬头,就能看见隔着两三个人头的周泽楷一脸无奈地皱眉前行的样子。可惜人流实在是太大了,本来好好地握着他的手,迎面而来就是一个熊孩子,将两人的手撞开。



只一低头功夫的时间,审神者抬头时就再也没找着周泽楷。她心中有些纳闷,但是只好走到一个空旷些的地方,坐在长椅上等他来找自己。



少女双手撑在椅子上,晃动着白花花的小腿,无所事事地看着人来人往。忽然,她手腕上的手链光芒愈来愈亮,她有些疑惑,但也觉得正常。



不远处,走来两个人。审神者有些近视,眯着眼睛想看清楚是谁,只能看清水蓝色的头发与紫色的长发。待他们走近了,少女才看清楚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人



——一期一振和蜂须贺。



审神者不顾一切地跑到近侍面前,紧紧地抱住了自己日夜思念着的近侍,泪水再也止不住了,终于冲垮堤岸。少女清楚地感受到,近侍的身体微微一僵,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知如何是好。随着“啪嗒”的一声,刀掉在了地上。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缓缓伸手搂住少女的腰身。


评论 ( 37 )
热度 ( 130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