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男神x你] [喻文州x你] 子非鱼(中)

子非鱼(中)

@与君 生日快乐!
◆一个温暖的小故事

两年后,G市。

因为你是在B市出了名的大学读书,因此找工作并不困难。你的故乡是G市,父母都希望你工作的公司能够离家近些,这样就不用像其他背井离乡的游子独自一人外出打拼,一年只回来一次。父母已经年迈体弱,家中还有一位患重病的奶奶需要父母的照顾。你只好听从父母的意见,来到G市工作。

你应聘的公司是一家香水公司。这家公司的总公司是在巴黎,只是在G市的分公司。刚进入这家公司没几个月,你便因为自己乖巧懂事听话的性格,混的风生水起。你的上头是一位成熟性感约莫三十多岁的女性Lily,她最近收到Boss的要求,让你们小组专门为一款名为《荣耀》的游戏中的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设计香水。

你自然是明白boss的意思。这款游戏十分有名,影响力巨大,几乎是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荣耀》中的职业选手各个也是现在网络媒体等的心头肉。boss最近策划设计关于这些职业选手的独特香水是因为职业选手们收获了许多少女心。就算这款香水再怎么不好,那些万千迷弟迷妹们也会因为代言人是自己的偶像而剁手。

你百无聊赖地伏在电脑桌前,搜着关于喻文州的资料。百度百科中有着他真人的照片,你看着缩略图怔了一下

——应该是错觉吧?怎么会和他这么像?

你点开大图,默默地咽了咽口水,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

痛觉慢慢传导到大脑中的神经中枢,你抽疼地叫出了声,意识到这并不是错觉。

好像…确实是他。

这款香水因为你曾见过他的缘故,凭借着两年前遥远而模糊的记忆,很快就设计好了。再加上Lily对你设计出的方案提出了几处建议,在原材料的基础上更改并添加了许多地方。

最终设计出的香水是淡而不失雅致,给人以深邃与稳重的感觉,被名为“Bramble”。

是的,荆棘。

当年庙会一遇,喻文州给你带来的感觉是那样的温和,如同古人所说“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他是蓝雨的队长,面对困难与危机总是气定神闲,镇定自若,给人百分百的安全感。他温润如玉,笑起来总是能蛊惑人心。

但据说蓝雨前任队长魏琛正是因为喻文州手残的这个缺点,所以忽视了他。慢慢才发现喻文州潜在的力量与能力是多么强大,才退役将队长的位置给他。

他就是这种看似表面纯良无害,其实满肚子坏水的人,就像传说中“披着羊皮的狼”。那些荣耀的粉丝,根据职业选手们的特性分组,他是荣耀职业四个战术大师之一。

不知是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玩战术的,都心脏。

因此这款香水,被命名为“荆棘”。

每次在无聊时,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他温和的样子。而每每在这个时候,你便会笑着执笔在手边的白纸上写下“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原来他叫喻文州。

喻文州。

儒雅又好听的名字,怎么不叫人喜欢?

难怪他有那么多粉丝。

此时,你现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心头莫名涌上一股突如其来的酸涩。你又何尝没有再去寺庙找过他?几番万里迢迢地赶往清净寺,次次都无功而返。向寺庙中的和尚打听,却只知他姓“喻”。所有人都称他为“喻施主”,以及那只猫儿,也再未见过。

因为你是这次香水的设计师,所以Lily让你去和喻文州谈合同。其实喻文州很早以前就已经听boss同他说起过这件事,但喻文州却只是笑着说,等成品出来后再议。

此番前去,必然是要带着胜利归来。

你收拾好心情,前去蓝雨俱乐部。

巧的是,你与蓝雨战队副队长黄少天是远房亲戚,虽然到你们这一代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你和他还是玩得不错。

刚进入蓝雨的大厅,便看到站在电梯外正准备上楼的黄发男子。你一眼就认出那是谁,提着包抱着资料朝他跑去。他正带着耳机哼着小曲儿,并没有发现你朝他袭去。你笑着猛地用厚重的资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黄少天!”

他被你吓了一跳,叫出声。他吃痛地揉着肩膀开始垃圾话攻击,见是你,摘下耳机,恶狠狠地瞪了你一眼:“你是要吓死我啊能不能好好打招呼!没大没小的,叫哥哥。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默默地挖了挖耳朵,见他终于说到正题,才扬了扬手中一大叠的资料。

黄少天目瞪口呆:“原来是你们公司一直想找我们队长合作啊?既然有专门为队长制定的香水,那……我有没有?我有没有?”

“我怎么知道,你烦死啦,电梯到了。”你转身略过他进入电梯,他紧跟其后,仍然在喋喋不休着。而你却认真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无视他的话痨,将他一大串话当做耳旁风。

黄少天带你去了队长室。你站在门口,伸出手,一直迟迟不敢敲门。脑海中又莫名想起喻文州伏在桌上写字帖时,抬头对你的微笑。再次无视黄少天在一旁的垃圾话,你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进来。”

那人声音温柔而好听,唤醒你沉睡两年多的少女心。

你进入门,在关上门的最后一刻,对门外的黄少天狡黠一笑:“谢啦,少天。”

黄少天独自在门外一人气的直跳脚,关上门后还可以听见他不停地说着没大没小这四个字。

你再转过身去,此时,喻文州已经在凝视着你许久了。他见到你的正脸,有些恍惚,却又转瞬即逝。他对你笑了一下,示意你过来坐。

你深呼吸了几下,握着拳,朝他走去。房间里很安静,静到只剩下你穿着高跟鞋走路时发出的声音,只剩下你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你大大方方地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你对他微笑道:“喻队好,我是……”

“我知道。”他打断了你,直接念出了你的名字。你心中一惊,却愣是没想到,时隔两年多,他竟还记着你的名字。

他修长白皙的十指交叉在一起,精致到毫无棱角的下颚抵在手上。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惬意地半眯着,眸中全是戏谑。他这幅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你是这次来谈合同的人。

你立马缓过神来,镇静地将手中沉而厚的资料与香水样品推到他的面前:“这是我们公司专门为您设计的香水,名为‘Bramble’。这些是关于Bramble的资料,最底下是合同,请您过目。”

“Bramble?”他接过香水样品,将样品凑到鼻边轻轻一嗅。突然红唇微启,轻轻念出这个单词,绕有兴趣地笑着看你,“荆棘?”

“是的。”你看似镇定,其实心中早已掀起波涛汹涌,内心刷满好紧张好紧张的弹幕。

你刚要开口解释,他却含笑看了你一眼,似是明白你要说什么,道:“明白了。”

你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却见他随手翻了两下资料,就抽出最底下的合同,打开钢笔的笔盖,毫不犹豫地签下名字,最后递还给你:“好了。”

你有些疑惑,迟疑地看着他。虽然非常不解他为什么这么草率就签下去,但是任务完成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接过合同,站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职业的微笑,对他深深鞠了一躬,抬头时,眸中闪闪发光:“谢谢喻队。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刚走到离他位置的不远处,他却突然站起来,迈着大长腿,唤了一声你的名字。你顿住脚步,刚想回头,他却快步走到你的身后,紧紧从背后抱住你的双臂,将你半拥似的禁锢在怀中。

他身上全是Bramble特殊的香气,快要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你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他却打断了你的欲言又止:“你这次来…只想和我说工作?”

“什么?”你反射性地反问道。

他脑袋伏在你脖颈上,薄薄的唇瓣不经意间略过你的耳后。他在你脖上惩罚似的轻咬一下,让你忍不住在炎炎夏日打了个寒颤。

“抱歉,吓到你了吗?”他突然在你背后出声。

你结结巴巴道:“没、没有。”

他“嗯”了一声:“那就好。我想你了。”

他又唤了一声你的名字。

“你呢?”他问。

“诶…咦?!”

评论 ( 47 )
热度 ( 155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