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捡到一只审神者(二)

捡到一只审神者(二)


◆被人催更了过来更新√

◆这章…可以说是非常啰嗦了

◆这是一个温馨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男人让审神者先坐在沙发上,审神者听话地坐在软趴趴的位置,目光却放在了沙发上不远处的小企鹅抱枕。小企鹅又软萌又可爱,乖巧地坐在沙发上。



原来这样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也喜欢可爱的毛绒玩具啊……审神者在内心深处感叹着,果然人不可貌相。



男人摘下黑色的口罩,又露出了精致无比的全脸。他俯身从沙发前的玻璃桌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按起了电视,又开了风扇,然后对着坐在沙发上不知该做什么的少女问道:



“你……要吃东西吗?”



审神者心里暗想着自己借住在别人的家中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哪里还有脸去蹭饭?



她摇摇头,肚子却有些不争气地伴随着摇头叫了起来。审神者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尴尬地笑着——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啊。



男人笑了一下,走进厨房。审神者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这玩意儿也只能在隔壁审神者遥有空的时候,在她的本丸看几个小时。她与遥聊起现世电视剧与男明星的时候,两个人都异常兴奋。



可惜每次只玩儿了两个小时,就被自家的近侍刀抓回去处理一大堆的工作。



等到男人捧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出来的时候,审神者指着电视中的娱乐新闻,像个好奇宝宝,问他:“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快就死了?”



“什么……?”男人怔了一下,转头瞥了一眼电视机,看到娱乐新闻正在播报一位日本影帝在前些天去世,这才反应过来,“老就会去世。”



“可是,我之前看到他还在演那部什么《xx的爱情故事》呢,剧里他还挺年轻的,怎么会这么快老呢?”少女不解地抬眸问他。



他将鸡蛋面稳稳当当地放在茶几上,还附上一双像是刚仔细清洗干净的筷子,似乎有些无奈少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问题,淡定对她说道:



“先吃。”



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好吧,谢谢你。”


审神者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朝男人投去感激的目光,右手拿起筷子,道,



“那我要开动啦。”



审神者目不转睛地盯着筷子中长而细的面条,放在嘴中慢慢咀嚼。虽然味道有些清淡,厨艺也比不上自家光忠,但是还是很好吃的。



男人见少女被滚烫的面条烫到了舌头,眼泪差点滚落的样子,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慢点……”



少女揉了揉眼睛,左手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又弯又好看的眸因为泪花的缘故,显得明亮好看,好像是夜空中的被揉碎了的星辰皆收敛在她的眸中,闪亮而璀璨。



而他就站在一旁看着少女吃得津津有味,当少女竖起拇指时,他忍不住弯起嘴角,眼神也变得万分温柔。



吃完后,男人带她进了隔壁的客房,并告诉她那个衣柜中有他妹妹的衣服,他妹妹暂时不在家,如果审神者没有换洗的衣物的话可以借用,但是她所有用过的衣物都要清洗干净后放回衣柜。厕所什么的,对门有一间客用的。



审神者点头点得宛如小鸡啄米一般,待男人介绍完毕后,突然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那个…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男人薄唇微启:



“周泽楷。”



少女道:“我是『奈』请多指教。”



“明天…早点起来,去警察局。”



周泽楷打开房门准备进入的时候,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无辜地小声碎碎念着:“我今天都成年了,去什么警察局……”



周泽楷转过身子疑惑地歪着头看着少女。审神者咽了咽口水,告诫自己家里还有一堆美色可以整天下手,不必因为现世人类的皮囊而被迷惑。她吞吞吐吐道:“不是……那个……周泽楷,会有人来找我的,不用去警察局。”



男人并没有表示同意,也并无拒绝你的意见,只是丢下两个字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再说。”



各自回到房后,审神者打开了客房中的衣柜,发现全是女孩的裙子。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一套睡衣与干净的浴衣后,赶忙进了厕所开始洗澡。



因为今天穿越的时候头太疼了,审神者流了一身汗,身上黏腻腻的,十分不舒服。她打开水龙头开始往浴缸中注入温水,待到合适的水位后才光着身子进入浴缸中。



她虽然多年没回来过现世,但是隔壁家的审神者用的也是浴缸。她常常因为嫌弃自家温泉实在是太低级了,于是跑到遥的家中洗澡。即使每次,都会被自己家的一期一振训斥一会儿,但仍然乐此不疲。



啊……说起来,不知道一期一振和蜂须贺怎么样了呢。审神者虽然隐隐约约有些担心这两把刀,但是低眸看了眼手腕上闪烁着光芒的手链,想起一期一振偶尔会对自己坚定地说“相信我”,又感到一阵安心。



——



周泽楷在房中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墨色的头发,皱眉地看着房门,不知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竟会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带回家中。不过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步,只好先收留她一阵子了。



——



次日审神者坐在周泽楷的对面,而周泽楷一脸严肃地问审神者关于她身世的问题。审神者被他来了个猝不及防,怔怔地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我是一个日本人。因为我妈是中国人,所以我会说…中国话。我爸前些天去世了,但是我爸妈又离婚了,我爸想让我来中国找我妈。



可是在我下飞机的时候,有一个男人过来问我要不要帮忙,我就同意了,后来失去了知觉。再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巷里,东西也都被偷走了。我在街上询问别人问题都不理我,只有你理我了…



所以就算你带我去警察局,也没有用的。况且我也不打算找我妈,只想在这座城市工作。我有两个朋友在这里,他们会找到我的。”



少女一股脑地对着面前的男人说完自己的谎话,然后才停下来吃周泽楷准备的早餐。



而周泽楷将信将疑地看着少女,但只要一对上少女的那双仿佛有魔力的眸,他就会忍不住去相信她。



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抬头去看他的眼神,见他已经完全相信,才松了口气。其实自己也不是想对他撒谎,只是政府规定了审神者的身份不可在现世暴露,若是暴露了,就会被撤销身份。


不然她哪里愿意去对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撒谎呢?



少女飞快地吃完了早餐,周泽楷的厨艺也早就被她吹上了天。他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起身收起盘子准备洗碗。审神者却拦住了他,告诉他一切的家务都包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让他放心去上班。



周泽楷有点担心地看了她一眼,但终究拗不过少女,只好提着公文包离开了公寓。



此时此刻,少女正与两三个脏盘子展开决斗。她小心翼翼的清洗着盘子,生怕打碎它帮了倒忙。



这种活儿在她刚来本丸的时候,初始刀歌仙常常教她做一些简单的家务,若要是交给七岁的她肯定五分钟之内搞定。可是后来本丸里的刀剑越来越多,碗筷什么的都让他们去清洗,自己整天就是瘫在家中,以及被长谷部和一期一振训斥。



好不容易清洗好了盘子,审神者瘫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评论 ( 46 )
热度 ( 154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