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周泽楷x女审神者]捡到一只审神者(一)

捡到一只审神者(一)

◆将近四千的第一章肝了四个多小时

◆这是一个温暖治愈的故事

◆可能我有点啰嗦

◆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完

今日,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二十岁了。在日本,二十岁意味着成年。全本丸为庆祝这样一个盛大的日子,为审神者举办了成人礼。就连隔壁本丸的审神者也都邀请来一起参加,见证少女的成长。

烛台切光忠正在厨房中忙着精心制作生日蛋糕,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在一旁垂涎三尺地望着光忠手中快要成型的蛋糕。五虎退正慌乱地抱好手中不安分的小老虎,药研藤四郎无奈地哄着弟弟们赶紧离开厨房重地。

在隔壁女审神者遥的帮助下,审神者才换好繁重的和服,继续梳妆。

少女长发及腰,遥小心翼翼地将上半部分的青丝被一支白玉簪束起,剩下的发丝皆随意慵懒地贴合在后背。

遥是看着少女长大的。见当年只有七岁的少女如今已长大成人,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夸赞审神者长的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审神者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笑了一下。

拉开日式的纸糊拉门,就看到一期一振的本体随意地支撑在地上,而自己却慵懒地倚靠在身后的墙壁,闭着眸似乎在小憩一般。遥用长袖掩面偷笑,陪着自家加州清光离开。一期一振见审神者出来,才睁开金色的眸子去看她,却被惊艳到了。

一袭精致华丽的和服着于小姑娘的身上,显得有些笨重。审神者见自家近侍刀笑而不语地看着自己,便提着裙角,在近侍面前款款转了一圈,回眸即是温婉一笑问道:

“好看吗?”

近侍金色的眸中溢满笑意,仍是不语,却点了点头。刹那间,审神者恍惚看见一期一振平日干净的眸中闪过一丝丝情愫。她不想去思考,也不敢多想,俯身坐在走廊上。和服有些短了,坐下都有些艰难,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小腿,穿着木屐的脚来回晃动着。

夏夜,种满花草的小院中吸引了大片的萤火虫。荧光不停地在草丛中闪烁着,忽明忽暗。

萤丸与乱藤四郎在庭院中玩耍着,不一会儿乱突然捧着亮闪闪的小瓶子,献宝似的跑过来,递到审神者面前:

“主上,生日快乐。”

审神者笑着收下,萤丸却在一旁让审神者打开瓶子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小姑娘闻言玩心大起,她打开了玻璃瓶,眸中在瞬间被点亮。

成群的萤火虫竞相挤着飞出,在如墨的夜空中飞舞着。最后一只仿佛像是道谢一般,飞回审神者的手中,亲吻了一下审神者的手背后离开。

身后的近侍仍然一动不动,审神者微微抬头去看一期一振,唤了一声他的名字。近侍对审神者笑了一下,审神者道:“你看,萤丸和乱都有生日礼物给我,一期你的呢?”

一期一振仍然笑着,审神者却不甘心,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不会没准备吧?”

近侍闻言笑了出来,随后在身侧的口袋中取出一条闪烁着的手链,缓缓走到审神者的面前。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捏住审神者白皙的手腕,好像生怕会把她弄疼了似的,小心翼翼地为她戴上那串手链。

手链散发着光芒,一期一振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这条手链散发的光有多亮,主您的灵力就有多强。如若主与我们走失,手链便会指引主找到我们。”

“啊……谢谢一期。”审神者握住戴着手链的那只手腕,笑道,“一期的小判攒了很久吧?”

难怪最近都看他没怎么给弟弟们买小礼物,原来是为了攒小判去万屋给她买生日礼物。见近侍又笑而不答,审神者也不恼,朝近侍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此时,今剑与前田藤四郎跑到审神者跟前,告诉她光忠已经准备好晚餐,可以去吃了。两只小短刀一人一只手地拉着审神者,领着她前去,还不忘喊一声自家的哥哥。一期一振无奈地跟在身后,随着一人两刀前去。

光忠这次准备的菜肴十分丰富,可以说是山珍海味了。审神者与长谷部开始严重怀疑今年上半年的小判是不是全花在了食材上。

饭后,不知是谁提议可以去现世看看,惹得粟田口家的小短刀开始起哄了起来。一期一振却训斥他们胡闹,小短刀们顿时沉默,全场鸦雀无声,只剩下三日月的笑声。

审神者转念一想,笑着道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自己已经多年没有回去现世。资历最老的初始刀歌仙兼定有些迟疑地看着自家的小姑娘,缓缓开口:

“主上年幼时父母双亡,因为灵力强大,七岁来到本丸,至此再未回到现世。若此番前去,就怕主上的灵力失控。”

初始刀的这番话引得众人沉思,又提起审神者父母双亡的事,气氛也有些压抑。

审神者却道无妨,让歌仙别担心,扭头去看身侧的近侍刀:

“一期和我一起去吧?”

一期一振有些犹豫地看着弟弟们,药研藤四郎拍拍胸脯让哥哥不用担心,近侍这才放心地回过头看审神者,点头应道“好”。毕竟一期一振还没来本丸的时候,弟弟们都是他带着的,让药研看着他很放心。

小短刀们也闹着想要跟去,审神者却选择了蜂须贺,让小短刀们有些失望。审神者满口答应会帮他们带回来小礼物,短刀们这才不那么沮丧。

“那么,既然如此,本丸就拜托长谷部和光忠来管理了。”审神者感激地对面前的两位刀剑男士鞠躬。

“主上不要和我们客气。”

“绝不辜负主上的命令。”

审神者先换回了自己原本松松垮垮的黑白休闲服和一条七分裤。长发被一条深蓝色的绸带高高系起,看起来干净而清爽。

随后,一期一振与蜂须贺随着审神者进入了主卧。审神者推开衣柜最里的一扇门,里边空空荡荡,没有一件衣服,只放着一面镶着镀金的镜子。蜂须贺弯腰进了衣柜,将镜子取出。

一人两刀站在镜子前,审神者念了咒语,下一秒,黑暗就开始一点一点地侵蚀意识。最后,大脑完全失去了意识,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不知过了多久,审神者才慢慢地恢复了意识。再次睁眼,自己却倒在一个小巷子里。起来后,头依然有些疼痛。她后知后觉地发现来到了一个一点儿也不像日本的地方,并且两把随身的刀剑也不知去哪儿了。

审神者感到了一股危机感,但也只能淡定地环顾四周,想要搞清楚自己现在在哪里。这个城市人来人往,人们皆讲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意外地发现一期一振送的手链,分明在本丸的时候很亮很亮,一到现世,光芒变得有些弱了。一期本来说这条手链可以帮助她找到与她走失的刀剑,可现在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审神者顾不了那么多,默念了一声咒语,使用自身强大的灵力来维持沟通。

她走出小巷,本来想问问几个年轻好看的女孩子,那些女孩子却奇怪地看了审神者一眼,不理不睬。接二连三的,审神者皆碰了一鼻子灰。

她又继续随意地扒拉一个人,待那人转过身来,却被那人的容貌惊到。那男人乌黑的头发有点长,五官精致无比,脸也毫无棱角。尤其是那样一双墨色深邃的眸,一眼望去,似要将人推去万丈深渊,从而万劫不复。

这这这……别说自家本丸的刀剑男士个个都长得俊秀无比,但这样好看的男子,说是比三日月还要儒雅英俊,也丝毫不过分。

他的口罩原本放在下巴,又突然拉回到鼻子上。男人低眸看着少女,眸中带有疑问地看着她。审神者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拉着人家的衣角不松开,连忙有些尴尬地松手,张口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这里是哪里?”

男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口罩动了两下:“S市。”

完全没有听说过日本有这个城市。

审神者感到有些挫败。

“那个……这是哪一个国家?”审神者小心翼翼地问道。

男人看她的眼神更奇怪了,但小姑娘眸中天真的求知欲让他不得不回答。他回答的还是那样简短,也不多问,只是说了两个字:“……中国。”

虽然说审神者是在本丸长大的,但是刀剑们常常通过隔壁审神者穿越回现世取回的教材,教审神者学习。

审神者绞尽脑汁地回想着那张世界地图,却有些苦恼自己以前不好好学习地理。少女无奈极了,只好继续询问男人:“你能送我回日本吗?”

男人沉默了。

审神者有些慌张,在心中不断地念念叨叨是不是他嫌弃自己太烦了,还是自己提出的要求实在是太奇怪。

她不停在心里指责自己太过莽撞,现在却开始怀念起本丸,就连平时爱捉弄人的鹤丸与不爱说话的大俱利,此时此刻也显得不那么讨厌了。都怪自己瞎闹腾,没事去什么现世啊……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男人依然不说话,迈开腿准备离开。审神者一慌,情急之下只好抱住那男人的胳膊。男人的耳垂忽然红了起来,疑惑地停下脚步,回头去看审神者。

审神者也红了脸,支支吾吾道:“那……那个。你可不可以收留我………”

“你家呢?”男人皱着眉打断她。

“我回不去……”审神者又怎么不想念本丸呢?她还想早些回去,去和爷爷喝茶,去吃光忠做的点心,和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一起玩耍,和近侍与初始刀撒娇。

况且,穿越到现世,只有灵力强大的审神者才能做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地步。少女并不是灵力不强大,反而是娇弱的身躯完全控制不住源源不断的灵力,才会在穿越时失控,产生头疼的感觉,与随身的刀剑走失。

来现世倒是简单,可是回到本丸只能寻找与本丸中相同的那一面镜子,才可以穿过镜子回去,目前也只能通过自己的灵力来感知镜子在哪儿了。

男人淡定地接着吐出两个字:“宾馆。”

审神者也是在隔壁审神者姐姐听说过这个词,仍然非常不好意思:“我、我没钱……”

这样一个常年生活在异世界的少女,几乎与世隔绝,同那些刀剑生活在一起。平日里也只有隔壁审神者闲暇的时候,才能鲜少地与同类交流。生活在本丸足不出户的少女,遇到了这种情况,她又怎么会知道该如何去解决?

男人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再对上少女那双真诚而纯粹到极致的美眸,终究不忍心拒绝,只得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审神者的眸亮了起来,乖巧地跟在他身后不再说话。男人走到一栋高大的公寓停下,少女却愣愣的忘记止住脚步,撞上男人的后背,吃痛地叫了一声。

男人慌忙转身去看审神者有没有受伤,见审神者对他笑了一下,才松了口气。两人乘坐电梯到了指定楼层,男人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入了房中。

审神者站在外头不知如何是好,男人却将一双拖鞋放在她的面前,垂首看眼前娇小的少女,见少女还在犹豫,他却直接开口道:“进来?”

审神者有些吃惊地抬眸,感激地望了一眼男人,这才缓缓脱下自己原本的小白鞋。穿上拖鞋后,她小心翼翼地往房中探头。男人的眸中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将少女身后的门关上。

评论 ( 95 )
热度 ( 210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