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点文] [男神x你] [喻文州x你] 别怕,我在。

◆黑道paro注意
◆微借梗?
◆收好你家的喻老大(●'◡'●)ノ❤ @又子丶

现在的局势很危险。

你和喻文州今天本是要逛街的,喻文州嫌保镖烦,想与你过二人世界,便没带保镖出门。

喻文州站在你的前面,将你护得滴水不漏。凛冽冰冷的目光从一群小混混的身上划过,愈发危险。

趁着混乱,你被硬生生绑到了另一头。

你惊慌地叫了一声,喻文州瞪大眸,眼睁睁看着你离开了他。

为首的带着墨镜,黑衣黑裤,手中握着一把手枪。悠然抬手将枪指向你的太阳穴,古铜色的皮肤上露出了大片的花臂。

却见那人丧病地笑了起来,讥讽地嘲笑着喻文州:“喻文州,你也有今天?”

喻文州眯了眯眸,冷淡地看向对方,看似平静,然而已握紧拳忍住冲上去暴揍一顿绑住你的人。

“你想怎样?把她还给我。”

他声音在微微颤抖着。

“你想要这位小姐是吧?”为首的男人依然在笑着,手中的枪依旧对着你的脑袋,似乎要威胁他,“哟,不是挺厉害的吗之前?喻老大?”

他指了指脸上可怖的刀疤,笑的愈来愈猖狂:“这可是你干的好事呀喻老大。怎么?忘了?”

“不好意思。我打过的狗多了去了。”喻文州冷冷地睨看着他。

“你不怕我把这位小姐一枪崩了?”那人笑着给枪上了档。

“你想要什么?”

“把你的小拇指剁了就好。”

“好。”

你闻言,骤然睁大了眼睛,眸中全是晶莹的泪花,一颗一颗滚落。你疯狂地摇头,嘴里发出不清晰的声音。

喻文州温和地看了你一眼,像是在说没事,我在。

那人身后走出了一个小弟,将一把刚磨好锋利闪着白光的菜刀递给喻文州。喻文州平静地结果,缓缓在自己手上砍下。

你的泪已经模糊了眼眶,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力气,使出了全身的劲儿用力推开了身后绑住你的小混混。他怔了一秒,立马冲上去欲抓住你。而你却往他胯下来了一脚,他吃痛地蹲在地上惨叫。

你怒斥喻文州,泪在你白皙的脸上纵横交错着:“喻文州!你是不是傻!”接着心如刀绞地看着地上半截的手指以及一大片鲜红的血。

喻文州危险地看着刚才被你踢了下体想再次抓走你的小混混,冷淡地转头看向为首的男人,孤傲地出声:“不是说剁完就放我们走?”

那男人挑了挑眉,挥了挥身后的众小弟,讥讽地看着地上的手指,忍不住大笑起来:“我们走吧。”

喻文州这才松了口气。

你的身子已然瘫软,哽咽着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呢喃出声:“不值得的…很痛吧?”你慌忙撕下自己身上的裙子,轻轻地帮他简单包扎。

“不痛。怎么不值得?”喻文州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摸了摸你的头,眸中的笑意与宠溺快要溢出来,声音也不再像刚刚那样冰冷如让人身处寒冬之中,而是温和谦柔。

他笑说:“不过是一根手指罢了,哪有你重要?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女人。”

说罢,紧紧地将你搂在怀里。

你的眼泪如决堤了的洪水,浸湿了他的白衬衫。





“别怕,我在。”

评论 ( 43 )
热度 ( 202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