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男神x你] [喻文州x你] 子非鱼(上)

◆一个温暖的中篇小故事
◆大概有一点借梗?
◆希望你能喜欢

今夜,一场盛大隆重的庙会在G市有名的清净寺举办。

此夜,灯火阑珊,注定不眠。

你与朋友身着清幽而不失优雅的复古汉服,逃离了世俗的嘈杂,转身走进一条满是落花而幽寂的小路。你们携着月色的心情,怀揣落寂的思绪,在惆怅的夜色中行走。

不远便到达山中的清净寺了。

此时已是深夜,清净寺的人不多,熙熙攘攘。

你一袭素色长裙,长裙勾勒出你优美玲珑的身段。你眉眼如画,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宛如高山清泉一般清冽。一支简单而朴素的白玉簪斜插在发中。你在寺庙中迈着小碎步,宛如一位灵动的仙子降临人间,银铃般的笑声飘洒在整个寺庙中。

儒雅俊秀的男子斜斜地倚靠在窗前,素手握着一把狼毫笔,抄读着金经。他微微抬眸,墨色的眸中倒映着不远处踩着落叶去听暮鼓禅音的你。

你似乎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沿着视线朝他看去。见他直直地凝视着你,你投以一个温和的微笑,继续挽着朋友的手进了寺庙。

那一刻,喻文州有一些恍惚失神。他沉浸在你那一抹惊为天人的笑容。你虽说算不上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五官却着实清秀,比起你身边那位胭脂水粉满脸的朋友,你更耐看,更让人赏心悦目。

寺庙总是透露出一种与世隔绝的萧然与沉重。你跪拜了菩萨,在门口添了香油捐了油钱后,同僧侣煮一壶香茗。

僧侣安排好你与朋友今夜的厢房。还未踏入厢房,便传来一阵檀香的香气。进去后才发现里边放了一个巧夺天工精致的香炉。

夜已经很深,你洗完澡后一身清爽。换下原本的汉服,随意从国风的背包中取出一件白纱裙再换上,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

你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你吃痛地轻轻叫出声来,那人却温和地问你没事吧。你抬头正欲对他说没关系,却发现那人竟是方才与你四目相撞的男子。你怔了两秒后回过神来同他摇摇头,并笑了一下。

他好听的声音犹如从九天之外而来,像是一块被静心雕琢后的软玉,毫无棱角。你与他再无话,却一同走出寺庙。刚出寺庙,一只紫灰色的猫儿便朝喻文州扑了过去,喻文州娴熟地将它接住,搂在怀中。

你被吓了一跳,侧开身子。却见那猫儿用鄙夷不屑的眼光看了你一眼,又回过头去蹭了蹭喻文州黑色休闲的连帽衣。

喻文州无奈地伸出修长纤细的手为它顺毛,并对你投以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你挥挥手,满是笑意盎然地看着他怀中高傲的猫儿,同他开口道:“这是你的猫吗?好可爱。”

“不是。”喻文州礼貌地回应你。他怀中的猫儿似乎不满你和他对话,恶狠狠地看着你。喻文州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拍它毛茸茸的小脑袋,猫儿瞬间安静了下来,撒娇一般舔了舔喻文州的手。

他说:“是寺庙的流浪猫。”

你狐疑地打量着他的上下——他身着休闲的黑色衣裤,头发的长度留得刚刚好,显得很清爽,也不像是寺庙中的僧人,又怎会与寺庙的流浪猫这样熟悉?

他像是看出了你的疑惑,勾了勾唇角,温和地笑道:“我常来寺庙,所以与墨禅比较熟。”

你了然地点点头,却被他的笑意吸引了,像是中了蛊毒一般,要被他深邃的眸吸进去。

——笑起来真是犯规啊。

此时你心中莫名浮现出从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万分适合他:“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他见你望着他失了神,开口道:“没事吧?”谁知,夏夜中一阵冷风吹过,惹得只穿白纱裙的你打了个喷嚏。你不好意思地笑笑,用手揉了揉鼻子,他与你同时笑了。

并不像某些言情小说片段里一般,他没带外套,只得和你说道:“姑娘回厢房休息吧。”

你点头应了一声,双手抱臂搓了搓。来到诸多厢房的拐角处,却可以看到喻文州微微蹲下,喂着那只名为墨禅的猫儿小鱼干吃。墨禅惬意地眯着眼享受好吃的小鱼干,尾巴摇上摇下,表示友好。喻文州笑着揉了揉它的头,起身,眸中全是遮掩不住的宠溺。

你叹了口气——人不如猫啊。

次日,你早早便和朋友起身,收拾好衣物,拜别了僧侣与大厅前慈眉善眼的菩萨便匆匆离开寺庙。

并无遇到他,应该是还没起来吧。你如是想到。正要下山,你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立马抛下朋友跑回去。

来到喻文州昨夜抄读金经的地方,你意外地发现那里仍然放着笔墨纸砚以及他写过的字帖。你思绪一转,笑着提起狼毫笔在纸上写下几个清秀的字:

若不复相见,平安惟愿。

纸后,还有你的名字。

朋友在不远处催你快赶行程,你应了一声,将书镇压在宣纸上便匆匆离开。

他在你离开的不久后便醒来,寻了一遍也没找到你。竟愣是看到你在纸上留下的那几个字,看着上头未干的墨水,望着下山的那条幽静的小路,笑意盈盈地收起宣纸,在心中默念你的名字。

他抱起在他脚边打滚的墨禅,回到庙中。



若不复相见,平安惟愿。

评论 ( 35 )
热度 ( 181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