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

禁止转载 不涉三 暂时离开


远山长慕 寒鸦声渡.


脾气不好(:3▓▒
是绫奈吹 挚友坏坏 镜面玖玖 宝物风霜

[男神x你] [喻文州x你] 微夏

微夏

文/叶轻舟
◆荣耀属于虫爹
◆ooc属于我
◆取名废
◆微借梗?
@竹井诗织月 给太太的文
希望太太不嫌弃_(:_」∠)_

[1]

你站在公交车上,一手抓着扶手,一手用大拇指打字,飞快地在输入框中打出了几个冰冷绝情的字:

我们分手吧。

那人随即回复了多条信息:

“???怎么了?”

“为什么?”

………

你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将他拉入了黑名单中。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刚才经过红绿灯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暧昧无比,路人皆是一脸羡慕。

是的,那男人是同你刚分手的前男友,而女人,则是你再好不过的闺蜜。

你努力仰头让眼泪不流出来,告诉自己不必为这样一个渣男而伤心。

人群拥挤。

这时,一个紧急刹车便让你跌入了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中。你有些吃痛地揉了揉被杆子撞到了的手肘,刚想抬头向那人道歉,却被他吓到了

——他一脸笑眯眯地看着你,浑身上下散发着儒雅的气息,一袭洁净的白衬衫,身上还带着些许某牌的洗衣粉和沐浴乳的香气……

我靠!有没有搞错?!蓝雨队长喻文州竟沦落到挤公交的地步?!这可能是明天的新闻头条!

你的脑子正高速运转着。突然,他犹如从九天之外而来的声音将你拉回现实:

“你…没事吧?”

他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无限循环……

你慌忙推开了他,一脸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着说:“没事…抱歉。”

完蛋…!

我可是周粉啊……一秒爬墙变成喻粉_(:_」∠)_…楷楷我对不起你…

你在心中疯狂呐喊,有些欲哭无泪。

“下次小心点。”他依然笑眯眯的,像一只狐狸,缓缓对你说道。

虽然这么说…但是你还是没有松开我!

你回头瞪了他一眼,挣脱开来,下了车。

他看着你仓促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2]

等等…现在是怎么回事?!

你看着惬意地坐在奶茶店里边笑着看着你边喝水的他,有些懵逼……

大学的暑假意外地无聊,于是你答应了姐姐,去她的奶茶店里打工,可以消遣时间,顺便赚点补贴。

正在你发愣时,姐姐走了过来,递上一杯青橘柠檬,笑着看着你们俩,幽幽道:“嗯?喻先生认识我家妹妹呀?”

说罢,暧昧的眼神在你们之间来回游走。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与此同时,你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认识!”

姐姐笑了笑,不再揭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只剩下你们两个。

空气中充斥着尴尬。

他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反问:“不认识?”最后一个音微微上扬,仿佛在蛊惑人心一般。墨色的眸,一眼望去,便好像会跌入万丈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他看着你又怔在原地,语无伦次地“我”了半天,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又笑说:“看来你的记性不是很好呢…”

你皱着眉抬头,有些抱歉地说道:“对…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别人误会。”

“误会什么?”他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盯着你的眸,缓缓站了起来。

他步步紧逼,你步步后退,却撞上了死角。他双手撑在墙上,将你禁锢了起来。你皱眉揉了揉肩,叹了口气,刚想开口回答他,外头便传来了声音。

有人在叫你的名字。

是前男友的声音。

你的手有些无力地垂下。

[3]

前男友比你大一岁,和你在同一个大学里。你和他谈了两年多,最终还是敌不过他的变心。

你不想面对他,默默地躲在了喻文州的身后。

他又叫了一声你的名字,“你……”

前男友看着你和喻文州靠的那么近,似乎有些不爽。喻文州闻言,眸中的笑意快要溢出来了,轻轻地重复了一下你的名字,

“名字真好听。”

你一脸冷漠…

与此同时,前男友仿佛电灯泡一样愣在一旁,见你们毫不在意他的样子,非常愤怒,指着你的鼻子便是破口大骂:

“我就说你为什么和我分手呢。还把我拉黑了。呵呵,果然是为了一个小白脸么……”

喻文州打开了他的手,好看的眉微微皱了起来,语气仍是气定神闲,却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平添了几分怒意:“你就这样和女孩子说话?”

前男友无语凝噎:“你…!”

你突然开口:“那么你呢?”

前男友怔住:“我什么?”

“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今天早上和她走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样子。我够累了,你放过我吧……为什么还要纠缠我呢…”

你轻声呢喃,几近落下泪来。

他有些心虚,反驳了几句,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没想到…你前男友竟是这种烂人。以及原来你早上是因为这个难过啊……”喻文州回头去看着你水光潋滟的眸,你有些羞,又低下头,看着脚尖一言不发。

“但是……”他顿了顿,揉了揉你的头,“没关系。我在呢。”

你猛的抬头,对上他的眸。

……这个人,真的很温柔呢。

[4]

他每天都会到姐姐的奶茶店喝点东西,因为奶茶店靠近蓝雨。不知是不是出于礼貌,他每次都会和你坐在一起聊天。相处几天下来后,你发现他并非像外表那样儒雅,更多的是心脏…

唔……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你一手托着腮,呆呆地看着坐在你对面的喻文州正镇定自若地看书。

“喂。”你突然开口唤他。

他微微抬头看了你一眼,笑着应了一声。

“我喜欢你哦。”

你继续托着腮,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不经意地说出这句话。

“哦。对不起。”他好像习以为常地说出这句话,低头接着看书。

你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忍着爪子上的剧痛,耍帅地说道:“喂,喻文州,我可是认真的。”

他突然合上书,正了正色,一本正经地同你说道:

“这是你这个月和我告白的第250次。我想你能够弄清楚,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朦胧的好感,还是真正的喜欢。”

末了,还不忘填上一句

——“我希望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好感”。

你呆住。

是啊……自己每天这样没心没肺地随口告白,也会让别人很困扰吧。

你苦笑着点点头,说道:

“好。我会的。”

他亦点点头,拿着书离开了奶茶店。

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再次陷入了无力。

[5]

自那以后,你便再也没有去奶茶店打工。准确来说,你是在逃着他。

在自己还没有想清楚之前,又怎么可以有资格见到他……

姐姐第三次和你提起喻文州了,第一次是问你和喻文州的关系,你只是说朋友罢了。接下来的两次,她都是在说“喻先生很在乎你呢。你确定不回去吗?”

而你每一次的回答,都是“再说吧”。

姐姐叹了口气:“你好好想想,喻先生人挺好的,不要错过了呀。”

…你当然知道他人好。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姐姐第四次找你,语气里便是有些焦急了。她在电话那头说道:“你快来奶茶店,喻先生要去苏黎世了。”

你的瞬间慌乱了起来,也不顾自己披头散发,穿着休闲的白色连衣裙便打车飞奔过去。

——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你答案的。

你想。

[6]

赶到奶茶店的时候,只剩下姐姐一个人了。姐姐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让你你有些绝望。你瘫倒在沙发上,低头无声地哭了起来:

“喻文州…我来给你答案了。”

“好。”突然,帘后传来一个温润而熟悉的声音。

你有些惊慌失措,赶紧抹去眼泪。这时你才发现——妆花了…

你愤恨地捶着他的胸口,泪如雨下,娇嗔怒骂着:“你…你赔我眼泪,赔我妆!”

他笑着将你搂在怀中,下巴抵在你的额头上,一一应道:“我一无所有。你要我么?”

“……”你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他认真的俊脸,坚定道,“要!不然我就亏了!”

姐姐在吧台看着你们俩打情骂俏,笑了笑,进了帘后,没再打扰你们。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慌?”

“知道。”

“那你还这样!”你生气地看着他。

“我只是去个厕所。”他无奈的说。

“那…好吧。勉强原谅你了。”

“^_^。”他好像很高兴。

“对了…那个。”你在他的怀抱里突然闷闷道。

“嗯?”他低头去看你。

“我…喜欢你。这次,真的是认真的!”

他忽然低头,渐渐靠近你的脸庞,拂开你吹乱了的发丝,小心翼翼地在你的脸庞落下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一字一句地认真道:

“你知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了?”

“哦…那在一起?”

你轻轻问道。

“当然。”

他低头,在你脸上落下无数个辗转缠绵的吻,如是应道。

评论 ( 25 )
热度 ( 255 )

© 轻舟已过万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