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男神x你] [喻文州x你] 中药很苦,你很甜。③

中药很苦,你很甜③
文/叶轻舟

◆日常ooc
◆内含私设
◆这个系列完结啦!撒花!
◆一起来食用蜜饯吧

[1]

        “啊啾!”

        这是你打的第五个喷嚏。

        你用手蹭了蹭鼻子,并不是很在意,翘着腿继续码字。

        坐在你身旁打荣耀的喻文州第五次把头转过来看你了。他皱了皱眉,又回过头敲击了几下键盘。

        [索克萨尔]少天,你先打,我下了。

        [夜雨声烦]???队长你干啥去回来回来啊喂!至少先把这个本打完吧?队长?队长?人呢?!卧槽快回来!!

        他起身慢慢朝你走去,身后的电脑椅应声退后,微微打转。

        你抬头,吸了吸鼻子,脸上微微泛红,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我们去看病?”他低头柔和地看着你,伸出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揉了揉你的头顶,再摸摸你的额头,“有点烫啊。”

        “…好。”

        好吧。

        你承认你是被美色迷惑了。

        于是你保存了一下文档,合上电脑。他牵着你的手走出书房。

        走之前,你好奇地看了一眼他还亮着的电脑,果然,毫不出乎预料…

         ——全都是文字泡啊……

        你无奈地扶额。

[2]

        喻文州听周泽楷说,王杰西妈妈开的中药店治病特别有效,于是带你来到王妈妈的中药店。

        “哎呀,这不是小喻吗?快进来坐吧。”王妈妈热情地迎上来。

        你有些好奇地从喻文州的背后露出头来,跟着他和王妈妈进了店里。

        “小姑娘是染风热了。”王妈妈看着你的症状,依然淡定地说出这句话,“最近我儿媳妇和周家的姑娘都染风热了。”

        你突然有些羞愧——自己昨晚和王太太趁着王杰希和喻文州不在家,出门玩了一个晚上,讨论了一个晚上到底是王喻大法好还是喻王大法好。

        眼疾手快组一生推啊!

[3]

        回归正题。

        喻文州仿佛一眼就能读懂你的眼神,挑挑眉,慢条斯理地说道:“昨天我不在,你干什么去了?”

        “没啥!应该是昨天洗头洗澡没及时擦干吧…呵呵…呵呵…”你飞快地接过他的话,说完后,一脸做贼心虚地干笑了两声。

        他笑着看着你的神情,只是吐出两个字:

        “是吗?”

        “当然!”

        你翘起嘴,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心脏喻。

        你在心里默默腹诽着。

        他似乎很不满你的回答,见王妈妈还在背对着你们认真抓药,突然俯身低头去咬住你因撒谎而通红的耳朵,压低声音,暗哑着说道:

        “撒谎。嗯?”

        ……辣鸡心脏喻!

        你捂住涨红了的脸,欲哭无泪。

[4]

         回家后,他熬出一碗,便放在你的笔记本边上,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你。

         你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的非常不自在,刚打了几个字,便忍不住回头瞪他一眼:“喻文州,你干嘛老看我?!”

        预料之中,你和他对上了视线。他依旧笑而不语,挑眉朝那碗可怕的中药扬了扬下巴:“^_^。”

        你一脸无奈——装作看不见还揭穿!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他狐狸一般的笑和弯弯的眼睛,只得捧起碗,捏住鼻子,屏气咕噜咕噜地喝下。

        喝完后,你的表情非常复杂。

        “…要死。”你皱眉闭上眼,揉了揉因苦涩而充满泪水的眼睛,但依旧很没有威严地转头瞪他。

        瞪着瞪着,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苦到cry!

[5]

        他趁你张大嘴,忍住不打嗝害怕会再次涌上苦味的时候,丢进了一个圆圆的东西,然后伸手为你拭去那颗泪珠。

        “什么?”你嚼了嚼,原本弯下去的呆毛瞬间竖了起来,眸子也立马亮了,嘴角向上扬。

        好甜诶!

        “蜜饯。”

        他看着你傻乎乎的样子,噗嗤地一下笑了出来。

         你在心里给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但脸上依旧挂着讨好的笑容,甜甜地说了一句:“还有吗?”

        “一次一个。”

         他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拿出一袋蜜饯,扬了扬。

         你刚想撒娇,突然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劲,立马正色,一本正经地说:“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啊?”

        “本来就是。”

        他眸中全是笑意与宠溺,慢慢低头靠近你通红的脸庞。你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情不自禁地抬起脸。

        良久,他笑了出来,只是用额蹭了蹭你的鼻子。

        你立马睁开眼,愤恨地看着这只狡黠的狐狸。

         而他只是笑着说出一句让你瞬间无语的话:“你不会以为……”他顿了顿,好像在吊你胃口,见你满头黑人问号,才笑,“你不会以为我想亲你吧?”

        你愣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立即愤怒地推开他,奈何自己病了,力气太小推不开,只得用力捶他胸口,大叫起来:“喻文州,你去死!”

       他边笑边一一接受你好像打在棉花上的拳头,慢慢搂住你的腰:

        “我要是死了,可就没有蜜饯了。”

        你再次怔住,反应过来,接着捶他胸口。

        日你爸爸!你居然只想到这个!

        辣鸡!分手!

        但是你哪敢讲出分手那两个字,只能在心底念叨两声,咕哝着小声骂他。

         “你说什么?”他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低头把耳朵靠在你唇边。

         “没什么。”你迅速回答。

         你突然心生一计,笑着咬了咬他的耳朵,缩回头时,乐呵呵地看着他。

        他见你如此挑衅,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将你放在床上,欺身压去。

        你惊叫了起来:“卧槽!会传染的!!”

        “管它^_^”

        他低声笑道。

-END

小剧场①
喻文州认真地对喻太太说:“你知不知道你撒谎的时候说话特别快,而且耳朵会泛红?”
喻太太:“出去睡沙发!”

小剧场②
第二天,微草蓝雨轮回三个队长同时打了四个喷嚏。
哦。
可怕的风热。

评论 ( 14 )
热度 ( 240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