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男神x她] [周泽楷x她] 暮歌(番外)

-暮歌。(番外)

◆一个甜甜甜的番外。
*补档

叶婧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冰棍,手里拿着手机低头刷微博,任由身后的人儿为自己吹头发。

啊……夏天真好。

叶婧眯着眼睛,似乎很享受。

电吹风嘈杂喧闹的声音突然停下,叶婧刚想回过头去问那人干嘛停下,却不小心掠过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叶婧立马反应过来,…顿时跳开,离他远远的,双手拖着胸,美眸怒视着那人:

“周泽楷,你干嘛?!”

那人却一脸无辜,笑着扬了扬手里的电吹风,指着她凌乱飘逸的长发:“干了。”

“哼。”叶婧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没错,她和周泽楷旧情复燃了。

所以现在,叶婧搬到了周泽楷的公寓。至于原先的公寓,就给了叶蓁。叶蓁和几个小姐妹在公寓里住着,也挺欢快。

周泽楷站在她身后,拿着木质的梳子,轻轻地为她梳着及腰的长发,突然执起叶婧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慢慢道:“妈妈想见你。”

叶婧抽回手,欲转过身却被他掰正,周泽楷正色道:“梳头。”

叶婧无奈,只得一动不动地端坐:“阿楷…你妈妈是怎么知道我的?!”

“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他说。

叶婧差点掀桌——很久以前是什么鬼?!难道他网恋的事情还告诉爸妈吗?

不过她忍住了脾气,柔声问他:“什么时候见面?我又不是你的地下情人。早点见,也是好的。”

周泽楷挑眉,头绳在灵巧的手指翻动,轻而易举地扎起叶婧的长发:“明天。”

“什么??明天??周泽楷,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哪有时间准备!

叶婧悲愤欲绝,见他绑好头发,立马站起来转过身子扑过去掐他,却摔个满怀。

他笑着摸摸叶婧的头,不再说话。

下午,周泽楷拉着叶婧上街去买些赠品带去给周母。

进入一家豪华的服装店,叶婧看着一件酒红色的长裙,顿时亮了眼睛,指着它对身边的人问道:“阿楷,这件送给你妈妈怎么样?”

“妈妈喜欢素色。”他淡定地看了眼那条裙子。

“那这件?”她指了指白色的露肩裙,听说周母身材高挑苗条,应该很喜欢穿这种显身材的裙子吧?

叶婧在心里默默想着,见身旁的人不出声,有些好奇地回过头去看他。

周泽楷叹了口气,抱住她:“还是我来…帮你选吧。”

叶婧也叹了口气,任由周泽楷去挑选精致好看的旗袍了。

回到家,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精疲力竭。

叶婧累得瘫在床上,懒得起来去洗澡,于是伸手对站在床沿无奈脸的周泽楷撒娇:“阿楷,抱我!”

他只得低头去抱。

“明天穿什么?”周泽楷已经将浴缸里的水温调好,温暖舒适的感觉让叶婧忍不住闭上眼享受,轻轻说出这句话。

“你穿什么都好看。”他悠悠地说。

叶婧睁开眼,笑着看他。

他也正笑着看她。

次日一早,周泽楷便将某个在床上赖床的人拉起来去洗漱。

叶婧本来还有些迷糊,不愿起来,却因他一句“今天要见妈妈”而清醒,飞快地洗漱完后,苦恼地站在衣橱面前,挑挑选选。

周泽楷坐在一旁,笑想当年要与他见面的她,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真可爱。

最后,还是周泽楷为她选了一件黑色的衬衫与一件白纱裙。

换好衣服出来的叶婧,很美很美。

周泽楷抱住她纤细的腰肢,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特有的清香,任由她怎么唤,也不肯松手。

叶婧无奈,觉得自己像在带孩子。

下午,周泽楷便开车带她去父母住的别墅。

别墅很是别致,花纹精致而厚重铁门关不住那些鲜艳的奇花异草和被花环绕着的秋千架。

…我靠?!!

叶婧被眼前这景象吓到,有些震惊,忍不住眯了眼。

原来周泽楷这么有钱啊?

周泽楷揉揉身旁眼睛闪闪发亮的小姑娘,笑着牵起她的手,一步一步坚定地走进去。

管家是个和蔼严谨的大叔,笑着为两人开门:“老爷夫人在客厅等少爷和少夫人呢。”

两个小姑娘走过去温顺地接过周泽楷和叶婧手中的礼物。

叶婧突然怔住,有些不适应地停住脚步。周泽楷疑惑地回头去看她。

她指着自己的鼻尖,慢慢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嫁入豪门了?”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用手指的关节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叶婧立刻回头用仇视的眼神看着他,却立马正了正色,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和周泽楷一同走到客厅。

客厅的装饰映入眼帘,叶婧不知怎么形容,脑海中只有四个加粗的大字——金碧辉煌。

周父墨色的发上不见一根白发,端坐在宫廷气息慢慢的沙发上,不难看出年轻时的他是有多么风流倜傥。

而周父身旁的周母,手被周父紧紧握着,笑着看着来人。她很是慈祥,保养的很好,很年轻。

叶婧猜中了她的高挑与苗条,却没猜中她最爱穿的是旗袍。

周泽楷说是父亲喜欢旗袍,所以母亲爱穿。

真是恩爱呢。

叶婧见周父周母握着手,又忍不住看了看自己也正与周泽楷握着手,脸上的笑意更盛。

“你们来了呀?”周母笑着从桌上拿起一杯红茶,端起轻抿一口,又放了回去,对叶婧挥挥手,“是婧婧吧?来阿姨这儿。”

叶婧闻言,回头对周泽楷笑了笑,松开他的手,慢慢走过去,坐在周母身边。

近距离去看周母,叶婧才震惊地发现,周母原来是素颜。但就算是素颜,也是这么好看。

她身上好像有一种与身俱来的仙气,让人看了不由得心动了起来。

难怪……果然是基因,所以周泽楷才这么帅气。

叶婧不由羡慕起这家人的基因。

“早就听小周提起过你啦,一直想见见是什么样的姑娘,能把小周迷成这样。”周母松开了周父的手,温和地笑着拉起叶婧的小手,说道,“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好看的姑娘。”

“是吧,老周?”周母回头笑问周父。

周父不可置否地看了叶婧一眼,最后点了点头,瞪着不远处的周泽楷。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言不发。

“混小子,现在知道回来了?”

周父的语气里有些责怪。

“嗯。”他只是应了一声,没再说话。迈着大长腿坐在三人的对面。

好像叶婧和周父周母才是一家人,周泽楷则是外人一般。

叶婧早就听周泽楷说,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当初父亲想让他继承家业,自己却不顾家人反对,跑到B市去当老师。

最后,周家的家业还是给大儿子周泽隶继承了。

周母拍了拍周父,示意他叶婧还在这里。而周父只是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父子两都是这么闷骚啊…

叶婧感叹道。

于是周母愉快地和叶婧聊起了最近的电视剧和小鲜肉。谈到二人最喜欢的男明星,父子俩皆是重重地咳了一声。

而两人皆不顾父子,继续肆无忌惮地畅谈。

到最后,周母还摘下了自己手腕上的翡翠手镯,戴在叶婧的手上。叶婧有些受宠若惊,刚想推脱,周母却笑着让她收下。

周父有些委屈:“这是我送你的。”

周母白了他一眼:“送给儿媳妇,有什么不好的?”

“把你老婆拖走。”周父黑着脸对周泽楷说道。

周泽楷点点头,拉着叶婧的手把她带走了。

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叶婧好像听到了周父在委屈地诉苦:“什么小鲜肉?”

而周母,无奈的柔声安慰。

周泽楷重重地关上房门,低眸危险地去看叶婧。叶婧有点慌,感觉他现在像一只欲捕猎的豹子。

…我又没有急支糖浆!

叶婧有点虚,所以并没有胆子说出这句话,只得弱弱地看着他。

他突然将你禁锢在双臂之中,双手抵在门上。而叶婧背对着门,呆住。

他说:“马天宇?李易峰?鹿晗?小鲜肉?”

“……啊?”叶婧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不好看么…”他好像很委屈。

等等……果然是父子…!

就连委屈的神情,都是一样的!

“说话。”他接着说。

“没啦…你最好看。我们小周最——好看了!”叶婧非常无奈地安慰一个181的巨型婴儿。

“哼…。”他闷闷地抱住叶婧,在她的脖颈处蹭啊蹭。

在周父周母那儿吃过晚饭后,两人准备离开。

周母有些不舍,温和地说:“要不今晚留下吧?床都帮你们铺好了。”

“不了。”周泽楷拒绝。

周母周父把希望放在叶婧身上。叶婧顿时感到一阵压力,转身对周泽楷说道:“要…要不我们留下吧?”

他似乎叹了口气:“好。”

两人进了周泽楷以前的房间。叶婧看着全是蓝色的大男孩的房间,忍不住笑了起来。周泽楷有点儿无语——自己离家这么多年,这个房间也是一点没变。

见身旁的人儿笑个不停,他皱眉。灵动手指飞快地在衬衫上动着。一粒一粒的扣子被轻而易举地解开。

叶婧有些惊讶:“在…在这里?!”

周泽楷眸中全是难以忍耐的欲求不满,粗重地喘息着,认真地点点头。

“不好…不好吧?”叶婧有点儿害怕。

周泽楷看了她一眼,出门打发走几个女仆。再次进门,锁上门,一步一步朝她走去,扑倒。

叶婧身上有些凌乱,扣子被解开到锁骨处,隐约可以看到里边无限美好的春光。

“记住。”他抬眸对她说道,“不行,就马上喊停。”叶婧乖乖地点了点头。

他的手钻入裙底,慢慢摸索。全身因大腿的根部被一只冰凉的手勾勒挑逗着而害怕得颤抖。

“快点。”叶婧眯着眼看身上的人。

周泽楷看了看她,笑了笑,低头去啃锁骨。在锁骨处留下一排整齐的咬痕。

她被他吻得情意乱迷,眼神迷离地看他。虽然脑海中一直想着快停下,不可以继续了,可自己却瘫软得宛如一滩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嘤咛不断地来表达她的不满。

…………

周泽楷吻了吻快睡着的她,将她抱到浴缸中清洗身子。

洗完后,他换好床单,将叶婧轻轻放上松软的大床。

“晚安。”他吻了吻她的鼻尖。

评论 ( 12 )
热度 ( 86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